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官方通報遭網民炮轟 公衆呼籲允許鎖鏈女發聲

2022.02.24 10:4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江蘇官方通報遭網民炮轟   公衆呼籲允許鎖鏈女發聲 2022年2月23日,江蘇省"徐州鎖鏈女"調查組發佈的通報,認定楊某俠(左)就是雲南的小花梅(右)。
微博

江蘇省政府日前通報徐州豐縣鎖鏈女的調查結果,再次引發輿論反彈。人大、北大、清華等多所高校的近千名校友聯署簽名,呼籲當局公佈真相。更有網民敦促當局,允許鎖鏈女本人公開發聲。

江蘇省"徐州鎖鏈女"調查組發佈的通報認定,楊某俠就是雲南的小花梅而非四川的李瑩,立即引發網絡輿論沸騰。有網民直指當局指鹿爲馬,混餚視聽,並敦促當局要鎖鏈女楊某俠親自露面說明事實。

左圖:《人民日報》發帖質疑楊某俠的多張證件照與本人不同。右圖:一網民質疑江蘇調查組通報,被家人被警察盤問及要求刪貼。(微博)
左圖:《人民日報》發帖質疑楊某俠的多張證件照與本人不同。右圖:一網民質疑江蘇調查組通報,被家人被警察盤問及要求刪貼。(微博)

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在江蘇官方調查組通報一個多小時後,週三12點56分,在其微博發帖:八孩女子楊某俠的真實身份究竟是誰?是不是失蹤的李瑩?楊某俠的多張照片爲何看上去不像同一個人?不同證件顯示楊某俠年齡不同?她到底多少歲等。

網名“青銅時代的魚”跟帖稱,有關部門卻一直在和稀泥,爲何調查組裏面全是喫乾飯的……,爲了臉面各種操作,激怒了羣衆。

“越寶寶努力中”留言:女子一直能說話,爲什麼不讓她出來說話?

還有留言表示,想要看圖片、視頻等證據,令人信服的調查報告,而不是隻有一張嘴。

微博網民留言要求當局準鎖鏈女公開發生。(微博)
微博網民留言要求當局準鎖鏈女公開發生。(微博)

四所大學近千校友促政府公佈調查相關信息

官方通報數小時後,中國人大、北大、清華等大學近千名校友發出公開聯署,呼籲當局公佈調查報告的相關信息。據維權網發佈的消息,人大、北大、清華和山東大學的800多名校友發出國民倡議,申請江蘇省政府公開鐵鏈女調查報告形成的信息。公開信強調,每個公民、法人和其他社會組織可以申請信息公開,政府部門須爲申請人提供便利,並按程序、按規定時限,給予公開和答覆。

民間促官方安排鎖鏈女出面說身世

湖南時事評論人李昂對本臺說,以政府的能力,想查明鎖鏈女事件真相非常容易,但調查組在世人面前說謊,同樣很容易被揭穿:“爲什麼要各級政府組織部門出面來查呢,這就說明他們根本不想查清楚,也不願意去查清楚。他們就是一條利益鏈上的螞蚱,私下捂蓋子,掩蓋真相。這事件一點都不難查,直接叫鎖鏈女出來自己說話。”

有上傳到境外推特上的視頻顯示,面對探望她的自媒體人,鎖鏈女叫對方大哥,還哭泣着說自己像一個妓女。其言談舉止看不出有精神分裂症狀:“大哥,我跟妓女一樣,我跟妓女一樣,你留下吧。 ”

李昂說,當局從頭到尾謊話連連,卻不讓鎖鏈女本人公開說明自己的身世:“他們說鎖鏈女是精神有問題,讓她出面公開說幾句話就知道她精神是不是有精神問題,對不對? 爲什麼不讓她出面說?難道她不知道自己的家嗎?她父母叫什麼名字,兄弟姊妹叫什麼,她不清楚嗎?還要你們去查什麼?你們(政府)把事搞得那麼複雜,不就是想掩蓋事實和真相嗎? ”

學者:事件讓左、中、右派人士都站到了一起

民衆質疑官方在鎖鏈女事件上先後發佈的四次通報自相矛盾,先是說鎖鏈女是本地人,其後說是流浪,後說是雲南人叫小花梅,第四次的通報承認鎖鏈女案涉嫌拐賣婦女。就在民衆的質疑聲中,再傳出有網民因質疑江蘇官方通報內容而被警察調查的消息。一位網民稱,週三下午,三個警察審問了她父親三個小時,還盤問他丈夫、弟弟的單位領導,並威脅其父親必須刪除微博上有關徐州鎖鏈女的評論。

江蘇學者徐先生對本臺說,江蘇省調查組對徐州鎖鏈女的調查結論就連大部分"小粉紅"都意識到,官方的調查內容不可信:“這次發豐縣事件讓左、中、右派人士都站到了一起,這是中國過去發生的任何公告事件都沒有出現的罕見現象,就是左、中、右都在抨擊政府。”

網民敦促政府接小花梅家人到徐州相見

此次官方對豐縣鎖鏈女事件進行前後5次通報,輿論的反彈一次比一次強烈,質疑一次比一次尖銳。微博一網名稱,既然確認了鎖鏈女身份是小花梅,按照流程,應該安排其家人到徐州相認。能否煩請徐州政府將女方親友請到徐州見面?如此,所謂謠言將不攻自破。 有網民回應稱,假如政府經費不足,網民可贊助往返機票和住宿。

記者:喬龍      責編:溫曉平、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