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岛中国异议人士举行六四纪念晚会


2020-06-03
Share
m0603-ql1p1.jpg 旅居塞班岛的中国异议人士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六四”31周年前夕,二十多位旅居塞班岛的中国异议人士举行烛光晚会纪念六四遇难者,其中包括曾参与1986及1989学潮的异议人士贾一群。

来自中国的二十多位异议人士,本周一晚相约塞班岛美国纪念公园举行烛光晚会。参加活动的张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每逢“六四”周年日,世界各地都有纪念活动:“纪念六四,怀念逝者,在我们的精神领域和生活形态中,对这一历史事件给予肯定。让所有为了我们的人权进步,宗教自由,公平公义,被监禁的弟兄姊妹,同志同仁以及被牵连的家人能够看到他们的血没有白流,他们的牢没有白坐。”

 

 

中国异议人士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异议人士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与会者在纪念公园内用蜡烛组成“6.4”两个字,每一个人手捧蜡烛,他们打出中华民国国旗, 以表明认同台湾的自由民主观念,有的手举写有“不自由吾宁死”的字牌。

塞班岛纪念公园内 纪念八九六四

与会者刘先生对本台说:“今晚,我们聚集在一起,悼念31年前,我们的爱国学生,还有反抗中共暴政的烈士们。64的意义在于第一可以证明中国人可以反抗暴政,就是自从1949年中国被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后。”

 

中国异议人士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异议人士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参加烛光晚会的黄志聪,曾在深圳工作,他说“六四”改变了他的人生:“说起六四,对于我个人来说,2017年,我跟董奇想一起去香港参加维园的悼念活动,由于我们当时在深圳策划了六四文化衫,结果董奇5月25日就被抓捕,关了一年半。”

曾参加香港维园六四烛光晚会

2017年“六四”前夕,黄志聪和维权人士董奇计划前往香港维园参加“六四”烛光晚会。5月25日,董奇在深圳龙岗的公司内,被便衣警察抓走,并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18个月,黄志聪则受到监控。2018年6月4日,黄志聪在香港维园直播六四烛光晚会,返回内地后被警察扣查并威胁他与妻子离婚:“回到大陆后,当地国保、民警到我的公司抓捕我,还去我的老家调查我的成长经历。还恐吓我的前妻,以小孩子不能上学为理由,要求我们断绝关系。”

 

中国异议人士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异议人士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另一位晚会参与者张浩说,“六四”是历史的伤口,从来没有治疗:“31年前的六月四日,在天安门广场,中共暴政用子弹装甲车来回应人民惩治腐败争取自由,要求民主的和平抗争运动,不计其数的青年学子,无辜平民死在中共的屠刀之下。至今中共仍在歪曲掩盖这段历史,但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对于香港特区政府拒绝支联会申请在维园举行纪念六四烛光晚会,异议人士贾一群对本台说,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是香港版的中国民主运动:“六四虽然过去了31年,但是仍然有现实意义。香港人民正在进行的艰苦卓绝,以生命、以被捕,以被屠杀、被自杀、被跳楼、被跳海为代价,已经牺牲了几千人,中共为什么那么残忍,原因很简单。中共所奉行的是马列主义的红色恐怖无产阶级专政。”

贾一群老牌民运人士在塞班岛

作为八九民运的参与者,贾一群说,当时包括广大知识分子、市民都已经站起来与学生一起参与了这场争取自由民主、反抗中共腐败政权的抗争。他当年在安徽师范大学参与了1986年的学生运动,并且是那次学生运动的召集人。

 

曾参与1986、1989两次学潮的异议人士贾一群。(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曾参与1986、1989两次学潮的异议人士贾一群。(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八零后”异议人士贾华江说,他对31年来,坚持不懈参与六四纪念活动的所有人表示敬佩:“我本人作为八零后,对于六四的信息,在很多年前来自于中国的微博,当时看完后,心里非常震撼, 六四造成的影响表明共产党是不能改良的,任何试图逼迫或者劝说他改良的愿望都不可能实现。”

从新疆教育营到自由的天堂

来自新疆的孔元峰表示,中共政权不讲民主、打压异议人士。2001年9月,孔元峰在广东所谓严打运动中被捕,其后被送到新疆生产兵团农场劳动改造,期间多次被派到在教育营内做工。去年三月,孔元峰抵达塞班岛。

目前,塞班岛有数千名中国人滞留在当地。本次纪念活动除了纪念逝者,还希望促进塞班反共民主阵营的团结。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