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家禽养殖禁令为哪般?

2019-07-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长垣县西梨园村一养殖场被拆。(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长垣县西梨园村一养殖场被拆。(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河南当局全面禁止在养殖区外饲养家禽的规定,引发舆论反弹。近日,当地更因强拆养殖户禽舍,而引发警民冲突。

近期,河南各地大规模禁养鸡、鸭、鹅等家禽。长垣县芦岗乡政府上周四(11日)出动20多人,试图拆除乔寨村3个养鸡户的鸡舍遭到村民群起反抗,双方发生肢体冲突。

村民提供的视频显示,多名身穿迷彩服的大汉与村民推撞,有多名警察将一名抗议者抬上警车:“河南省长垣县芦岗乡乔寨村,乡里强制拆鸡棚,养殖户没有办法,一毛钱不赔。大家都看看,又强拆又打人,还抢手机。”


 

乔寨村相邻的王芦岗村村民王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当地政策多变,政府从大力发动村民经营养殖业到禁止,前后不足8年:

 

一名示威者被多名公安抬走。(视频截图)
一名示威者被多名公安抬走。(视频截图) Photo: RFA

“现在国家政策又变了,现在就说养殖场污染环境,要拆除鸡舍。现在我们这边一个鸡舍,我们当时投资20多万元,近30万元,现在需要拆除了。乡里给我们一座鸡舍赔5000元,要求我们自己拆除并清理干净,种植庄稼以后,才给你5000元”。

长垣县蒲北办事处西梨园村村民谷红兵对记者说,他的养殖场被拆后,政府并没有补偿给他:

“政府强拆的(养殖场)挺多的,在我们长垣县挺多的。乔记者您看一下,这些强拆政府一分钱也不给。”

所谓禁养,是指在划定的区域内,包括养猪在内的各类养殖场必须关闭。仅在郑州就有1600多处养殖场被认定处于禁养区内;漯河则有近2500多个养殖场需要拆除。但是地方政府采取“一刀切”强拆方式处理养殖场,引发村民不满。

 

长垣县西梨园村一养殖场被拆。(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长垣县西梨园村一养殖场被拆。(当事人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乔寨村张姓村民对本台说,政府出台补偿金额事先未与村民商讨,而是多方面开价,忽视了村民建鸡舍所投入到巨额成本:“他们根据鸡舍的大小,小的补偿5000元,大一点的补10000元。抓了7个,。放回来4个人,还有3个人没放。”

记者:养殖场都关闭了以后,你们以后怎么生活,政府有说给你们安排吗?

村民:没有安排,叫他们给一个说法,也没有给说法。

村民王先生说,村民多次向官员交涉,但政府拒绝村民的要求:“也没有协商下来。上周,乡里有20、30人去拆除我们邻村的3、4座鸡舍.老百姓不让,发生了肢体摩擦。打电话报警,110来了以后,把乡里打人的抓走了。后来这边又有一些冲突,乡里把县城的防暴队叫来,抓走7个人。如果养殖户妥协,让拆3座鸡舍就放人,这边没有妥协。”

当晚,长垣县公安局释放了4个年老体弱人的村民,另外3人分别被以“非法传播图片”及“扰乱公共秩序”等理由,处于行政拘留7日。

 

一穿迷彩T恤衫的男子带队强拆养殖场。(视频截图)
一穿迷彩T恤衫的男子带队强拆养殖场。(视频截图) Photo: RFA

当地村民表示,政府此次拆除养殖场行动并不限于长垣县,而是全省。村民初步统计,长垣县就有20000多家牲畜及家禽养殖户面临拆除。

王先生说:“今年10月份之前,大部分都要拆除,凡是沿着大路的都要拆除,养猪、养鸡、养鹅等所有的养殖场全部关停。他们说,在2020年。我们整个长垣县如果全部拆完(养殖场),将影响两、三万人,其他好几个乡镇已经拆过了。富宏养殖场拆过了,现在走法律程序。周一(15日)要去立案。”

村民说,与芦岗乡相邻的方里乡已拆除100多个养殖户。

本台记者致电芦岗乡及方里乡政府,但电话无人接听。

中国农业部副部长康震曾公开说,要充分照顾养殖场的合法利益,给予合理的补偿;涉及搬迁的养殖户,地方政府要积极协助落实养殖用地;指导养殖户按环保定要求来发展生产。

 

记者:乔龙    责编:胡立汉、何平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