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震灾民代表李依乾二审开庭 异议人士李必丰案周五再审

2013-03-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北川法院开庭宣判李依乾,民众到场声援。(六四天网)
图片:北川法院开庭宣判李依乾,民众到场声援。(六四天网)

四川地震灾区北川县村民议事代表李依乾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上诉案,周四在绵阳法院开庭,近六十位村民参加旁听,法官择日宣判。而被判刑12年的四川异议人士李必丰提出的上诉,将于周五在射洪县法院开庭审理。

带领村民维权被抓的北川县农民李依乾,去年底被当局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五年,被告提出上诉。案件周四上午在绵阳法院再审。

他的儿子李阳中午庭审刚结束就告诉本台:“坚持认为我父亲李依乾是无罪的,法院说我父亲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讲的是我们村有一个洗刷厂,非法占用我们村耕地21.9亩,我们是保护耕地,找洗刷厂要赔偿,因为他把耕地破坏了,破坏了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基础”。

李阳说,其父言行非个人行为,而是代表村民维权:“我父亲作为村民选举出来的议事代表,大家把意见反映给议事代表,他再做沟通,谈这件事情。而且事件发生在村民的耕地上,不是公共交通地方,这件事发生在2009年,我父亲是在2012年在去北京上访的火车上被抓的”。

他质疑公安为何在长达三年内,不找他的父亲,却在进京上访过程中抓人问罪:“长达三年的时间里,警察也因为别的事情也会找我父亲,为什么不抓他、不立案、不调查, 而是他上访被拘捕以后说他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六名公安涉伪证

李依乾的代理律师马小鹏对记者说,2009年9月,村民曾两度前往洗刷厂要求赔偿,基层法院第一次认为被告不够成犯罪,但第二次认为有罪。公安提出的时间是8月31日和9月1日,但实际时间是9月7号和8号。而警方在搜集证据时见到合同日期是9月1日,以为村民8月31日聚集闹事:“六个警察写情况说明,证明是8月31号,接到110出警的指令,然后出警,所以这些警察都有做伪证的嫌疑”。

开庭日,北川县数十村民到场声援。李阳说:“今天本来有好多村民要来,大概有一、两百人,但是审判庭座位有限,我提前跟村民说,人不要太多,太多了,坐不下,最后来了有五、六十人,座位不够,有些是站着旁听”。

去年12月25日,李依乾被北川县当局关押八个多月后,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刑五年,律师认为检方提出的证据,充分证明李依乾没有任何扰乱社会秩序行为,指判决不公,而被告提出上诉。

据报,汶川大地震后,北川县在重建过程中,出现拆迁、土地赔偿及干部贪污等问题。李依乾多次带领灾民向省政府请愿,并实名举报现任北川县政法委书记赵显福,曾在征地拆迁中的严重贪腐行为。 前年,时任四川副省长魏宏到他家交谈。

李必丰二审第二次开庭

另据六四天网周四消息,四川另一位被以“合同诈骗罪“判刑12年的异议人士李必丰上诉案,二审第二次开庭将于本周五在射洪县法院进行。遂宁市中级法院周四致电被告的两位辩护人马小鹏和赵建伟律师。

马律师对记者说,他将立即赶到射洪县与李必丰的妻子蒋霞会合:“我下午就过去,公诉机关的材料不够,一审的时候公诉机关的证据不充分,不足以说明李必丰有诈骗的嫌疑”。
记者:明天会宣判吗?
回答:不知道。

蒋霞中午启程前告诉记者,她接到律师通知后,决定和赵建伟律师前往射洪县:“包括今年的二审第一次开庭都在射洪”。
记者:拿到旁听证了吗?
回答:明天他会发,可以直接进去。

资助民运多次被判刑

商人李必丰现年48岁,曾任职绵阳市税务局干部,因参与八九民运被判刑五年。出狱后曾资助多位异议人士和维权活动。1998年被绵阳法院以“经济诈骗罪”判刑七年。2011年9月再次被捕,一年后被射洪县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刑12年,对此提起上诉。

蒋霞认为丈夫无罪。她说:“他应该不存在诈骗的,但是现在公检法以这种方式来判他,我觉得有问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评论 (3)
Share

王者

南京市

江苏宜兴法院法警打伤多名旁听民众,检察院官官相护以“打烊”方式拒绝司法监督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6年8月9日是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检察院例行的院长接待日,宜兴的维权人士卢国强、王泉清一大早赶到检察院,要求面见检察长王玉珏,反映2016年8月4日在宜兴市人民法院旁听一起“民告官”案的证据交换程序中,无端遭到法警抢夺手机,以及暴力伤害的情况,希望检察院能够履行司法监督职能,对宜兴市法院的违法审理案件行为进行监督、查处。




2016年8月4日,宜兴市丁蜀镇维权人士王益芝诉宜兴市公安局行政处罚违法一案,在宜兴市法院第三庭公开举行证据交换。卢国强、王泉青、蒋建元、任美娇、张岳军、强菊英、周宏伟等十多位民众到庭参加旁听,大家在书记员宣布法庭纪律后,均将手机调至静音或者关机状态。主审法官叶其刚宣布开庭后,大家都比较安静地旁听,而主审法官却认为张岳军有说话,影响庭审活动,即召集一群法院的警察进入法庭,要驱逐张岳军离开法庭。




在张岳军试图解释之时,突然,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这帮法警抢夺起了王泉清的手机,情急之下王泉清将手机交给旁边的卢国强,仅仅这样一个自保行动,立刻引来这帮法警对70岁的卢国强和60多岁的王泉清的暴力殴打,甚至将卢国强的双手反剪,审判席上的法官看着警察违法,默认,许可!




据了解,整个暴力侵害过程大概持续了十多分钟,导致三位旁听民众不同程度受伤,其中王泉清经宜兴市人民医院诊治为轻微骨折,卢国强手臂与腰部扭伤,并伴高血压发作,强菊英轻微伤。而法警将抢夺到手的手机打开后傻眼了,当时怀疑有录音录像均不存在。




卢国强、王泉清三人受伤后,旁边民众立即拨打110报警,而出警的110仅仅将伤者送至人民医院就走了,大家再次报110,而110不再出警。卢国强、王泉清在经治疗自费出院后,找到宜兴市公安局,要求处理滥用职权伤人的法警,宜兴市公安局以管不了法院为由予以拒绝。

无奈,卢国强、王泉清两位受害者今天到宜兴市检察院,要求该院履行司法监督职责,然而,宜兴市检察院见受害者来了,居然将举报中心的接待大门紧闭,以“打烊”的方式充分体现社会主义制度下官僚之间的报团的姿态。




另据了解,宜兴市法院的法官业已形成审案能力欠缺,却对旁听民众乱耍威风的习惯,在张建平先生代理的一起劳动者追索劳动报酬案件中,主审法官宣布休庭后,居然拒绝向劳动者归还已经质证的劳动证据,当劳动者走上前去索要时,居然妄称劳动者抢夺案件材料,由该院的院长刘勇决定罚款3000元人民币。事实证明当时劳动者根本没有抢夺行为,但该院至今拒绝归还非法罚款,让劳工权益受到侵害的劳动者再遭一遍司法腐败的淫威。




带领中国男子足球唯一一次进入世界杯的米卢曾经有一句名言,叫:态度决定一切。正是这态度决定一切,让中国男足进了一次世界杯。同样道理,宜兴市法院这些法官的违反庭审活动规则的态度,决定了最终枉法裁判的结果。




卢国强电话:18061509198。

王泉清电话:13921340916。

2017-03-23 07:31

王者

南京市

卢洪福于2000年6月到中日合资企业超微粉体技术研究中心宜兴中试基地做粉碎操作工,并签订了劳动合同。但是工作了一段时间,卢洪福与其他工友一样感到身体不适,一直发展到出现经常性头痛、牙龈出血、晕倒等症状。到2001年11月(隔日还在上班),卢洪福被送往苏州市第一医院抢救,这时才查出他已患上急性粒细胞M1型白血病。

然而,卢国强告诉大纪元记者,他们家族里没有白血病史,家里的房子也没有装修过,对于儿子而言,不存在染上白血病的家庭条件。

卢洪福之所以患上白血病,是因为他当时的工作环境及工作性质。他被安排长期进行叠氮化纳(6.1级剧毒)、甲磺隆等有毒化学原料的粉碎加工,在这个过程中吸入了致癌物质。而这些剧毒物的粉碎加工在日本是不被允许的。除卢洪福一人患上白血病外,后来也发现有不少工友同样受到污染,患上不同程度的疾病。

卢国强表示当时他强烈要求依据“职业病防治法”、“法释(2001)33号文件”、“侵权责任法”等法律法规,申请诊断,鉴定卢洪福所患为职业病,要求宜兴清新粉体机械有限公司进行赔偿。 2002年2月,苏州市第一医院提出对卢洪福实施同胞间骨髓移植手术,刚好卢洪福胞弟的骨髓与他配型吻合,但要支付30万人民币的高额手术费,该公司在支付了3万元人民币医疗费后不再理睬此事。

卢洪福失去了最后生存的机会,留下还未结婚的女朋友、心疼他的父母及兄弟。卢国强表示他当时太伤心,简直痛不欲生!

从此,卢国强就一直在为儿子讨公道的路上奔命。他也不敢忘记自己当初向死不瞑目的儿子许下的承诺:将用一生为屈死的他讨回说法!

“完全是官商勾结,我只有裁定书,没有判决书。在我上访的时候,他们还殴打我。”卢国强说。
江苏访民卢国强为冤儿卢洪福伸冤。(受访者提供)江苏访民卢国强为冤儿卢洪福伸冤。(受访者提供)
据卢国强介绍,这个中日合资企业的日方董事长植田玄彦还曾邀请宜兴市的市委书记、市长、法院的、检察院的、科技局的等多位当地官员到日本游山玩水来平息此案,逃脱罪责。

15年,尽管一次次被驳回,被威胁、遭毒打,但是卢国强风雨无阻仍在为儿维权。只是最近,因多年的刺激、迫害,卢国强被诊断患上肺癌,妻子张清妹放心不下他独自上访,所以也参与进来。以前一直是卢国强一人单枪匹马到北京上访,现在除了妻子,他表示自己的另一个儿子也在帮忙援助。

2017年3月12日,他和妻子要上北京维权,在半路被一群穿黑衣的警察强行拦回。2016年10月间,卢国强因在京上访,被驻京办特警蒋旭暴打。2015年,他曾六次进京维权,其中7月间的一次,他遭驻京办蒋小东、赵洪祥、宜兴公安特警邵某某、丁山派出所警察李某某、丁山信访办高某某暴力殴打。
江苏访民卢国强和他的妻子张清妹为冤儿卢洪福伸冤。(受访者提供)江苏访民卢国强和他的妻子张清妹为冤儿卢洪福伸冤。(受访者提供)
“我感觉自己当时头都要炸了,我当时已经是70岁的老人了,怎么经得起那么多年轻的职业打手的殴打?”卢国强说。

2014年5月间,卢国强在天安门广场、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伸冤,结果被宜兴公安局强行关押,并被判为“扰乱公共秩序罪”。

“我儿卢洪福已亡,人死不得复生,但是我这样做,是为了给儿子讨回公道,也同时希望国际社会能关注中国人权、关注中国环境污染、关注劳工工作环境。因为中共,它使得中国法律变得太黑了,法律没有发挥它应有的职责。”卢国强说。

另外,他表示,未来他还将继续捍卫儿子及其他中国人的人权,为争取民主自由,为享有真正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的自然环境而抗争

2017-03-23 07:30

王者

南京市

江苏访民为冤儿维权15载 今患肺癌仍坚持
【2017年03月22日讯】(者萧律生采访报导)江苏宜兴72岁的访民卢国强为遵守对死去儿子的承诺,一维权就是15年,目前患上肺癌的他仍要坚持为29岁就冤死的儿子讨回公道,同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国人权、环境问题。
2002年,卢国强在中日合资的宜兴清新粉体机械有限公司打工的儿子卢洪福,因长期接触有毒物质而患上了职业性白血病。得病后,厂方拒绝给予合理的治疗补偿,由此卢国强开始了法律诉讼维权之路,但是却先后遭到当地防疫中心、劳动局、公安局、法院及北京相关部门的多次驳回与打击。卢洪福于2003年5月4日,永远地离开了他的父母。

“我一想到我儿子,我就必须要为他伸冤。”卢国强说。

2017-03-23 07:2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