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两会”高瑜被禁言 “六四”异议人士被软禁

2020-05-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两会”将于本周在北京召开。本周一起,北京当局对异议人士采取警告及软禁等方式,并进行全面监管。(路透社资料图片)
中国“两会”将于本周在北京召开。本周一起,北京当局对异议人士采取警告及软禁等方式,并进行全面监管。(路透社资料图片)

 

中国“两会”将于本周在北京召开。本周一起,北京当局对异议人士采取警告及软禁等方式,并进行全面监管。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及一批八九民运人士被上岗。

因新冠疫情而被推迟近八十天的中国全国政协和人大会议,本周四及周五在北京召开。中国首都北京的安保措施明显加强,进入北京的高速公路和北京与郊区之间的城乡结合部,增加了荷枪实弹的岗哨。当局除了封锁天安门工厂附近的马路,还暂停出售刀具,暂停销售散装汽油等易燃品。

 

 

北京独立学者高瑜本周一(5月18日)在社交媒体推特写道,今天是北京上岗日。昨天穿警服的已经来打了招呼。今天穿便衣的,穿制服的来了一大帮,要建立“和谐关系”。他们的条件是停发推特,她也有条件,要求受到宪法的全面保护。

 

北京资深记者高瑜(AFP)
北京资深记者高瑜(AFP)

高瑜当晚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昨天就来告诉我说要上岗,今天来了一大帮,国保头子都来了。要求我不能发推特,我说你没有理由停我的(推特),我现在完全是正常人,具有公民的所有权利,扯了一上午皮,令我筋疲力尽。”

高瑜等一批异议人士被上岗

每年中国“两会”期间,高瑜、查建国、胡佳等学者及异议人士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监控。高瑜说:“胡佳原来住在通县(现通州区),现在北京市政府办公地搬迁到通州区,距离胡佳家特别近,所以他现在被常年上岗(软禁)。还有何德普(异议人士),他是成立民主党的,全部上岗,(当局)今天统一部署。我的(上岗)时间可能会更长,因为接下来是六四。”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近期也被当局“打招呼”不要接受记者采访。(法新社资料图片)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近期也被当局“打招呼”不要接受记者采访。(法新社资料图片)

鲍彤被当局“打招呼”禁止受访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近期也被当局“打招呼”不要接受记者采访。鲍彤的一位家庭成员对本台说,每年两会及六四周年日前夕,当局都会派人要求鲍彤不要接受采访及发表文章。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对本台说,公安原本要带他离开北京,被他拒绝。周二起,6人分三班坐在他家门口:“前些天他们找我,要带我出去,到外地去旅游。我说我不想出去旅游,我就在家里,你想上岗就上岗吧。好像有访民也被上岗了。”

 

左图:5月15日,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64岁生日当天,在天安门广场留影。右图: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医院外有警察驻守。(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左图:5月15日,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64岁生日当天,在天安门广场留影。右图: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医院外有警察驻守。(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64岁生日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对本台说,他因在天安门广场拍照并上传到微信,被西城区国保谈话:“在派出所做笔录,我5月15日64岁生日那天发了一个帖子,提到了‘六四’,所以他们就找我,问我何时去的天安门照相,我这里从今天起上岗,有警车在我家门口24小时看守,其他人有的被旅游,20日离京。还有徐永海、李学惠、何德普、高洪明等都被上岗。”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教会长老徐永海告诉本台,他家的楼下有警车驻守,连出门买菜都被跟踪:“因为两会要召开了,从现在开始,我被上岗了。5月18日,发现我们家门口外有警察和联防人员,他们开始上岗了。下午我外出办事,他们(警察)开车带着我去办事。回来之后,我出门买菜,他们也跟着我一起去买菜,也就是说,我被软禁了。”

 

北京圣爱团契教会长老徐永海被软禁,楼下有便衣公安驻守。(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北京圣爱团契教会长老徐永海被软禁,楼下有便衣公安驻守。(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撤代表团开放日记者会改线上举行

中国人大代表将近三千人,政协委员两千一百多人。本周二,出席政协会议的委员分批抵达北京。周三则是人大代表抵京日。据北京饭店一员工说,代表团的驻地酒店于14天前已进行消毒、空置处理,以确保人大代表安全。

早前中国政府宣布,今年两会期间取消“代表团开放日”。记者会则通过视频连线进行。会期由以原来的12天左右,缩减至一周左右。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