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安形影不离倪玉兰新签租约两月再被逼迁

2016-0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倪玉兰在狱中落下残疾,需要坐轮椅。(倪玉兰提供/记者乔龙)
倪玉兰在狱中落下残疾,需要坐轮椅。(倪玉兰提供/记者乔龙)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再次面临被房东逼迁的困境。她1月4日告诉记者,新租约刚签两个月,中介公司在公安的压力下,要求她和丈夫董继勤解约,通知他们在1月10日签署搬迁协议,并称愿赔付违约金。倪玉兰和丈夫表示,他们找不到住处,因此不会搬家。倪玉兰一家自2013年出狱后,其房东曾多次受到公安压力,要他们搬走。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数日前再度遭到房东逼迁,而这一次是代理房屋租赁的中介公司向他们发出告知函,要求与倪玉兰提前解除租房合同。该通知称,我公司代业主于2015年10月28日签订的合同,因业主通知我们要提前收回房屋自用,决定与阁下解除合同。同时愿依照规定赔付月租金的200%,作为违约金。限倪玉兰家在1月10日前与中介公司联系,如逾期所产生的一切后果由倪玉兰夫妇负责。不过,该告知函中并没有根据合同,说明如何向倪玉兰提供住房等问题。

倪玉兰1月4日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称,按照法律规定,谁违约,谁就要负责承担法律责任:“新年1日,我们接到一封挂号信是来自‘我爱我家’房屋中介公司,他们要求我们尽快搬家。说房东要收回房,自己住。让我们在1月10日(星期天)之前,到他们处办理退租手续。我们是在2015年10月28日跟他们签订的租房协议,租期一年”。

倪玉兰说,他们刚在上述房屋住下十天,就遇到公安骚扰:“11月9日,当地的安定门派出所的警察就来查证件。当天,中介问我们,说你们有什么事,警察怎么来传唤他们到派出所去问话。从那边一天开始,中介说,警察几乎天天找他们,不断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催我们搬家”。

倪玉兰因为参与拆迁维权而多次被投入监狱。她曾获荷兰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由于她家的房子被拆,房东受到压力不敢将房子出租给他们居住,曾一度流落街头。她自2013年10月出狱后,曾四次被公安通过房东逼迁。2014年11月,瑞典、瑞士外交官前往倪玉兰家拜访,但被国保阻挠。

目前,身患多种疾病的倪玉兰需要靠药物维持身体运作。她对本台表示,他们无处可去:“我们不打算搬家,因为我们现在的身体又不太好,他们违反协议,应该由他们来给我们找房子,他们现在根本没有跟我们说要找房子的事。只说是赔付一个月租金的百分之两百”。

本台记者4号致电“我爱我家有限公司”向联系人王群查询为何房屋出租两个月就要收回。王群回答说:“房住家要收房子,房主家要用房”。

记者:警察好像传唤过你们几次吧,找过你们几次?

回答:我不确定您的身份,我们没想给您说这个事。

记者:警察找你们干什么?

回答:没有找我们。

对此,倪玉兰回应说:“他们找我们数次,告诉我们说是警察在找他们的麻烦,让我们赶紧搬家,他们受到的威胁太厉害了,受不了”。

倪玉兰的丈夫董继勤对记者说:“他们要让我们搬家,我们也得找房子啊,现在房子不好找,倪玉兰身体不好,现在屋子里面点了两个电暖器,还要给他弄热水袋”。

55岁的倪玉兰,毕业于北京语言学院和政法大学,曾担任法律顾问和律师事务所律师。2000年后参加维权活动,尤其关注拆迁上访户的命运,帮助他们维权,却屡屡受到当局报复。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胡汉强/嘉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