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不再是难民“避风港” 中国流亡者出门谨慎恐遭绑架

2016-07-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滞留泰国的流亡者举行研讨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滞留泰国的流亡者举行研讨会。(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维权人士吴玉华谈泰国不再是中国流亡者"避风港"

泰国过去曾是中国流亡人士的安全“避风港”,但在香港书商桂民海被绑架,异议人士董广平和姜野飞等人遭遣返之后,目前滞留泰国的一百多位等待难民身份的中国人士整日提心吊胆,担心来自中国的绑架者将他们遣返或秘密失踪。

去年以来,泰国发生多起绑架书商及遣返中国难民事件,包括香港巨流传媒有限公司股东桂民海、中国异议人士董广平和姜野飞、南都网编辑李新等。今年2月29日,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分部负责人黎小龙带着家人及其他流亡者打算开船逃往新西兰,但出海不久就遭遇海啸,被泰国当局救援后,部分人一度遭到关押。自上述事件后,滞留在泰国的一百多位政治难民生活提心吊胆。他们不敢轻易出门,也不敢暴露自己的住所,担心有朝一日遭人绑架后遣返中国。

逃亡泰国一年多的维权人士吴玉华(网名:哎乌),7月27日在曼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电话采访时称,自从去年姜野飞等人被抓后,目前滞留在泰国的中国难民,处于惶恐状态:
“包括前一段时间,徐振鑫的(南京)家人受到威胁,还有近期发生的刘嘉青(维权人士)准备要来泰国,在缅甸被抓,最近我还听说他被判刑两年。三四月开始,泰国开始清查超期滞留的外籍人士。所以,在泰国的我们这些中国难民,每一天都是在惶恐之中。生怕有一天,自己被查到。关进移民监狱还算好的,如果被遣返回去,肯定面临坐牢”。

在遣返难民问题上,中国和泰国警方的合作,在泰国难民圈中已成公开的秘密。有中方背景的人士对难民的监控及威胁,无所不在。吴玉华的丈夫杨崇(籍贯:江西)是广州维权人士,他曾因在泰国调查桂民海失踪案,遭遇离奇车祸而受伤。吴玉华说,在此期间,有陌生人到杨崇工作的单位盯梢。吴本人所任职的学校也出现不明身份人士。她说:
“我在一所学校教书,在此期间,有来历不明的既不是家长,也不是学校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人认识他们,就在我附近转悠。我曾经尝试用手机去拍摄他们,我也是一个很含蓄的一个动作,手机拿得很低。但是就拍不到他们。他们很有反侦察意识”。

据难民说,即使在当地的教会,只要有中国难民,就会出现陌生人监控他们。来自湖北的申难者柳学红对记者说,有受命于中国公安的人混入难民圈,制造事端:
“他们的目的就是阻止我们,不要发声。包括联合国难民署也为我们担心。原来跟我们一起举牌的人,都被他们瓦解了。我们目前的状况是,除了个人担心以外,也向联合国要求加快我们的申难的进程。早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据难民表示,目前滞留在曼谷的一百多人因无正常身份,所以找不到工作。不少人向中国境内的家人求助,也有的靠借贷度日。柳学红说:“有的甚至在捡菜吃或靠朋友们的接济。因为国际难民人也多,联合国负担也重。所以说,我们在这边,没有多大的援助”。
记者:觉得你们现在的安全情况如何?
回答:从赵长福(7月12日)来了以后,这几天不太正常。我们到联合国陪赵长福登记的那一天,发现有人跟踪我们。发现一个人。前天我们又到联合国难民署。

在泰国申请政治庇护的河南访民邢鉴对记者说,申难者之间,也相互保密。难民不敢轻易出户:
“现在难民这边都是互相不来往的,包括在联合国这些机构,我们就是见面了也不去问他们。问这些东西很容易招人怀疑。因为中国在泰国也有派驻了大量特工,混在难民中挑拨难民之间的关系”。

另一位来自广西的申难者张维说,今年六四周年日期间,他参加纪念活动被人跟踪:
“在六四举行活动的时候,都有人跟踪,有三个可疑的人。如黎小龙,甚至有人去他家里面找他。看这些人的打扮,很像国内的国保”。

江苏徐州到泰国的访民于艳华说,最近难民的处境特别危险:“这种跟踪、监控、监听,更加危险。我这几天带着病奔波于联合国难民署,在寻求帮助,找一个避难处都找不到。我现在不敢回家,感到恐惧”。

中国难民感叹道,泰国曾经是“避风港”,但自去年起,这个避风港已经消失。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吴晶

评论 (5)
Share

大陆大粪坑党文化国际垃圾站・中土之猪・反宇宙・歧视全人类・利益集团共狗粮

bangkok

· 一栋摇摇欲坠的危楼
知情的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恶意诽谤我是“新学员”妄图借此全盘否定我说的一切,利用言论不自由、信息不平等进行宏观调控,多么恶毒的心!其三人帮内部亦是不合,日久见真性,伪善之人经不起劫难,迟早有一天再现原形,到了那个时候就没有“外人”顶罪了。郭家嚎对小刘说要把我驱逐出去,第二天却发出了这样的伪善信……

军区女教官学员、邪悟学员、当过洗脑班帮教的学员、从来不看书的学员、狡猾的学员 李群/小云 以老巫婆陈如精神病为由肆意歪曲历史,借口不修心性,把自己的难往别人头上压,虽然她称自己已归善,却令人时而察觉到几分阴毒。需要时,郭家嚎说这边同修复杂不好,只有“我们这栋楼”是好的;需要时,又说大家都很好很好。

借钱与歪曲历史是两码事,并不是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借了钱给别人就有权力任意歪曲历史,早知道老巫婆的真相就不会借钱。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后悔借钱,我也后悔借钱,后悔来到这样的垃圾小圈子,或许它们是专业整人团队,她根本就不想让我进佛学会。周文秀几乎流泪的说:“我帮了陈如很多…………我带她到机场接她儿子,她拉着她儿子就开始一路骂我,可能她认为儿子来了就有了依靠了,可以甩开我了”

暗示自己是老学员的二夫妇(郭家嚎与其称呼的“云姨”李群)隔三差五的吵架大嚎大叫摔东西震惊整栋楼,老巫婆也嚎叫,使四户泰缅常人产生负面的看法,影响华人形象和大法形象,却捕风捉影、断章取义的抓住本人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所谓的“把柄”以宣传,有意把愤怒的绝交曲解为长期的伤害。这个空间并没有人迫害陈如,相反是陈如迫害别人。

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 代笔的伪善信暗示它帮过我,可那只是刚申难时,它有盗取我的材料与笔记本电脑内容的重大嫌疑,后来问它借200铢车费,它不耐烦的破口大骂,原话是:“你怎么搞的啊,你怎么那么狼狈,没有这样借的,别人刚来都是去打黑工,我都不想借给你”,当然我没有奢望恶劣态度的它能帮助我,可是它却写伪善信含沙射影的美化改编。总共欠它1220泰铢,等值244人民币后来很快还给她了。她还皱眉摇头反问我:“那你怎么还给我啊?”,她根本不想让我进佛学会,诽谤过后还剥夺我的发言权,以“正能量”制造假象,邪黨习性的二夫妇、三人帮。

那篇短文是我副元神介入写的。闲人李群/小云有的是时间慢慢写自己多么伟大,而我没有,简而言之,我得法近4年,刚得法就被邪黨地方奸细陷害,伙同家人对我制造假象与骗局,长时间的逼迫陷害,我负责救度中土某块地方的人,我不怕死,情况是我要不离开邪黨沦陷区,那块地方所有人必死无疑。知情的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 却故意给我扣上“新学员”的大帽子,如同文革红卫兵余孽。

小学语文教师般的代笔作文,断章取义、忽略前提,装可怜,郭家嚎牠自己都嫌弃牠妈妈很脏,尽管那篇短文没有提过郭家嚎一个字,全都是事实,牠感觉丢了牠的脸。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以常人的狡猾代替法理,以正能量竭力美化却还是掩饰不住牵强附会,和恶毒的观念导引,如同邪黨御用文人,邪黨喉舌最擅于借表面局限加以断章取义蒙骗不明真相的人。例如:我借他3000泰铢说5天后还回是因为我的家人答应了转账,后她以视频中看到了大法衣服为借口不转了,郭家嚎明知却恶意忽略,不嫌啰嗦,有意隐瞒事实。写到这里手机闪屏了,曾经换过屏,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在我刚来的时候答应帮收快递把我手机摔坏不承认,走之前好好的,回来后就显示变色触摸失灵了,后来她才笑着承认并说她没时间让我提供小票报销,我也没要她赔。发伪善信的前一天,郭家嚎对小刘说:“要把他(指本人)驱逐出去”,却发出了这样的伪善信,猥琐阴暗的人喜欢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诽谤别人,表里不一,修表不修里。

6月8日,郭家嚎偶然听到了我的电话并不让我搬走,牠一反常态极其关心的说:“别人都是害你的,不要相信其他人的造谣,那个周文秀啊,故意制造矛盾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我搬走了几袋东西,后来他偷偷的塞给我1000泰铢说不用还了,被我严正拒绝:“那怎么能行呢?”,它的伪善的微笑立即僵硬,没了耐心,变得强制野蛮,硬要塞给我钱并咬牙切齿:“不能搬走哇”,并强制的借我2000泰铢,可我现在不需要再借了啊,而且我之前向它借200车费她都是拒绝的。伪善的它不缺钱,它执着的是名。

6月5日中午陈如一如既往的拖长音不停顿的一句接着一句,拒绝交流,在本人还没有发火的前提下陈如莫名怪异的用它的岭南广东口音说:“你住那边去拉,别人会打死你……”,陈如的毒脑好似一个蛊,竟出了这样的言语,忍耐陈如数月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在这样的前提之时,难以抑制的愤怒使我忍不住大骂:“你永远都是一个瞎子,再也不会有人理你,别人说你是精神病,你真是精神病!”,而由 小云/李群 代笔的包装信却恶意颠倒顺序,故意忽略!我现在才知道,陈如也是故意的,正如小刘所说的:“知道你‘没用了’就一脚把你踢开”,这个陈如是有着多么恶毒的心!这三个人有着多么恶毒的心!

那时我都还没打算搬走,只是在两个月前跟陈如【提过一次】别人邀请我去看了一下“小白楼”的房间,陈如牢牢记在心,陈如的毒脑好似一个蛊,竟出了这样的言语,陈如妄想用一言阻绝我的路,逼我搬走并毁掉我搬走的常态。“恶者事干绝,堵死自生路”——《洪吟(二)》。陈如那老巫婆般的下咒,在言语上致人于死地,那就赌一赌到底谁先死!别人是怎么帮助陈如的?陈如是怎么诽谤别人的?营救平台都救不了那就任其三人发烂发臭吧,摇摇欲坠的危楼!(住过那栋楼的人都知楼经常摇动!不是震动!)如果不是师父的加持早就倒了!

包括本人在内,很多人是被二夫妇以价格陷阱合伙骗进这栋楼的!唉,俗迷百态,怪异非常,难以言尽……

2018-07-16 10:02

大陆大粪坑党文化国际垃圾站・中土之猪・反宇宙・歧视全人类・利益集团共狗粮

· 一栋摇摇欲坠的危楼
知情的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恶意诽谤我是“新学员”妄图借此全盘否定我说的一切,利用言论不自由、信息不平等进行宏观调控,多么恶毒的心!其三人帮内部亦是不合,日久见真性,伪善之人经不起劫难,迟早有一天再现原形,到了那个时候就没有“外人”顶罪了。郭家嚎对小刘说要把我驱逐出去,第二天却发出了这样的伪善信……

军区女教官学员、邪悟学员、当过洗脑班帮教的学员、从来不看书的学员、狡猾的学员 李群/小云 以老巫婆陈如精神病为由肆意歪曲历史,借口不修心性,把自己的难往别人头上压,虽然她称自己已归善,却令人时而察觉到几分阴毒。需要时,郭家嚎说这边同修复杂不好,只有“我们这栋楼”是好的;需要时,又说大家都很好很好。

借钱与歪曲历史是两码事,并不是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借了钱给别人就有权力任意歪曲历史,早知道老巫婆的真相就不会借钱。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后悔借钱,我也后悔借钱,后悔来到这样的垃圾小圈子,或许它们是专业整人团队,她根本就不想让我进佛学会。周文秀几乎流泪的说:“我帮了陈如很多…………我带她到机场接她儿子,她拉着她儿子就开始一路骂我,可能她认为儿子来了就有了依靠了,可以甩开我了”

暗示自己是老学员的二夫妇(郭家嚎与其称呼的“云姨”李群)隔三差五的吵架大嚎大叫摔东西震惊整栋楼,老巫婆也嚎叫,使四户泰缅常人产生负面的看法,影响华人形象和大法形象,却捕风捉影、断章取义的抓住本人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所谓的“把柄”以宣传,有意把愤怒的绝交曲解为长期的伤害。这个空间并没有人迫害陈如,相反是陈如迫害别人。

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 代笔的伪善信暗示它帮过我,可那只是刚申难时,它有盗取我的材料与笔记本电脑内容的重大嫌疑,后来问它借200铢车费,它不耐烦的破口大骂,原话是:“你怎么搞的啊,你怎么那么狼狈,没有这样借的,别人刚来都是去打黑工,我都不想借给你”,当然我没有奢望恶劣态度的它能帮助我,可是它却写伪善信含沙射影的美化改编。总共欠它1220泰铢,等值244人民币后来很快还给她了。她还皱眉摇头反问我:“那你怎么还给我啊?”,她根本不想让我进佛学会,诽谤过后还剥夺我的发言权,以“正能量”制造假象,邪黨习性的二夫妇、三人帮。

那篇短文是我副元神介入写的。闲人李群/小云有的是时间慢慢写自己多么伟大,而我没有,简而言之,我得法近4年,刚得法就被邪黨地方奸细陷害,伙同家人对我制造假象与骗局,长时间的逼迫陷害,我负责救度中土某块地方的人,我不怕死,情况是我要不离开邪黨沦陷区,那块地方所有人必死无疑。知情的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 却故意给我扣上“新学员”的大帽子,如同文革红卫兵余孽。

小学语文教师般的代笔作文,断章取义、忽略前提,装可怜,郭家嚎牠自己都嫌弃牠妈妈很脏,尽管那篇短文没有提过郭家嚎一个字,全都是事实,牠感觉丢了牠的脸。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以常人的狡猾代替法理,以正能量竭力美化却还是掩饰不住牵强附会,和恶毒的观念导引,如同邪黨御用文人,邪黨喉舌最擅于借表面局限加以断章取义蒙骗不明真相的人。例如:我借他3000泰铢说5天后还回是因为我的家人答应了转账,后她以视频中看到了大法衣服为借口不转了,郭家嚎明知却恶意忽略,不嫌啰嗦,有意隐瞒事实。写到这里手机闪屏了,曾经换过屏,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在我刚来的时候答应帮收快递把我手机摔坏不承认,走之前好好的,回来后就显示变色触摸失灵了,后来她才笑着承认并说她没时间让我提供小票报销,我也没要她赔。发伪善信的前一天,郭家嚎对小刘说:“要把他(指本人)驱逐出去”,却发出了这样的伪善信,猥琐阴暗的人喜欢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诽谤别人,表里不一,修表不修里。

6月8日,郭家嚎偶然听到了我的电话并不让我搬走,牠一反常态极其关心的说:“别人都是害你的,不要相信其他人的造谣,那个周文秀啊,故意制造矛盾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我搬走了几袋东西,后来他偷偷的塞给我1000泰铢说不用还了,被我严正拒绝:“那怎么能行呢?”,它的伪善的微笑立即僵硬,没了耐心,变得强制野蛮,硬要塞给我钱并咬牙切齿:“不能搬走哇”,并强制的借我2000泰铢,可我现在不需要再借了啊,而且我之前向它借200车费她都是拒绝的。伪善的它不缺钱,它执着的是名。

6月5日中午陈如一如既往的拖长音不停顿的一句接着一句,拒绝交流,在本人还没有发火的前提下陈如莫名怪异的用它的岭南广东口音说:“你住那边去拉,别人会打死你……”,陈如的毒脑好似一个蛊,竟出了这样的言语,忍耐陈如数月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在这样的前提之时,难以抑制的愤怒使我忍不住大骂:“你永远都是一个瞎子,再也不会有人理你,别人说你是精神病,你真是精神病!”,而由 小云/李群 代笔的包装信却恶意颠倒顺序,故意忽略!我现在才知道,陈如也是故意的,正如小刘所说的:“知道你‘没用了’就一脚把你踢开”,这个陈如是有着多么恶毒的心!这三个人有着多么恶毒的心!

那时我都还没打算搬走,只是在两个月前跟陈如【提过一次】别人邀请我去看了一下“小白楼”的房间,陈如牢牢记在心,陈如的毒脑好似一个蛊,竟出了这样的言语,陈如妄想用一言阻绝我的路,逼我搬走并毁掉我搬走的常态。“恶者事干绝,堵死自生路”——《洪吟(二)》。陈如那老巫婆般的下咒,在言语上致人于死地,那就赌一赌到底谁先死!别人是怎么帮助陈如的?陈如是怎么诽谤别人的?营救平台都救不了那就任其三人发烂发臭吧,摇摇欲坠的危楼!(住过那栋楼的人都知楼经常摇动!不是震动!)如果不是师父的加持早就倒了!

包括本人在内,很多人是被二夫妇以价格陷阱合伙骗进这栋楼的!唉,俗迷百态,怪异非常,难以言尽……

2018-07-16 10:00

大陆大粪坑党文化国际垃圾站・中土之猪・反宇宙・歧视全人类・利益集团共狗粮

· 一栋摇摇欲坠的危楼
知情的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恶意诽谤我是“新学员”妄图借此全盘否定我说的一切,利用言论不自由、信息不平等进行宏观调控,多么恶毒的心!其三人帮内部亦是不合,日久见真性,伪善之人经不起劫难,迟早有一天再现原形,到了那个时候就没有“外人”顶罪了。郭家嚎对小刘说要把我驱逐出去,第二天却发出了这样的伪善信……

军区女教官学员、邪悟学员、当过洗脑班帮教的学员、从来不看书的学员、狡猾的学员 李群/小云 以老巫婆陈如精神病为由肆意歪曲历史,借口不修心性,把自己的难往别人头上压,虽然她称自己已归善,却令人时而察觉到几分阴毒。需要时,郭家嚎说这边同修复杂不好,只有“我们这栋楼”是好的;需要时,又说大家都很好很好。

借钱与歪曲历史是两码事,并不是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借了钱给别人就有权力任意歪曲历史,早知道老巫婆的真相就不会借钱。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后悔借钱,我也后悔借钱,后悔来到这样的垃圾小圈子,或许它们是专业整人团队,她根本就不想让我进佛学会。周文秀几乎流泪的说:“我帮了陈如很多…………我带她到机场接她儿子,她拉着她儿子就开始一路骂我,可能她认为儿子来了就有了依靠了,可以甩开我了”

暗示自己是老学员的二夫妇(郭家嚎与其称呼的“云姨”李群)隔三差五的吵架大嚎大叫摔东西震惊整栋楼,老巫婆也嚎叫,使四户泰缅常人产生负面的看法,影响华人形象和大法形象,却捕风捉影、断章取义的抓住本人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所谓的“把柄”以宣传,有意把愤怒的绝交曲解为长期的伤害。这个空间并没有人迫害陈如,相反是陈如迫害别人。

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 代笔的伪善信暗示它帮过我,可那只是刚申难时,它有盗取我的材料与笔记本电脑内容的重大嫌疑,后来问它借200铢车费,它不耐烦的破口大骂,原话是:“你怎么搞的啊,你怎么那么狼狈,没有这样借的,别人刚来都是去打黑工,我都不想借给你”,当然我没有奢望恶劣态度的它能帮助我,可是它却写伪善信含沙射影的美化改编。总共欠它1220泰铢,等值244人民币后来很快还给她了。她还皱眉摇头反问我:“那你怎么还给我啊?”,她根本不想让我进佛学会,诽谤过后还剥夺我的发言权,以“正能量”制造假象,邪黨习性的二夫妇、三人帮。

那篇短文是我副元神介入写的。闲人李群/小云有的是时间慢慢写自己多么伟大,而我没有,简而言之,我得法近4年,刚得法就被邪黨地方奸细陷害,伙同家人对我制造假象与骗局,长时间的逼迫陷害,我负责救度中土某块地方的人,我不怕死,情况是我要不离开邪黨沦陷区,那块地方所有人必死无疑。知情的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 却故意给我扣上“新学员”的大帽子,如同文革红卫兵余孽。

小学语文教师般的代笔作文,断章取义、忽略前提,装可怜,郭家嚎牠自己都嫌弃牠妈妈很脏,尽管那篇短文没有提过郭家嚎一个字,全都是事实,牠感觉丢了牠的脸。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以常人的狡猾代替法理,以正能量竭力美化却还是掩饰不住牵强附会,和恶毒的观念导引,如同邪黨御用文人,邪黨喉舌最擅于借表面局限加以断章取义蒙骗不明真相的人。例如:我借他3000泰铢说5天后还回是因为我的家人答应了转账,后她以视频中看到了大法衣服为借口不转了,郭家嚎明知却恶意忽略,不嫌啰嗦,有意隐瞒事实。写到这里手机闪屏了,曾经换过屏,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在我刚来的时候答应帮收快递把我手机摔坏不承认,走之前好好的,回来后就显示变色触摸失灵了,后来她才笑着承认并说她没时间让我提供小票报销,我也没要她赔。发伪善信的前一天,郭家嚎对小刘说:“要把他(指本人)驱逐出去”,却发出了这样的伪善信,猥琐阴暗的人喜欢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诽谤别人,表里不一,修表不修里。

6月8日,郭家嚎偶然听到了我的电话并不让我搬走,牠一反常态极其关心的说:“别人都是害你的,不要相信其他人的造谣,那个周文秀啊,故意制造矛盾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我搬走了几袋东西,后来他偷偷的塞给我1000泰铢说不用还了,被我严正拒绝:“那怎么能行呢?”,它的伪善的微笑立即僵硬,没了耐心,变得强制野蛮,硬要塞给我钱并咬牙切齿:“不能搬走哇”,并强制的借我2000泰铢,可我现在不需要再借了啊,而且我之前向它借200车费她都是拒绝的。伪善的它不缺钱,它执着的是名。

6月5日中午陈如一如既往的拖长音不停顿的一句接着一句,拒绝交流,在本人还没有发火的前提下陈如莫名怪异的用它的岭南广东口音说:“你住那边去拉,别人会打死你……”,陈如的毒脑好似一个蛊,竟出了这样的言语,忍耐陈如数月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在这样的前提之时,难以抑制的愤怒使我忍不住大骂:“你永远都是一个瞎子,再也不会有人理你,别人说你是精神病,你真是精神病!”,而由 小云/李群 代笔的包装信却恶意颠倒顺序,故意忽略!我现在才知道,陈如也是故意的,正如小刘所说的:“知道你‘没用了’就一脚把你踢开”,这个陈如是有着多么恶毒的心!这三个人有着多么恶毒的心!

那时我都还没打算搬走,只是在两个月前跟陈如【提过一次】别人邀请我去看了一下“小白楼”的房间,陈如牢牢记在心,陈如的毒脑好似一个蛊,竟出了这样的言语,陈如妄想用一言阻绝我的路,逼我搬走并毁掉我搬走的常态。“恶者事干绝,堵死自生路”——《洪吟(二)》。陈如那老巫婆般的下咒,在言语上致人于死地,那就赌一赌到底谁先死!别人是怎么帮助陈如的?陈如是怎么诽谤别人的?营救平台都救不了那就任其三人发烂发臭吧,摇摇欲坠的危楼!(住过那栋楼的人都知楼经常摇动!不是震动!)如果不是师父的加持早就倒了!

包括本人在内,很多人是被二夫妇以价格陷阱合伙骗进这栋楼的!唉,俗迷百态,怪异非常,难以言尽……

2018-07-16 10:00

大陆大粪坑党文化国际垃圾站・中土之猪・反宇宙・歧视全人类・利益集团共狗粮

· 一栋摇摇欲坠的危楼
知情的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恶意诽谤我是“新学员”妄图借此全盘否定我说的一切,利用言论不自由、信息不平等进行宏观调控,多么恶毒的心!其三人帮内部亦是不合,日久见真性,伪善之人经不起劫难,迟早有一天再现原形,到了那个时候就没有“外人”顶罪了。郭家嚎对小刘说要把我驱逐出去,第二天却发出了这样的伪善信……

军区女教官学员、邪悟学员、当过洗脑班帮教的学员、从来不看书的学员、狡猾的学员 李群/小云 以老巫婆陈如精神病为由肆意歪曲历史,借口不修心性,把自己的难往别人头上压,虽然她称自己已归善,却令人时而察觉到几分阴毒。需要时,郭家嚎说这边同修复杂不好,只有“我们这栋楼”是好的;需要时,又说大家都很好很好。

借钱与歪曲历史是两码事,并不是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借了钱给别人就有权力任意歪曲历史,早知道老巫婆的真相就不会借钱。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后悔借钱,我也后悔借钱,后悔来到这样的垃圾小圈子,或许它们是专业整人团队,她根本就不想让我进佛学会。周文秀几乎流泪的说:“我帮了陈如很多…………我带她到机场接她儿子,她拉着她儿子就开始一路骂我,可能她认为儿子来了就有了依靠了,可以甩开我了”

暗示自己是老学员的二夫妇(郭家嚎与其称呼的“云姨”李群)隔三差五的吵架大嚎大叫摔东西震惊整栋楼,老巫婆也嚎叫,使四户泰缅常人产生负面的看法,影响华人形象和大法形象,却捕风捉影、断章取义的抓住本人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所谓的“把柄”以宣传,有意把愤怒的绝交曲解为长期的伤害。这个空间并没有人迫害陈如,相反是陈如迫害别人。

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 代笔的伪善信暗示它帮过我,可那只是刚申难时,它有盗取我的材料与笔记本电脑内容的重大嫌疑,后来问它借200铢车费,它不耐烦的破口大骂,原话是:“你怎么搞的啊,你怎么那么狼狈,没有这样借的,别人刚来都是去打黑工,我都不想借给你”,当然我没有奢望恶劣态度的它能帮助我,可是它却写伪善信含沙射影的美化改编。总共欠它1220泰铢,等值244人民币后来很快还给她了。她还皱眉摇头反问我:“那你怎么还给我啊?”,她根本不想让我进佛学会,诽谤过后还剥夺我的发言权,以“正能量”制造假象,邪黨习性的二夫妇、三人帮。

那篇短文是我副元神介入写的。闲人李群/小云有的是时间慢慢写自己多么伟大,而我没有,简而言之,我得法近4年,刚得法就被邪黨地方奸细陷害,伙同家人对我制造假象与骗局,长时间的逼迫陷害,我负责救度中土某块地方的人,我不怕死,情况是我要不离开邪黨沦陷区,那块地方所有人必死无疑。知情的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 却故意给我扣上“新学员”的大帽子,如同文革红卫兵余孽。

小学语文教师般的代笔作文,断章取义、忽略前提,装可怜,郭家嚎牠自己都嫌弃牠妈妈很脏,尽管那篇短文没有提过郭家嚎一个字,全都是事实,牠感觉丢了牠的脸。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以常人的狡猾代替法理,以正能量竭力美化却还是掩饰不住牵强附会,和恶毒的观念导引,如同邪黨御用文人,邪黨喉舌最擅于借表面局限加以断章取义蒙骗不明真相的人。例如:我借他3000泰铢说5天后还回是因为我的家人答应了转账,后她以视频中看到了大法衣服为借口不转了,郭家嚎明知却恶意忽略,不嫌啰嗦,有意隐瞒事实。写到这里手机闪屏了,曾经换过屏,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在我刚来的时候答应帮收快递把我手机摔坏不承认,走之前好好的,回来后就显示变色触摸失灵了,后来她才笑着承认并说她没时间让我提供小票报销,我也没要她赔。发伪善信的前一天,郭家嚎对小刘说:“要把他(指本人)驱逐出去”,却发出了这样的伪善信,猥琐阴暗的人喜欢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诽谤别人,表里不一,修表不修里。

6月8日,郭家嚎偶然听到了我的电话并不让我搬走,牠一反常态极其关心的说:“别人都是害你的,不要相信其他人的造谣,那个周文秀啊,故意制造矛盾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我搬走了几袋东西,后来他偷偷的塞给我1000泰铢说不用还了,被我严正拒绝:“那怎么能行呢?”,它的伪善的微笑立即僵硬,没了耐心,变得强制野蛮,硬要塞给我钱并咬牙切齿:“不能搬走哇”,并强制的借我2000泰铢,可我现在不需要再借了啊,而且我之前向它借200车费她都是拒绝的。伪善的它不缺钱,它执着的是名。

6月5日中午陈如一如既往的拖长音不停顿的一句接着一句,拒绝交流,在本人还没有发火的前提下陈如莫名怪异的用它的岭南广东口音说:“你住那边去拉,别人会打死你……”,陈如的毒脑好似一个蛊,竟出了这样的言语,忍耐陈如数月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在这样的前提之时,难以抑制的愤怒使我忍不住大骂:“你永远都是一个瞎子,再也不会有人理你,别人说你是精神病,你真是精神病!”,而由 小云/李群 代笔的包装信却恶意颠倒顺序,故意忽略!我现在才知道,陈如也是故意的,正如小刘所说的:“知道你‘没用了’就一脚把你踢开”,这个陈如是有着多么恶毒的心!这三个人有着多么恶毒的心!

那时我都还没打算搬走,只是在两个月前跟陈如【提过一次】别人邀请我去看了一下“小白楼”的房间,陈如牢牢记在心,陈如的毒脑好似一个蛊,竟出了这样的言语,陈如妄想用一言阻绝我的路,逼我搬走并毁掉我搬走的常态。“恶者事干绝,堵死自生路”——《洪吟(二)》。陈如那老巫婆般的下咒,在言语上致人于死地,那就赌一赌到底谁先死!别人是怎么帮助陈如的?陈如是怎么诽谤别人的?营救平台都救不了那就任其三人发烂发臭吧,摇摇欲坠的危楼!(住过那栋楼的人都知楼经常摇动!不是震动!)如果不是师父的加持早就倒了!

包括本人在内,很多人是被二夫妇以价格陷阱合伙骗进这栋楼的!唉,俗迷百态,怪异非常,难以言尽……

2018-07-16 10:00

大陆大粪坑党文化国际垃圾站・中土之猪・反宇宙・歧视全人类・利益集团共狗粮

· 一栋摇摇欲坠的危楼
知情的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恶意诽谤我是“新学员”妄图借此全盘否定我说的一切,利用言论不自由、信息不平等进行宏观调控,多么恶毒的心!其三人帮内部亦是不合,日久见真性,伪善之人经不起劫难,迟早有一天再现原形,到了那个时候就没有“外人”顶罪了。郭家嚎对小刘说要把我驱逐出去,第二天却发出了这样的伪善信……

军区女教官学员、邪悟学员、当过洗脑班帮教的学员、从来不看书的学员、狡猾的学员 李群/小云 以老巫婆陈如精神病为由肆意歪曲历史,借口不修心性,把自己的难往别人头上压,虽然她称自己已归善,却令人时而察觉到几分阴毒。需要时,郭家嚎说这边同修复杂不好,只有“我们这栋楼”是好的;需要时,又说大家都很好很好。

借钱与歪曲历史是两码事,并不是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借了钱给别人就有权力任意歪曲历史,早知道老巫婆的真相就不会借钱。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后悔借钱,我也后悔借钱,后悔来到这样的垃圾小圈子,或许它们是专业整人团队,她根本就不想让我进佛学会。周文秀几乎流泪的说:“我帮了陈如很多…………我带她到机场接她儿子,她拉着她儿子就开始一路骂我,可能她认为儿子来了就有了依靠了,可以甩开我了”

暗示自己是老学员的二夫妇(郭家嚎与其称呼的“云姨”李群)隔三差五的吵架大嚎大叫摔东西震惊整栋楼,老巫婆也嚎叫,使四户泰缅常人产生负面的看法,影响华人形象和大法形象,却捕风捉影、断章取义的抓住本人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所谓的“把柄”以宣传,有意把愤怒的绝交曲解为长期的伤害。这个空间并没有人迫害陈如,相反是陈如迫害别人。

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 代笔的伪善信暗示它帮过我,可那只是刚申难时,它有盗取我的材料与笔记本电脑内容的重大嫌疑,后来问它借200铢车费,它不耐烦的破口大骂,原话是:“你怎么搞的啊,你怎么那么狼狈,没有这样借的,别人刚来都是去打黑工,我都不想借给你”,当然我没有奢望恶劣态度的它能帮助我,可是它却写伪善信含沙射影的美化改编。总共欠它1220泰铢,等值244人民币后来很快还给她了。她还皱眉摇头反问我:“那你怎么还给我啊?”,她根本不想让我进佛学会,诽谤过后还剥夺我的发言权,以“正能量”制造假象,邪黨习性的二夫妇、三人帮。

那篇短文是我副元神介入写的。闲人李群/小云有的是时间慢慢写自己多么伟大,而我没有,简而言之,我得法近4年,刚得法就被邪黨地方奸细陷害,伙同家人对我制造假象与骗局,长时间的逼迫陷害,我负责救度中土某块地方的人,我不怕死,情况是我要不离开邪黨沦陷区,那块地方所有人必死无疑。知情的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 却故意给我扣上“新学员”的大帽子,如同文革红卫兵余孽。

小学语文教师般的代笔作文,断章取义、忽略前提,装可怜,郭家嚎牠自己都嫌弃牠妈妈很脏,尽管那篇短文没有提过郭家嚎一个字,全都是事实,牠感觉丢了牠的脸。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以常人的狡猾代替法理,以正能量竭力美化却还是掩饰不住牵强附会,和恶毒的观念导引,如同邪黨御用文人,邪黨喉舌最擅于借表面局限加以断章取义蒙骗不明真相的人。例如:我借他3000泰铢说5天后还回是因为我的家人答应了转账,后她以视频中看到了大法衣服为借口不转了,郭家嚎明知却恶意忽略,不嫌啰嗦,有意隐瞒事实。写到这里手机闪屏了,曾经换过屏,邪悟帮教学员李群/小云在我刚来的时候答应帮收快递把我手机摔坏不承认,走之前好好的,回来后就显示变色触摸失灵了,后来她才笑着承认并说她没时间让我提供小票报销,我也没要她赔。发伪善信的前一天,郭家嚎对小刘说:“要把他(指本人)驱逐出去”,却发出了这样的伪善信,猥琐阴暗的人喜欢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诽谤别人,表里不一,修表不修里。

6月8日,郭家嚎偶然听到了我的电话并不让我搬走,牠一反常态极其关心的说:“别人都是害你的,不要相信其他人的造谣,那个周文秀啊,故意制造矛盾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我搬走了几袋东西,后来他偷偷的塞给我1000泰铢说不用还了,被我严正拒绝:“那怎么能行呢?”,它的伪善的微笑立即僵硬,没了耐心,变得强制野蛮,硬要塞给我钱并咬牙切齿:“不能搬走哇”,并强制的借我2000泰铢,可我现在不需要再借了啊,而且我之前向它借200车费她都是拒绝的。伪善的它不缺钱,它执着的是名。

6月5日中午陈如一如既往的拖长音不停顿的一句接着一句,拒绝交流,在本人还没有发火的前提下陈如莫名怪异的用它的岭南广东口音说:“你住那边去拉,别人会打死你……”,陈如的毒脑好似一个蛊,竟出了这样的言语,忍耐陈如数月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在这样的前提之时,难以抑制的愤怒使我忍不住大骂:“你永远都是一个瞎子,再也不会有人理你,别人说你是精神病,你真是精神病!”,而由 小云/李群 代笔的包装信却恶意颠倒顺序,故意忽略!我现在才知道,陈如也是故意的,正如小刘所说的:“知道你‘没用了’就一脚把你踢开”,这个陈如是有着多么恶毒的心!这三个人有着多么恶毒的心!

那时我都还没打算搬走,只是在两个月前跟陈如【提过一次】别人邀请我去看了一下“小白楼”的房间,陈如牢牢记在心,陈如的毒脑好似一个蛊,竟出了这样的言语,陈如妄想用一言阻绝我的路,逼我搬走并毁掉我搬走的常态。“恶者事干绝,堵死自生路”——《洪吟(二)》。陈如那老巫婆般的下咒,在言语上致人于死地,那就赌一赌到底谁先死!别人是怎么帮助陈如的?陈如是怎么诽谤别人的?营救平台都救不了那就任其三人发烂发臭吧,摇摇欲坠的危楼!(住过那栋楼的人都知楼经常摇动!不是震动!)如果不是师父的加持早就倒了!

包括本人在内,很多人是被二夫妇以价格陷阱合伙骗进这栋楼的!唉,俗迷百态,怪异非常,难以言尽……

2018-07-16 09:59

查看所有评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