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中欧人权对话警方软禁维权人士 上海广州活动人士遭软禁

2013-06-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2011年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欢庆《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3周年。(维权网)
资料图片:2011年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欢庆《世界人权宣言》发表63周年。(维权网)

第32届中欧人对话本周一在贵阳举行。期间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当地公安强制旅游,周二晚才回家,而手机则被“禁止呼入”。在七一中共党庆前夕,中国境内的异议、维权人士遭到公安传唤、软禁等各种形式的控制,上海的冯正虎、广州的徐琳分别被传唤及软禁。


中国与欧盟第32次人权对话本周一至周二在贵州省贵阳市举行。据中新社报道,第32次中欧人权对话星期一起,一连二天在贵阳举行。中国外交部与欧盟对外行动署在互相尊重和平等的基础上就人权问题坦诚地进行了深入交流。中欧双方介绍了各自在人权领域的新进展,同时就国际人权领域的合作及欧债危机对人权的影响等问题进行了交流和探讨。

台上谈论人权台下软禁异议人士

而与此同时,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却被公安带离贵阳,强制旅游,吴玉琴周三对记者说,国保为避免成员与人权组织接触,把他们带走两天:“前天他就把我们带走了,昨天晚上八点才回来,当时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说要把我们带走,我问他什么理由,他也说不出来,就把我们控制了,今天我才听别人说好像世界人权组织到贵阳来看一些情况,好像到了教会”。

她说,李任科等一众研讨会成员都被带离贵阳:

“我问了老李(李任科),他也被带走,还有莫建刚,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的都被带走了,今天早上杜和平的大哥打电话给我说,他们找不到杜和平挺着急的,好像美国有一个记者来了,(公安)怕采访到他(杜和平),后来他们(公安)把杜和平的手机‘呼入限制’了,我们互相电话都打不通的”。

记者:七一快到了。你们有没有受到限制?
回答:实际上他们对我们是长期监控,没有事的时候就守在我们家楼下,有事就带走(旅游),今年的六四,他们5月18号就带走我们,6月11号才回来。

党庆日维权人士被警约谈

今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2周年,官方安排了一系列庆祝活动,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本周二被公安传唤,他周三告诉本台:

“昨天上午来了两个警察,还是借过去的案子的理由,开了个传唤证给我,让我到派出所去,说下月(1日)你过生日,反正围绕怕你到北京去,下午四点多钟把我放回来了,他们就想给我压力。我家的门口又增加了保安,一下子又变成十几个人,每天24小时上班,他们怕有访民来给我过生日”。

7月1日也是冯正虎的六十岁生日,他被五角场派出所传唤后,周三却有社区领导登门向他示好,他认为这是当局在软硬兼施:

“今天又来了一些领导看望我,说好话,他们总是这个方式,压我不行,就再来讲和”。

另据维权网周三消息,“七一”临近,广州维权人士徐琳当天早上八点,被派出所的一名片警和两名治安队员约谈,希望他当天起,不要随便出去,否则将会阻止。记者致电徐琳时,他正在和要看守他的人员吃饭。
徐琳:现在在跟他们一起吃饭。

记者:他们跟你怎么讲不让您出门,因为什么原因?
徐琳:迟点您再打电话来吧。

记者:您吃完饭是回家还是怎么样?
徐琳:嗯,对。

记者稍后致电徐琳,但手机显示无人接听。

秦永敏批中共过敏反应

武汉异议人士秦永敏认为,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政治组织,是以暴力方式夺取政权,所以也通过暴力方式掌握政权。在此情况下,政党利益高于国家:

“不仅把社会上合法产生的各种政党当作他的敌人,哪怕普通公民被怀疑会影响他的什么,就会对公民进行限制。最近我们的一个朋友、四十来岁的家庭妇女,只是因为跟几个朋友(维权人士)照一个相,那么就会颠覆政府吗,她被刑事拘留”。

他批评中国执政党:

“看来是太虚弱了,所以作出各种各样过敏的反应。本来是民众行使宪法赋予最基本的权利,也会横遭打压。从一个现代政党,他统治的一个国家居然害怕一个普通公民在他的党庆日子里,会上街吃饭、会干什么,而做出过敏反应,说明它确实太虚弱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