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刘萍等三人举牌案开庭前 证人及声援者遭当局控制

2013-10-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萍案开庭前夕,希望出庭作证的刘喜珍家楼下,一名穿黑衣的男子在她家楼下看守。(刘喜珍提供/首发)
刘萍案开庭前夕,希望出庭作证的刘喜珍家楼下,一名穿黑衣的男子在她家楼下看守。(刘喜珍提供/首发)
Photo: RFA

 

江西省新余市刘萍、魏忠平、李思华三位公民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案,星期一将在渝水区法院一审开庭,法院向每一位被告家属发出两张旁听证。而周五起,各地均有声援者被当局警告不得前往新余,其中和刘萍同厂的多名证人及声援者被当局控制。

被新余市警方逮捕约五个月的渝水区基层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刘萍、魏忠平、李思华三位公民举牌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被控以“非法集会罪”等多项罪名。该案星期一开庭前,刘萍原新余钢厂的多位同事上周五起,被当局限制自由。其中打算周一为刘萍出庭作证的刘喜珍周五晚间告诉本台:“今天八点多钟,有人来敲我家门,我九点多出去买菜,回来就发现我家楼下有个保安骑着电瓶车,坐在我家楼下,我就问他来干什么,他说不干什么。到下午一点多钟,我发现我单位新钢公司的几个人守在我家楼下,也不是我一个人被看,还有李学梅、邹桂琴,她们两个家里都有人看。我们都是一个单位,都是新钢的,我和刘萍、魏忠平住得比较近”。

稍后记者接到刘喜珍的求助称,有人敲他家房门,他们夫妇俩拒绝开门后,她家的饮用水切断,几经交涉,才恢复供水。稍后又传出“公民举牌案”的其中一名被告的代理律师庞琨被深圳警方约谈,希望他不要前往新余出庭。

而在当天下午,声援者杨崇在网上发帖称“江西公安系统已经全面备战新余,我已被旅游了”。

另一位被限制自由的邹桂琴对记者说:“我一直预感他们可能会监控我,所以我今早六点多钟就出门,现在他们到处打电话给我,找我,但是我,现在我还没有回去,我不太敢回去,因为我听邻居说他们已经在我家的楼下,他们七点十分到我家找我,我已经出门了。上一次是律师来,我被监视两天”。

安徽蚌埠的异议人士李文革称,市、区一级的国保及辖区派出所刘警官当天轮流致电给他,以确定他是否在家,并告知不得离开蚌埠,其真实原因是刘萍案28号开庭。就在同一天,刘萍的女儿从蚌埠出发去新余,新余警方给了她两张旁听证。

本月14日刘萍等三名被告的六位律师张雪忠、郑建伟、庞琨等,在新余出席由渝水区法院主持的庭前会议。刘喜珍说:“律师开庭前会,他们害怕我们去见律师,就把我们关在家里看了三天。今天不是因为28号要开庭,他们提前看守我们,怕我们跟外面来的朋友接触”

三名被告的支持者曾先生家也被渝水区的派出所民警上岗,他说:“都守在那里,出不了门。白天晚上都有人,白天出门他们跟着,你去上班,他们跟着你上班”。

记者:您看下面是什么人看守?

回答:派出所的,我都认识。

今年4月23日,刘萍等人举牌声援北京“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活动,四天后,分别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集会罪”及“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拘捕。其后,有的多次被更改控罪,刘萍的涉嫌罪名包括非法集会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及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与刘萍相识十多年的刘喜珍说,刘萍为下岗工人争取权益付出了努力,她希望出庭为刘萍作证:“我就是出庭为刘萍说话,因为刘萍为我们新钢公司下岗的员工,争取了权益。因为新钢强迫员工内退,一个月只能拿三四百块钱,连吃饭都不够,刘萍带领两千多人去维权,为下岗工人争取到利益,把工作提高到八百元”。

而本月中旬举行的庭前会议并不顺利,六名代理律师在会后发布声明,认为三名被告人遭超期羁押,法官严重侵犯了被告人的合法权利,同时控告三名合议庭成员严重侵犯被告人合法权利和渎职行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