美国务院报告评析中国反恐

2018-09-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新疆地区,武警加强戒备。(资料图/AFP)
在新疆地区,武警加强戒备。(资料图/AFP)

美国国务院日前发布关于2017年各国反恐状况的年度报告。其中有关中国的部分指出,中国的反恐努力一直主要集中在维吾尔极端主义分子身上,并在新疆继续加强监控、大规模拘留、非自愿收集当地人DNA和其他生物数据、以及限制他们自由旅行的自由等措施。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当局的这些“反恐”措施只能起到激化民族矛盾的作用。

美国国务院日前发布《2017年度反恐形势国别报告》有关中国的部分指出,中国政府认为,恐怖主义、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是威胁中国国内稳定的“三大邪恶势力”。2017年3月至4月,中国当局在新疆地区启动了主要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群体的一项重大安全行动。官方的说法是,该行动旨在“根除分离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活动”。为此目的,中国当局除了在新疆地区加强了传统的警务措施,所采取的行动还包括对成千上万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人的大规模拘留、加强高科技监控系统、非自愿地收集穆斯林人的DNA和其它生物统计数据,以及关闭清真寺等。

中国的主要反恐焦点一直集中在“维吾尔极端主义分子”,即北京所称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上。虽然缺乏有关“东突运”在积极活动的独立证据,但中国当局把近几年发生在新疆的几起暴力袭击事件主要归咎于该组织。作为应对所谓“分离主义”和颠覆活动举措的一部分,中国当局加强了在新疆的安全措施和监控,包括加紧安全控制和限制当地民众的旅行和宗教活动。

报告说,有迹象显示,“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对中国和中国在国外的利益构成了威胁,中国政府也曾表示,它的一些公民加入了该组织和其它位于中东的恐怖机构。中国政府还曾就此发表过公开声明,警告其公民在国外面临的威胁在增加。伊斯兰国曾于2017年在一半小时长的视频中发誓,要对一些未指明的中国目标进行袭击。

2017年,中国政府声称,它在新疆所采取的加强安全和监控的一系列措施,减少了恐怖袭击事件。但是,由于缺乏透明度,外界很难独立验证中国所说的那些恐怖袭击事件的有关信息。对这些袭击事件做报道的通常仅仅是中国的官媒,而中国政府也一直在阻挠独立第三方验证这些报道的努力。此外,美国执法官员希望看到有关恐怖袭击事件信息的请求,大都被中国执法当局拒绝。

美国国务院的报告中还列举了2017年发生的、被中国当局描述为与恐怖袭击的事件包括:去年2月,当局说, 3名维吾尔人在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起爆了一个自制炸药,造成5人死亡;

6月,“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巴基斯坦杀害了被他们一个月前绑架的两名中国公民。

报告说,新疆政府还为少数民族群体和在国外留学的学生启动了“再教育”工程。此外,中国政府还开始了其它一系列旨在新疆进行“稳定管理”的项目,其中许多是为了同化少数民族,以及限制伊斯兰教活动。

旅美中国学者刘青指出,中国当局认为,只要自己采取一切诸如严打、恐吓、严密控制、大规模拘留等措施,它就能降服其他民族,但最终,中共的这些措施只能激发更强烈的仇恨:

“在历史上,虽然一些民族因人数少等原因被一个大民族或大国暂时压制住,但是,任何族群的血缘记忆从来都不会消失,被压制的民族早晚会揭竿而起,最终摆脱压制他们的大国或大民族对他们的压迫。”

大规模拘留穆斯林人的“再教育”营是遏制极端主义蔓延和反恐的有效工具?

有大量的报道说,在新疆诸多的“再教育”营里,迄今已有一百万左右的维吾尔人和其他族裔的穆斯林人被关押着。他们在那里被强迫接受政治灌输、吟唱或朗诵歌颂共产党和中国的歌曲或文章等。中国政府一直否认再教育营的存在,但最近,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人权事务局官员李晓军在日内瓦对媒体表示,在新疆的那些拘留设施不是再教育营,而是让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接受教育的职业培训中心。他说,这种培训旨在遏制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蔓延。他还训斥西方国家因为没有对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扩散采取有效措施而遭受了多起恐怖袭击。

难道像中国那样把一些族群的人关进再教育营和对他们的举动加强广泛监控、把他们的民族习俗和穿戴刑事犯罪化才是有效的反恐措施吗?

就中国当拘押大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的“再教育”营,旅美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刘青认为,这些设施实际上就是集中营,是对这些少数民族的圈地式对待:

“其实,这些所谓“再教育”营就是集中营,是对新疆穆斯林人给予圈地式对待。这种行为发生在21世纪的今天,实在是一种巨大的倒退。”

美国国务院的报告还说,中国政府一直不断在全国范围内加强监控和安全措施,并经常引用反恐、国家安全、反间谍以及网络安全法等。2016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改变过去的做法,没有公布2016年以恐怖罪而被判刑的人数。但根据公开的有关判决书来判断,实行反恐法的努力似乎主要集中在惩罚那些拥有或散发被当局定性为“虚假恐怖主义信息”、“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的视频或文字材料。

新疆自治区人大去年3月通过的《反宗教极端主义法》禁止人们提倡和宣传被当局认为是“极端主义”的思想,以及出版、下载、分享或阅读带有极端主义内容的文章和视频。该法还把维吾尔男子流长胡须等一些习俗刑事犯罪化。有维吾尔人透露,当局还强迫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人回到身份证上所标明的地点,并没收他们的护照、限制他们离开中国。此外,以恐怖威胁为名,新疆当局还在一些车辆上安置卫星跟踪装置,并要求所有新疆居民在手机上下载可以自动查出“恐怖主义和非法宗教”内容的视频、形象、电子书和电子文件的应用程序。据说该应用程序可以远距离消除上述内容。

中国政府就“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广泛定义,以及 “虚假恐怖主义信息”定义的含糊不清,继续引发外界有关可能导致侵权的忧虑。

在国外,中国政府与外国政府就安全与反恐的合作要求也引发了人权的顾虑。例如,去年7月,埃及政府据说因中国政府的请求而逮捕了至少34名维吾尔人。被遣返中国后,这些维吾尔人据说被送进“再教育”营里,其中至少两人已经死亡。

总部位于德国的“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就美国国务院的报告表示,他们称赞美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处境的关注,并希望国际社会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人的可悲状况予以更多的关注:

“希望美国国务院的这份报告能够引发国际社会对维吾尔人处境的更多关注,并帮助他们认识到,中国在当地把维吾尔人当作恐怖分子来对待,把他们的合理政治诉求当作极端主义和分离主义来打压,并导致维吾尔人遭受前所未有的敌意和歧视。”

另据报道,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与澳大利亚悉尼麦考瑞大学汉学家凯文-卡里科教授,联合带头在互联网上发表一份由百名西方学者联署的公开信,呼吁全世界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们打破沉默,就新疆维吾尔人被非法关进再教育营和受中共当局迫害的状况发声。

在公开信上署名的一百多名学者是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的汉学家、独立学者、作家和记者。其中还包括目前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和腾彪。

 

(记者:希望;责编:申铧)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