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媒体议员齐促平反六四 曼谷中国流亡者祭奠英灵

2014-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六四25周年日当天,香港主流报纸《明报》发表要求北京当局“平反六四”的社论。
六四25周年日当天,香港主流报纸《明报》发表要求北京当局“平反六四”的社论。
Photo: RFA

六四25周年日当天,香港主流报纸发表要求北京当局“平反六四”的社论,香港泛民主派议员在立法会为六四遇难者默哀。虽然受到立法会主席阻止,但仍然完成一分钟低头默哀。与此同时流亡泰国的中国异议人士也在当天悼念遇难者,要求当局平反六四。

1989年发生在北京的民主运动,遭到解放军以坦克车及开枪镇压。25年来,香港媒体在每年的6月4日,都会回顾当年及发表相关评论,要求当局平反六四。《明报》在六四当天的社评标题是:“民恸巨刺必须拔除,国殇六四必须平反”。社评说,1989年爆发的那一场爱国民主运动,检视其肇因、处理以至后续发展,显示中共当局缺乏自省,也缺乏纠正错误的勇气,而中共作为中国的执政党,不寻求合情合理解决六四事件,却让这条巨刺横亘在民族与当权者之间,成为国家复兴的不确定因素,这是不负责任的取态。

社评批评当局25年来的表现,令人失望。评论说平反六四,25年未解决。中共并非没有纠正自己错误的传统,中共有担当的政治家应展现政治智慧、勇气、远见和魄力,及时启动重新评价六四事件,并最终平反六四。

当天上午,香港立法会继续表决财政预算案,由于正逢六四周年日,身兼支联会主席的工党李卓人,在会前要求立法会主席与全体议员站立默哀一分钟,悼念六四事件中的死难者,受到主席曾钰成阻止,指李卓人提出的默哀不属于本会的默哀惯例,他宣布暂停会议。李卓人下午接受本台采访时说:“我觉得很遗憾,他阻止我们默哀一分钟,因为今天是六四25周年,刚好是立法会大会,我们觉得立法会大会应该对六四的死难同胞默哀,表示我们的哀悼,也表示我们支持遇难者的诉求,建立民主中国。当时曾钰成说,这不是他们的惯例,说遇重要灾难,他会默哀。我们觉得六四就是灾难,他们牺牲和地震中死去的灾民一样,值得我们去默哀”。

李卓人还说,立法会曾多次为灾难逝者默哀,但却不准为六四遇难者默哀:“曾经为四川地震遇难者、菲律宾人质事件默哀,我觉得应该为六四死难者默哀。最后我们也不理会他们,我们泛民主派照样默哀一分钟”。

香港学者武宜三认为,在北京“一国两制”政策下的香港,25年来民间每年坚持举办纪念八九民运、要求平反六四的活动,实属难得:“我们在香港能够把这件事情坚持25年,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泛民主派议员每一年都提出默哀,也是非常了不起,曾钰成的做法泯灭了人类的良知,对民主不负责任。他们将来一定会受到谴责的”。

六四当天,亲北京的《大公报》和《文汇报》社评一如以往,不提“六四”,前者以“零售下降影响大,自由行减客慎议”为话题,而后者的社评也是“零售数据急跌敲响警钟”。

对此,武宜三认为:“已经忘记了当年他们的《文汇报》上登的社论开天窗‘痛心疾首’,他们当时也站在正义的一方,我也记得当年香港新华社也有人上街游行,反对邓(邓小平)、李(李鹏)、杨(杨尚昆),支持香港百万人游行。为什么‘六四’二十多年后,他们把过去光荣的历史都抛弃了,取悦于北京,完全没有独立思考及立场”。

在泰国首都曼谷,当天也有悼念六四的活动,参与者是逃亡到当地的异议人士及维权人士。其中李莉对记者说:“我们和陈维民(音)去他们家参加纪念活动。因为现在泰国形势比较紧张,我们没有像以前大张旗鼓的在大街上,现在家里举行简单的仪式,就三十多个人,全是民主人士、还有国内到这边工作的人,他们不敢用真名字,我们用张先生、李先生称呼”。

正在等待联合国审核难民身分的李女士说:“现在的高压政策比六四当年更严格,我们更希望平反六四,这段时间有很多从国内偷渡到泰国来的民运人士,他们都是不堪国内高压政策,背井离乡,只有举行六四活动,才能把这个国家推向民主”。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