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拆迁七旬老人坠楼身亡 警方认定自杀受质疑

2018-07-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7月2日,甘肃临夏州永靖县太极镇上古城村七社村民豆宏发,因房屋拆迁纠纷到镇政府与镇长交涉期间,从镇政府大楼高处坠下身亡。图为死者豆宏发家人正在守灵。(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2018年7月2日,甘肃临夏州永靖县太极镇上古城村七社村民豆宏发,因房屋拆迁纠纷到镇政府与镇长交涉期间,从镇政府大楼高处坠下身亡。图为死者豆宏发家人正在守灵。(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一名年过七十岁的老人,在因房屋拆迁纠纷到镇政府与镇长交涉期间,从镇政府大楼高处坠下身亡。死者豆宏发的儿子对记者称,他父亲出门时并无异常,却从镇政府大楼四楼坠下。当地警方调查指已排除他杀的可能,然而坠楼现场却无摄像头。本周二,有网民在死亡现场拍照,被公安戴上手铐带走。

据中国大陆媒体人披露,本周一(7月2日)上午九点多,临夏州永靖县太极镇上古城村七社村民豆宏发,在该镇政府大院内离奇死亡,家属至今不知死亡原因,但感觉事件蹊跷。死者儿子豆先生本周二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父亲当天是去镇政府谈拆迁的事情:

“我的父亲在上一周接到了镇上的拆迁通知,我父亲自己拆了一部分建筑,就是害怕他们来拆会伤了我们家其他的房子,所以他自己拆了一部分。拆完以后,他自己去给我们镇上的领导汇报这件事。他到镇上是六、七点钟,镇上没有上班,到8点31分,见了他们的镇长李天才”。

豆先生说,他不知镇长李天才与他父亲交涉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李天才和我的父亲说了什么,因为是公安局采用了李天才的证人证言,我父亲就回家了,但在折返(家中)的路上感觉不对劲,我父亲又去镇政府,他从四楼坠落的。我们怀疑的是他见了(镇长)李天才之后,不知道李和他说了什么,李天才是镇政府的镇长”。

虽然当地公安局对村民豆宏发离奇死亡的初步调查结论是“排除他杀”,但是豆先生对此表示质疑。他对本台说,种种迹象表明,他父亲的死因非常可疑:

“我接到(死亡)电话是12点37分,但事故发生是9点44分。那么在这三个小时内,我去(现场)的时候,没有见到人。人已经被拉走,地面上任何痕迹都没有。三楼的玻璃窗是破的,人是从四楼坠楼的。他们(公安)说是从四楼掉下的,我怀疑在此过程中有推推搡搡的情况,因为我父亲76岁了,窗台有90公分高,因为他们的四楼没有摄像头”。

本台记者致电永靖县公安局、太极派出所及太极镇政府,电话均无人接听。记者十多次致电该镇镇长和镇委书记,对方始终不接电话。永靖县政府办公室一位男子接受本台查询是称“不清楚该案”:“啊呀我不知道,我不清楚啊”。

有网民得知消息后,本周二早上前往事发现场拍摄,被警察戴上手铐,送上警车。豆先生说:

“直到现在,镇政府,党政负责人都没有和我碰过一次面。只让公安机关和我接触。人死在他们的院子里,他们没有一点态度,没有任何人权可言。他们下的定论是高空坠落,排除他杀。非正常死亡”。

对于家中的房屋要被拆迁,豆先生说,政府没有提供任何补偿,也没有与他父亲谈补偿协议。他将保留追诉责任的权利。现场图片显示,死者家属在县医院太平间门口搭起帐篷,设置简易灵堂。公安在政府大楼四楼拉起警戒线。

中国的拆迁户离奇死亡事件,时有发生。居住在北京的访民徐崇阳称,最近类似案件再度增加:“目前来讲有一些回升,回升到原因很简单。这是制度的问题,导致民众财产权的问题。包括使用毒气,一些非常残忍的手段,是我亲眼看到的。在这件事情上面,我不奇怪”。

记者截稿前,未见中国媒体报道这次死亡事件。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远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