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铁汉李旺阳两周年忌日 警方首次准家属祭奠以专车“护送”

2014-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六四铁汉李旺阳两周年忌日,友人鲜花。(朱承志推特)
六四铁汉李旺阳两周年忌日,友人鲜花。(朱承志推特)
Photo: RFA

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6月6日两周年忌日当天,邵阳警方首次获准亲友到公墓祭拜,并派专车“护送”公墓祭拜。李旺阳的妹夫赵宝珠在祭奠后告诉本台,国保在他们祭奠期间,公墓被清场,任何人不得进入,过程约一个小时。此外,试图前往祭奠的民运人士遭公安限制自由。当天香港多个民间团体到中联办示威,要求北京彻查李的死因。

本周五是湖南六四铁汉李旺阳离奇死亡两周年忌日,与去年不同的是,当局今年首次准许李旺阳的妹妹和妹夫等亲友前往大山岭陵园公墓祭拜,也首次准许在忌日当天与外界通话。李的妹夫赵宝珠当天中午告诉本台,清晨时分,公安以专车安排他们前往公墓拜祭,但不准李旺阳的生前好友和民众前往:“去了(公墓),刚刚回来,八点半去,到九点半回来,很多人(警察),你如果下午打电话给我就好了,我这里现在说话不方便,国保都在这里,站在我面前”。

记者:他们是专车送你们去的吗?

赵宝珠:对,所有在这里值班的人。

记者:是不是其他人想去没有成功?

赵宝珠:对,不能去,不行的。

记者:就你们家里人可以去?

赵宝珠:是,烧了点纸钱给他,停留大概一个小时。

本台于去年今日曾报道,李旺阳一周年忌日当天,公安封锁了大山岭陵园,西安维权人士康素萍只身进入公墓后,被七八个便衣带走。而李旺阳的好友朱承志被软禁在邵阳宾馆。当局今年虽然准许李家前往祭奠亲人,但是邵阳国保依然没有放松戒备。

记者:当时公墓有没有清场,不让别人进来?

赵宝珠:有,国保的,(派出所)公安,很多人在那里,一般人进不去。

记者:公安和国保几十人有吗?

赵宝珠:具体人数,我看不清楚。

记者:两周年你们有什么话讲?

赵宝珠:你要知道,现在我站在门边,都是国保站着,我什么话都不能说。

记者下午四点左右,再次致电赵宝珠,他说国保尚未离去,看来要等天黑之后,才会离开他家。

关注李旺阳的湖南民运人士张善光,当天也被公安贴身跟踪。记者拨通其电话时,他表示无法在电话中多谈。

记者:李旺阳(逝世)今天是两周年,你们有没有人去祭奠?

张善光:现在公安陪着我,他们可能是怕我去那边,今天是他的忌日,他们怕我到李旺阳的墓地。

民运人士李旺阳,先后被判入狱22年。2012年6月6日,李旺阳在湖南邵阳市一家医院“上吊”死亡。这位六四铁汉曾接受香港媒体采访,但专访播出后四天离奇死亡,邵阳公安强迫其家属在火化同意书上签字后,匆忙火化遗体,曾引发海内外关注,要求当局公布死亡真相。其后湖南官方迫于外界的压力,公布的死因调查中称李旺阳是自杀,遭到多方质疑。他去世一周年当天,警方如临大敌,李的妹妹及妹夫被公安禁止外出,只能在家中祭奠。

长沙一位要求匿名的维权人士告诉记者,他始终不相信李旺阳会自杀:“李旺阳不可能那样去自杀,他怎么能把床单挂在窗户上自杀,他一是眼睛看不见,再有脚不能行走,我怀疑是谋杀,我跟当地国保也是这样说的,一定要彻查这件事”。

关注事件的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因为“六四”和“六六”李旺阳忌日,被当局强制旅游,无法前往邵阳祭奠李旺阳。他周五对记者说:“我现在被旅游中,我现在贵州被两个国保带走旅游”。

记者:是因为六四,还是李旺阳?

欧彪峰:六四和李旺阳忌日在一起,我现在贵州凯里,刚从新乡出来,到凯里,今天结束,预订晚上六点多的火车,凌晨回到株洲。

在李旺阳两周年忌日当天,香港多个民间团体由西区警署游行至中联办示威,悼念李旺阳逝世两周年,示威者将写有“沉冤待雪”的横幅放在中联办门外,又将冥币撒入中联办院内,燃点香烛拜祭李旺阳,在场人士还肃立默哀两分钟,并要求北京当局调查其死因。示威团体包括支联会、公民党和社会民主连线等。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林迪/马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