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成员公墓祭亲人  民间以图片及视频纪念六四

2022.06.04 02:4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天安门母亲成员公墓祭亲人  民间以图片及视频纪念六四 “天安门母亲”群体到北京万安公墓纪念逝者。
Photo: RFA

八九“六四”33周年日,北京“天安门母亲”群体五名成员在警方的特别安排下,到北京万安公墓纪念逝者。现场数十名便衣警察带着照相机和摄像机拍摄。天安门母亲群体表示,他们要求追查真相、问责及赔偿的要求没变。中国民间则继续通过图片和视频,以较为含蓄的方法纪念六四。

本周六(6月4日)是六四33周年日,中国各地警察严查民众有无发表纪念六四的图片和文字,一旦发现,立即采取行动。多位网民告诉记者,几天前警方已经警告维权微信群主,六四当天不得转发涉及六四的图片和文字。

周六凌晨起,陆续有网民发出点燃烛光的图片和白色菊花、玫瑰图片,其中一幅红色和白色两朵玫瑰花组成的图片下方留言:“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不会忘记!”,德国驻华大使馆在6月3日晚上在其官方微博账号发出一幅点燃一支白蜡烛的图片,没有留下文字。网民说,一张图片胜过千言万语。

网民制作的白色菊花,黑色背景,花瓣栩栩如生。(网络图片)
网民制作的白色菊花,黑色背景,花瓣栩栩如生。(网络图片)

左图:网民在微信群发布的图片,留言: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不会忘记。 中:网民制作的烛光图片,背景密密麻麻的烛光。右图:德国驻华大使馆在官方微博发布一副点亮的白色蜡烛图片。(网络图片)
左图:网民在微信群发布的图片,留言: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不会忘记。 中:网民制作的烛光图片,背景密密麻麻的烛光。右图:德国驻华大使馆在官方微博发布一副点亮的白色蜡烛图片。(网络图片)

也有人发出一段暗喻八九六四的视频中,老师问上课的同学:“八八六十四读成八九六四,老师很生气,问是谁教的,孩子说是爸爸教的,老师问,你爸上过学没有,孩子低下头,沉默不语,这时,一名学生站起来说,他爸在北京读过大学,是个疯子。老师刹那间明白了,一把将孩子揽在怀里,泪流满面”。

网民通过带有“八九六四”元素的视频,纪念六四。(网络图片)
网民通过带有“八九六四”元素的视频,纪念六四。(网络图片)

当天早上,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张先玲、黄雪芬、尤维洁等五人,代表八名遇难者,由公安专车送到万安公墓。9时30分许,祭奠活动由“天安门母亲群体”发言人尤维洁主持、段昌其(音)致悼词:

“今天是“六四”惨案三十三周年的纪念日,我们聚集在万安公墓的墓园里,纪念在“六四”惨案中遇难的亲人,他们是:袁力、段昌隆、杨明湖、杨燕声、郝致京、王卫平、郭春珉、王楠。”

公安摄像机“长枪短炮”如临大敌

悼念词写道,“1989年6月3日深夜至4日的凌晨,政府动用野战军,使用机枪、坦克屠杀和平示威的学生和市民......33年过去了,我们已将悲痛深埋心底,化成了抗争的力量,为你们和“六四” 冤死的英灵讨还公道。”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85岁高龄的张先玲当天中午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整个祭奠仪式和往年一样,约30分钟,但是公安便衣人员明显多于去年:

“今天在墓地的便衣人员非常多,我们祭奠现场可能就有二十多人,加上外围的可能就有五十人左右。墓地的外边戒备森严,汽车停了很多。”

张先玲说,三十多年过去了,天安门母亲群体提出的真相、赔偿、问责三项要求没有改变,但是政府始终采取回避的方式:

“真相、赔偿及问责,这是我们的主要诉求。六四是他们心里的一个结,他知道这是欠下的血债,是要有报应的,是要说清楚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杀老百姓,这在共和国历史上没有过,虽然各种运动整死人,害死人也有,但是光天化日之下在首都开枪,打一些反贪污、反腐败的百姓和学生,这恐怕是头一次,也希望是最后一次。”

天安门母亲三大诉求:真相、赔偿及问责

33年前,张先玲的儿子王楠在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被射杀,年仅19岁。数十年来,难属们每年都会向当局发出公开信,要求交代六四真相,追究屠城责任。

网络作家吕千荣发表的纪念短诗。他说是“纪念革命先烈”。(网络图片)
网络作家吕千荣发表的纪念短诗。他说是“纪念革命先烈”。(网络图片)

六四凌晨,安徽网络作家吕千荣像往年一样,发出一张点燃蜡烛的图片和一首诗,题目是《点燃蜡烛,今夜我为天使们守灵》,内容是:今夜,我轻轻为你们点燃蜡烛默默流泪,向游荡的中华民族的天使们的冤魂,向一群高贵纯洁的灵魂,流泪守灵。图片下方写道:2022年6月3日夜开始,我为你们守灵,6月4日我将为你们禁食祭奠守灵一天。吕千荣告诉本台,他写诗只是“纪念革命历史”,由始至终没有提六四:

 “纪念革命先烈,这句话我敢说,别的我什么都没有说,我啥也没说。”有湖南等地的异议人士告诉本台,他们通过聚餐的方式纪念六四,虽然他们不提六四,但是聚会者清楚他们是为纪念六四33周年而来。

就在六四周年日上午,上海异议人士季孝龙被五、六名国保从家中带走,季孝龙的韩国妻子安女士也被社区要求“谈话”。据季的友人说,这是季孝龙今年2月9日刑满释放后,第五次被传唤。当局在六四周年日将其带走,未必会轻易放过他。

记者:乔龙    责编:许书婷 陈美华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