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律师见当事人两度被推诿 张思之愿为浦志强“保外就医”担保

2014-05-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刘荻
刘荻
Photo: RFA

因在北京参加“六四研讨会”而遭刑事拘留的五名学者及律师,目前仅刘荻与代理律师的会见,两度被借故推诿。马纲权律师星期一表示,当天接到看守所通知称“刘荻被提审”,如周二继续推诿,将提投诉。而浦志强的代理律师张思之则愿为其当事人提“保外就医”作担保。

北京维权律师浦志强、学者徐友渔、胡石根、郝建及刘荻,因参加“六四研讨会”,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刑事拘留。上周四及周五,除刘荻之外,其余都在看守所见到了委托的律师。刘荻的代理律师马纲权两度要求会见,但都没有成功。马律师星期一(5月12日)中午告诉本台,当天接到看守所打来电话,称不能会见是因为“刘荻被提审”:“看守所刚才打电话来,说上午公安把刘荻提走了(提审),说现在还在提审,下午又见不了刘荻了。我跟他说,看看明天(13日)见行不行,现在他还没有给我答复。如果他们明天不安排我会见,我肯定要投诉他们”。

马纲权表示,他事先曾向看守所提出预约,而且对方已经同意,但没想到两度受到推诿,当局此举明显违反相关法律,剥夺律师的正当权利。他说:“他们到底有没有提审,我也不知道,而且我事先跟他们已经预约了,我是上周四交的手续,他们应该在48小时内安排律师会见,也就是说要安排律师见到人,不是在48小时内给我多次安排,因为法律明确规定要在48小时内,保证律师见到其当事人”。

马律师说,同期被拘留的另外四人都见到了代理律师:“徐友渔见到了律师、张思之见到了(浦志强)、郝建见到了律师、胡石根见到了(梁小军律师)”。

马纲权质疑当局的阻挠理由:“这已经是一推、二推了,因为我跟他们(看守所)预的是礼拜五(9日)下午会见,他们说刘荻被提升,后来我就约今天(周一)下午见面,他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他们没有保证律师的会见权”。

因参加六四事件研讨会被拘留的胡石根所委托的律师梁小军告诉记者,上周四见到当事人,双方会面一个小时。他说胡面容憔悴,他将于下周再度前往会见:“我上周就去过一次,第二次还没有去”。

记者:见面多长时间?
回答:一个小时,他比较憔悴,我把见面的相关情况发到“推特”上了,去看一下吧。

记者: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回答:我打算等到下周一或周二去。

梁小军在其推特写道,胡石根不认为自己有罪,希望通过自己的行为来为“六四”去敏感化。他对关心他的朋友表示感谢,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他说自己会高高兴兴地活着,会笑着出来和朋友们在一起。还称“虽然在中国坚守良心很难,但我们依然要坚守下去,因为只有这样,中国才有希望。”

另一位同案、人权律师浦志强委托87岁高龄的张思之代理此案,张律师上周在看守所会晤当事人后,和浦志强的助手屈振红联名致函中国律师协会会长,信函称,根据浦志强所述,患有糖尿病的浦志强在监狱内的用药情况很不理想,因此,他想提出“保外就医”。信函还称,“保外”是被刑拘人的权利,本着“挽救生命”为第一要务的原则。张思之表示,他本人愿承担保证责任,在浦“保外”期间,如有“违法违规”,他自甘连坐,包括入狱候审。

据称,在五十分钟的会晤中,浦志强表示,他有“六.四”情结,或者说“心结”,而今25年过去,他应付出代价,无怨无悔。他不会因这次事件而改变初衷。他在讨论上的发言,也仅止于一些想法。他的观点不一定都对,但他坚持有表达这些观点的权利,谈不上“寻衅滋事”。

记者数月前曾与浦志强会面时,也曾发现浦志强身体欠佳,需要一种据称可降低血糖的安徽茶叶,很显然监狱不会提供这种特殊的茶叶。

在六四事件25周年纪念日前一个月的5月3日,十多人在北京举行“六四研讨会”, 其中五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拘。此前一周,以敢言著称的媒体人高瑜则被以“涉嫌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刑事拘留,至今没有听闻律师介入。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嘉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