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議人士呂耿松妻進京上訪被抓 河南一家六口被數十人截訪


2013.03.07 12:1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307-qlp.jpg 圖片:衆多境外記者在北京採訪兩會,人民大會堂東側的天安門廣場成了當局防範的“重中之重”。(外媒記者提供)

杭州異議人士呂耿松的妻子汪雪娥,週三和杭州的十位拆遷戶到北京上訪,被十多名截訪人員抓走。河南洛陽維權人士金恵玲及父母共一家六人,本週到北京準備上訪,被當地近三十名政府人員強行遣返。此外,在京被抓的曾任警察的訪民田蘭,因突發心臟病送醫救治。

浙江中國民主黨成員呂耿松的妻子汪雪娥週三和杭州拆遷戶梁麗婉、徐桂珠等人到北京上訪,被杭州政府派人抓走。

呂耿松週四中午告訴本臺,早上接到妻子從北京打來的電話,說被截訪人員扣留在賓館。

“早上給我打來電話問我有沒有替她上班(臨時工),她現在被街道、分局的人,扣在北京。”

據維權網週四消息,這批杭州人士,欲到北京向“兩會”反映公民權利被政府侵犯及舉報政府官員腐敗等問題。3月6日(週三)傍晚剛在北京南站下車,馬上就被潛伏在那裏的地方截訪人員堵住。其中汪雪娥已被抓走。梁麗婉等還在與江乾區的截訪人員對峙。

剛到北京即被抓走

呂耿松說:“她七點多剛到北京,就被埋伏在那裏的人截住了,現場有江乾區的拆遷戶十個人,再加上我妻子一個人。有區國保,還有分局的,派出所的,街道的,他們有十幾個人對付我老婆一個人,他們是強拉,拉走的,江乾區的訪民想把我老婆拉住的,拉不住,又被他們搶去了。”

他說,妻子原是一家國企工人,後因工廠轉制、破產,廠勞動人事檔案被毀,而她的其中一段工齡未能計入繳費年限,以致得不到應有的社會保障。中共十八大期間,也曾試圖上訪,但遭到攔截。

呂耿松說,其妻子抵達北京後,很多公安來到他家。

“叫我去把她保回來,我說沒有義務給你們保,你們做的是違法的事。他們在這裏糾纏了一個多小時,後來也沒找我。現在我面前還有四五個協警看住我,我上廁所,他們都跟着。”

豫一家六口被遣返

此外,河南洛陽維權人士金恵玲及父母等全家共六人,計劃到北京上訪,但被數十名截訪人員遣返。

他的弟弟金保衛週四告訴記者,他本週一上車後,就被警察跟蹤。

“盯上以後他就打電話,區裏派了四輛車,一輛警車,在安陽把我攔住,叫我回去解決問題,我沒聽,他追到北京。到北京下車後有三十個人,市裏、區裏、鄉里,大隊,四五級政府,不讓去上訪。我跟俺姐都沒有見面就被拉回來了,俺姐還在北京住着(長期在京),沒回來,昨天晚上十點多才回來,說解決問題。”

記者:回來後,有沒有解決問題?

回答:今天還沒有找他們,俺爸媽先回來再說,明天就找他。

據介紹,金惠玲於2000年,因到北京上訪,被洛陽政府以擾亂社會治安勞教二年,03年更以“聚衆擾亂社會治安”判刑三年,08年又以擾亂社會治安勞教一年半,10年在北京右安門南橋因爬上吊塔抗議,被刑拘半年。

內蒙七旬漢遭暴力截訪

另外,內蒙古通遼市科爾沁區七十歲的老漢杜文學和妻子彭桂蘭,週三晚間啓程,計劃前往北京上訪,遭到轄區濱河辦事處劉翠華,濱河派出所尚民所長等數十人暴力截訪,導致彭心臟病突發,不省人事。

而本週被抓的警察訪民田蘭,在被關押期間突發心臟病。

另一名住在其隔壁的警察訪民何祖華週四對記者說:“田蘭被帶走以後,一直沒有消息,手機說是停機了,直到昨天晚上,北京一個訪民給我打電話,說田蘭在五號(週二)下午突發心肌梗塞,送到豐臺醫院去搶救了,中間的過程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爲我跟她聯繫不上,不太清楚。”

何祖華說,本週一晚,房山區數十警察突襲他和田蘭的住處,將他們住房的玻璃打碎。

“我回到家裏,房東告訴我,在七點左右,田蘭被一大批警察帶走了,當時衝進來的警察有二三十人,整個院子裏站滿了,田蘭和兩位山東訪民在裏面,把田蘭和其中一個訪民帶走了。”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