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被囚四年不准见家属 八旬老母被软禁探儿遥遥无期

2020-09-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黄琦被以 “泄露国家秘密罪” 及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 判刑12年。(本台资料及网络图片)
黄琦被以 “泄露国家秘密罪” 及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 判刑12年。(本台资料及网络图片)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捕入狱至今已近四年,当局仍然不准許他与家属会面。黄琦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体弱多病,近期又频繁入院治疗,而当局一次次声称安排母子狱中相见,却屡屡食言。近期,黄琦的亲友团致函中国司法部长,要求准许黄琦到监狱外就医。

中国异议人士、“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于2016年11月被捕,去年七月被判刑十二年,罪名是“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决书指黄琦将一份所谓的秘密文件公开在网上,但黄琦的辩护律师曾表示,所谓文件只是社区居委会的一份材料,没有名称、公章和签名。

 

 

黄琦目前被羁押在四川省巴中监狱,当局不准黄琦会见家属。黄琦的母亲蒲文清曾多次公开求助及到北京上访,要求探望儿子和让黄琦出狱治病,但这一诉求一直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近期黄琦的母亲把自己的困境告诉外界。她说自己的病情没有好转:“我是糖尿病并发周围神经炎。目前,双上肢和双下肢针刺一样的疼痛,发麻发木,糖尿病愈来愈重。医生告诉我是不可逆转的,就是说是治不好的,愈来愈严重。”

 

左图:2020年4月,黄琦母亲蒲文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右图:2020年5月,黄琦母亲蒲文清发出求助。(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左图:2020年4月,黄琦母亲蒲文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右图:2020年5月,黄琦母亲蒲文清发出求助。(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黄琦母亲盼探监望眼欲穿

就黄琦目前的状况,蒲文清说:“关于见黄琦的事情,我跟国保提了。他们前一阵子答应我说‘安排’,但是后来又因为我28号住院了,住院一个星期。”此前,公安曾多次告诉蒲文清“很快安排会见黄琦”,但近四年来,黄母的希望一次又一次落空。

本周一(7日),黄琦亲友团成员向中国司法部部长唐一新发出公开信,恳请部长尽快释放黄琦,使其能够堂前尽孝和就医治病。该公开信上传微信后不久,四川警方如临大敌,追查该信的来龙去脉。多位前天网义工被公安传唤及威胁不得参与此事。

公安威胁前天网义工莫管黄琦家事

一位匿名人士对本台说,前天天网义工杨秀琼遭到地方国保约谈:“杨秀琼说他们的维稳警察来电话了,问她是不是给巴中监狱打电话了。四川梁女士发来消息说,当地国保在她那里待了一个下午,问她是不是给黄琦所在的监狱打电话了,告诉她不准再打电话,要不就拘留她、做笔录。”

杨秀琼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当局是在进一步报复黄琦:“我们当局就是为了打压异议人士黄琦,不但剥夺了黄琦的探视权,还剥夺了他母亲,一個八十多岁老人的会见权。这就是中共惨无人道的做法,打压黄琦,陷害他的证据。”

 

左图:2018年4月,黄琦母亲蒲文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右图:2020年7月下旬,黄琦亲友团6名成员冲破阻拦,见黄琦母亲被国保软禁。(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左图:2018年4月,黄琦母亲蒲文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右图:2020年7月下旬,黄琦亲友团6名成员冲破阻拦,见黄琦母亲被国保软禁。(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黄琦亲友团促当局给黄琦家人探视权

黄琦亲友团给中国司法部部长唐一新的公开信,质问为何四川监狱拒不执行《中国监狱法》,一再欺骗黄琦近九旬并患绝症的老母,不让她看儿子一眼,一定要硬生生地把同样身患绝症的黄琦与他母亲生离死別?为什么死活就是不让绝症黄琦治病就医?中国的法律不会,也不该违背天理伦常。违背天理的是执法的人,而执法者有恃无恐、公开违法犯法、无视人伦、无视天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请司法部长给全国人民一个说法!

本台致电巴中监狱,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据黄琦亲友团人士说,近三个月来,四川巴中监狱狱政科一直不接听他们的电话,且四川省监狱管理局推卸监管责任,让亲友团向检察院反映意见。黄琦亲友团的成员有顾国平、王晶、张继新、危文元等,来自上海、吉林、重庆、贵州、湖北、湖南和辽宁等地二十多人参与。

2016年11月28日,黄琦在成都 “六四天网” 工作室被警方带走,当局指 “六四天网” 刊发的《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访民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和相关问题的报告》为绝密信息。去年判处黄琦有期徒刑12年,并没收个人财产两万元人民币。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