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民众以独特方式声援锁链女 网信办警告中国裁判文书网

2022.02.21 10:0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各地民众以独特方式声援锁链女   网信办警告中国裁判文书网 西安一书店内,竖起一块写有锁链女原话“这世界不要俺”的展板。
(Public Domain)

中国各地民众以各种方式声援徐州锁链女,有志愿者在上海地铁车厢游说乘客关注“锁链女”,有西安及杭州的书店提醒顾客关注锁链女。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载了两百多份包括丰县法院在内的裁决被拐卖妇女不得离婚的法律文书,但遭到辽宁省网信办警告。



中国各地网民无视当局阻挠,继续揭露徐州拐卖妇女事件,并声援锁链女。在网民上传社交平台的图片中,一名女孩举起写有“不救狗链女,我怕成李莹”的纸牌。在杭州一家书店内,一块写着“关于丰县你应该阅读的书”牌子前,摆放着各种有关妇女的书籍,还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有一条铁链。在西安一家书店,牌子上写着“8孩铁链女”在视频中的其中一句话:“这世界不要俺了”。另一男子在上海地铁一号线向顾客发出解救徐州锁链女的视频受到网民赞扬。在视频中,一男子手持写有“请关注徐州丰县8孩被拐妈妈”的字牌,向乘客说:“今天是徐州8孩妈妈被拐卖,很有可能哪一天是我们的亲人、朋友,甚至我们的家人被拐卖,任何一个妇女儿童被拐卖对一个家庭来说是灭顶之灾,希望大家能够持续关注、点赞,分享转发,相信我们的朋友关注会给当地政府一定的压力了,还原真相,解救这些被拐卖的妇女儿童。”

网民上传图片,一名儿童手持写有“不救狗链女,我怕成李莹”的纸牌。(Public Domain)
网民上传图片,一名儿童手持写有“不救狗链女,我怕成李莹”的纸牌。(Public Domain)


另一位退伍军人的视频点击量据称达到300万次。这位穿迷彩服的老兵在视频中说:“即使8孩母亲真的不是李莹,我们也要借此机会要有关部门寻找李大同(已故)的女儿李莹,我们有责任帮他(李大同)完成生前的心愿,找到他的女儿,告慰他在天之灵。每个人一声呼唤就会汇聚成巨大的量。。。。”

民间愤怒在聚集如火山爆发前夕

时事评论人士宋扬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徐州丰县“锁链女”事件可能是1949年以来,最受关注的人间悲剧。人们的愤怒已到了顶点:“现在民间的愤怒正急剧的聚集,就像火山爆发之前的能量在聚集。这是过去很少见的事。还有,丰县锁链女案导致过去我们看到的‘小粉红’也是基本上哑口无言,他不再唱赞歌了。还有,就像我们过去的朋友圈有那么一些对这个体制抱有希望或幻想的人,都已经不再抱有幻想,都认为政府在欺骗大众。”

谷歌搜索到的中国裁判文书网链接内容,但须以中国电话号码才可登录。(Public Domain)
谷歌搜索到的中国裁判文书网链接内容,但须以中国电话号码才可登录。(Public Domain)


另外,董集村还有一个被囚禁的女子钟某仙,但是官方却一次都没有提到。网络消息称,“小花梅和另一个女人,一直被锁在董志民家后院的地窖里”。但官方尚未就此表态。

辽宁省网信办官方网站本周日(20日)通报,辽宁网信办去年12月认真履行监管责任,约谈“平安本溪”等违规发布不良信息网站及账号运营者102人次,警告“中国裁判文书网”等网站16次,向有关主管部门移送违法违规线索67条。“平安本溪”是辽宁省本溪市公安局的官方账号;而“中国裁判文书网”则属于最高人民法院网站,网信办没有交代给予警告的原因。不过,近期有网民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到包括丰县法院在内,判决的245起离婚案,原告人起诉离婚的理由均与被拐卖有关,但法院裁决不准离婚。

杭州一书店内,店方提醒顾客关注丰县锁链女案。(Public Domain)
杭州一书店内,店方提醒顾客关注丰县锁链女案。(Public Domain)


最高法院下属网站被网信办警告

书店展示声援锁链女留言区,供读者留言。(Public Domain)
书店展示声援锁链女留言区,供读者留言。(Public Domain)


安徽网络作家吕先生对本台说:

“从锁链女8孩母亲这个案子,就可以看出丰县这个地方有多么的黑暗。8孩母亲所在的一个村就有两个锁链女,还有一个在地上爬了一、二十年,丰县还经常出现女尸案并不奇怪,因为这个地方不是正常地方,就是一个魔窟。”

上海地铁一号线,一位男士游说乘客关注“丰县8孩被拐妈妈”。(Public Domain)
上海地铁一号线,一位男士游说乘客关注“丰县8孩被拐妈妈”。(Public Domain)


网民“律思 DayOne”发表题为《被拐卖≠离婚理由!245份裁判文书揭秘“丰县牌”人间炼狱》的文章写道,笔者通过大量检索,检索到245份相关裁判文书,发现被拐卖妇女欲重返阳间是如此艰难,即使能够挣脱金属锁链,也难以逃离因被拐卖、强奸、囚禁、威胁和虐待而被迫缔结的婚姻。居然有如此多的法院要么漠视妇女在离婚诉讼中明确提出的拐卖事件、未尽到起码的调查义务,要么苛以过高的证明标准、要求被害人证明当年被拐卖的情况,要么干脆在已经认定存在拐卖行为的情况下,指出这不构成“夫妻感情破裂”的理由,判决不准离婚。

记者乔龙 责编 温晓平 嘉远 网编:郭度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