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民衆以獨特方式聲援鎖鏈女 網信辦警告中國裁判文書網

2022.02.21 10:0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各地民衆以獨特方式聲援鎖鏈女   網信辦警告中國裁判文書網 西安一書店內,豎起一塊寫有鎖鏈女原話“這世界不要俺”的展板。
(Public Domain)

中國各地民衆以各種方式聲援徐州鎖鏈女,有志願者在上海地鐵車廂遊說乘客關注“鎖鏈女”,有西安及杭州的書店提醒顧客關注鎖鏈女。中國裁判文書網上載了兩百多份包括豐縣法院在內的裁決被拐賣婦女不得離婚的法律文書,但遭到遼寧省網信辦警告。



中國各地網民無視當局阻撓,繼續揭露徐州拐賣婦女事件,並聲援鎖鏈女。在網民上傳社交平臺的圖片中,一名女孩舉起寫有“不救狗鏈女,我怕成李瑩”的紙牌。在杭州一家書店內,一塊寫着“關於豐縣你應該閱讀的書”牌子前,擺放着各種有關婦女的書籍,還有一張小桌子,上面有一條鐵鏈。在西安一家書店,牌子上寫着“8孩鐵鏈女”在視頻中的其中一句話:“這世界不要俺了”。另一男子在上海地鐵一號線向顧客發出解救徐州鎖鏈女的視頻受到網民讚揚。在視頻中,一男子手持寫有“請關注徐州豐縣8孩被拐媽媽”的字牌,向乘客說:“今天是徐州8孩媽媽被拐賣,很有可能哪一天是我們的親人、朋友,甚至我們的家人被拐賣,任何一個婦女兒童被拐賣對一個家庭來說是滅頂之災,希望大家能夠持續關注、點贊,分享轉發,相信我們的朋友關注會給當地政府一定的壓力了,還原真相,解救這些被拐賣的婦女兒童。”

網民上傳圖片,一名兒童手持寫有“不救狗鏈女,我怕成李瑩”的紙牌。(Public Domain)
網民上傳圖片,一名兒童手持寫有“不救狗鏈女,我怕成李瑩”的紙牌。(Public Domain)


另一位退伍軍人的視頻點擊量據稱達到300萬次。這位穿迷彩服的老兵在視頻中說:“即使8孩母親真的不是李瑩,我們也要藉此機會要有關部門尋找李大同(已故)的女兒李瑩,我們有責任幫他(李大同)完成生前的心願,找到他的女兒,告慰他在天之靈。每個人一聲呼喚就會匯聚成巨大的量。。。。”

民間憤怒在聚集如火山爆發前夕

時事評論人士宋揚接受本臺採訪時說,徐州豐縣“鎖鏈女”事件可能是1949年以來,最受關注的人間悲劇。人們的憤怒已到了頂點:“現在民間的憤怒正急劇的聚集,就像火山爆發之前的能量在聚集。這是過去很少見的事。還有,豐縣鎖鏈女案導致過去我們看到的‘小粉紅’也是基本上啞口無言,他不再唱讚歌了。還有,就像我們過去的朋友圈有那麼一些對這個體制抱有希望或幻想的人,都已經不再抱有幻想,都認爲政府在欺騙大衆。”

谷歌搜索到的中國裁判文書網鏈接內容,但須以中國電話號碼纔可登錄。(Public Domain)
谷歌搜索到的中國裁判文書網鏈接內容,但須以中國電話號碼纔可登錄。(Public Domain)


另外,董集村還有一個被囚禁的女子鍾某仙,但是官方卻一次都沒有提到。網絡消息稱,“小花梅和另一個女人,一直被鎖在董志民家後院的地窖裏”。但官方尚未就此表態。

遼寧省網信辦官方網站本週日(20日)通報,遼寧網信辦去年12月認真履行監管責任,約談“平安本溪”等違規發佈不良信息網站及賬號運營者102人次,警告“中國裁判文書網”等網站16次,向有關主管部門移送違法違規線索67條。“平安本溪”是遼寧省本溪市公安局的官方賬號;而“中國裁判文書網”則屬於最高人民法院網站,網信辦沒有交代給予警告的原因。不過,近期有網民從中國裁判文書網搜索到包括豐縣法院在內,判決的245起離婚案,原告人起訴離婚的理由均與被拐賣有關,但法院裁決不準離婚。

杭州一書店內,店方提醒顧客關注豐縣鎖鏈女案。(Public Domain)
杭州一書店內,店方提醒顧客關注豐縣鎖鏈女案。(Public Domain)


最高法院下屬網站被網信辦警告

書店展示聲援鎖鏈女留言區,供讀者留言。(Public Domain)
書店展示聲援鎖鏈女留言區,供讀者留言。(Public Domain)


安徽網絡作家呂先生對本臺說:

“從鎖鏈女8孩母親這個案子,就可以看出豐縣這個地方有多麼的黑暗。8孩母親所在的一個村就有兩個鎖鏈女,還有一個在地上爬了一、二十年,豐縣還經常出現女屍案並不奇怪,因爲這個地方不是正常地方,就是一個魔窟。”

上海地鐵一號線,一位男士遊說乘客關注“豐縣8孩被拐媽媽”。(Public Domain)
上海地鐵一號線,一位男士遊說乘客關注“豐縣8孩被拐媽媽”。(Public Domain)


網民“律思 DayOne”發表題爲《被拐賣≠離婚理由!245份裁判文書揭祕“豐縣牌”人間煉獄》的文章寫道,筆者通過大量檢索,檢索到245份相關裁判文書,發現被拐賣婦女欲重返陽間是如此艱難,即使能夠掙脫金屬鎖鏈,也難以逃離因被拐賣、強姦、囚禁、威脅和虐待而被迫締結的婚姻。居然有如此多的法院要麼漠視婦女在離婚訴訟中明確提出的拐賣事件、未盡到起碼的調查義務,要麼苛以過高的證明標準、要求被害人證明當年被拐賣的情況,要麼乾脆在已經認定存在拐賣行爲的情況下,指出這不構成“夫妻感情破裂”的理由,判決不準離婚。

記者喬龍 責編 溫曉平 嘉遠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