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农民一家六口喝农药自杀 家属求真相

2016-09-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景古镇阿姑村山村民将尸体入棺。(媒体人提供/记者乔龙)
景古镇阿姑村山村民将尸体入棺。(媒体人提供/记者乔龙)

甘肃省康乐景古镇一农户全家六口人先后喝农药自杀,亲属网上发帖指,警方拒绝立案调查。当地记者介入此事后,死者家属被警方警告,并删除已发出的图文。当局还要求记者不要跟进调查真相。死者的堂弟对本台记者称,要等公安厅的尸检报告,暂时不能发声。

甘肃媒体人张伟军9月6日在微信群发帖称,9月5日13点42分,网名为“结束了”(本名:李克义)的网民在自己的QQ空间爆料称:“有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甘肃省康乐县景古镇阿姑村山老爷弯社,一家六个人喝农药自杀。8月24日晚上,狠心的母亲杨改兰让亲生女儿喝下农药,当场死亡了三个:不到六岁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四岁的女儿。最大的一个女儿7岁,不喝农药,母亲下黑手活活打死,还没咽气的情况下,把人送到康乐县医院,没有救活。母亲杨改兰又喝了农药,被急救车送往兰州救治,其丈夫李克英当晚赶到兰州。杨改兰经抢救无效死亡”。

网文还称,李克英27号早上回家后,见家中5人身亡。9月2日离家出走,两天后,发现在离家不远的树林里喝药自杀。亲属叫来了警察,还有大队书记李进军,李克英娘家人。书记和警方说,他们家里很穷,让娘家人买口棺材。而警方不破案,只说是喝药自杀。我们要讨还公道。警方出手打人,打人的警方是康乐县景古镇派出所的,公安局管都不管。”

媒体人张伟军9月7日告诉本台,该事件有诸多疑点,比如,谁确定是母亲逼迫女儿喝农药,7岁女儿被活活打死?丈夫为啥不处理后事,最后死在林子里,也是喝农药自杀?难道他出走时,自带农药?警方为啥打人?是否打了人有待求证。他说:
“我现在估计,他们不会接受采访。公安局的电话是0930-4421332,这是康乐县公安局指挥中心的,您可以咨询一下”。

本台记者致电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查询。
记者:是指挥中心?
公安:是,什么事情。
记者:我想问一下景古镇一家六口死亡,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喝农药死的?
公安:我们这边不太清楚。他们那边有派出所。
记者:他们说警察打人,是怎么一回事?
公安:您等一下。

稍后另一位公安接过电话说:“我们不是办案单位,我们不知道。你找那个派出所吧。他们那边的电话,你网上查吧”。

记者致电死者的堂弟李克义询问,但对方婉拒。他说:“公安现在的化验结果没有出来,等化验结果”。
记者:警察打人了?
李克义:警察是把我推倒。那天的情况,我一下子跟你说不清楚。我希望你们等一下,等调查结果吧。
记者:您怀疑的关键点在哪里?
李克义:我希望你们盯一下调查的行动吧。

媒体人张伟军说,他从死者堂弟处获悉,现年30岁的李克英属于上门女婿,平时家里生活拮据,一直在一家猪场上班。事发后,四个孩子按乡村风俗土葬,孩子母亲已经火葬。李克英遗体于5日凌晨三点下葬。全家八口仅剩下两位老人。据李克义回忆,其堂兄和妻子和睦相处,也无精神病史,因此死因不明。

张伟军说,警方至今没有说明这一家六口死亡原因,而“喝农药自杀”究竟出自何处?公安却三缄其口。如今“爆料人”从一开始的主动要求追寻真相,到后来要求媒体删除相关报道,原因不明。他说:
“而且在媒体的调查当中,警方也三缄其口,没有主动应对公众的舆论,反而以各种理由推诿,造成公众更加要追问真相的直接原因。今、明两天我想下去一趟,去实地采访调查一下。毕竟一家六口的命没了”。

张伟军说,李克义6日晚上到派出所录取口供:
“他感觉比较害怕,他的内心比较恐惧。他还要求我,把我所做的相关报道删除”。

张伟军说,在类似的事件中,大部分官媒是失声的。从另一种角度来说,在网络时代造就了是社会治理模式的更迭,信息量渐趋平衡的自媒体语境,表现出了其追问真相的力量。此事件中,公众关心的不是警方是否打人的问题,而是报案之后,警方会给公众一个怎样的勘验结果。

中国媒体报道说,今年甘肃省许多地区旱灾严重。该省民政厅表示有120万人“急需紧急生活救助”。景古镇位于康乐县南部,距县城约30公里,总人口1.5万人。阿姑山村共有八百多户,其中贫困户有72户。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