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不准见律师 温州警方发书面通知

2015-09-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温州市公安局发给张凯辩护人的书面通知。(网络图片/听众提供)
图片:温州市公安局发给张凯辩护人的书面通知。(网络图片/听众提供)

北京律师张凯被温州警方秘密囚禁已超过十天,其代理律师李贵生曾多次申请会见,但被拒绝。本周二,李贵生接到温州市公安局发出的“不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指该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案件”。李贵生表示,将要求检察院依法对张凯被羁押情况执行监督,保障其合法权益。

北京律师张凯8月28日被温州警方抓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其两位助理刘鹏和方县贵。目前,张凯和刘鹏两人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为期六个月。

温州一委托张凯为法律顾问的教会信徒星期二告诉本台,不少人被抓后,受到公安刑讯逼供,他们相信张凯也受到逼供,而且这几天已传出相关信息。

她说:“有消息说,张凯律师已经几天几夜没有让他合眼,饭也不让吃,只给他喝一点水。这是中国政府一贯的作风,张凯被抓,我们确实很担心,因为中国政府这种作风,令我们相信张凯进去肯定会受苦。”

这位信徒举例称,去年曾有刑满释放的基督徒接受外媒采访时,讲述自己遭到刑讯逼供的经历。

她说:“去年有一个基督徒出来后接受采访,说政府对他严刑逼供,让他认罪,说他杀了两个孩子,听他说是用牙签向指甲缝里插进去。所以(张凯受酷刑)这件事只能等张凯律师获释,才能清楚说。张凯律师在被抓之前,发了一条微信说,已经做好坐牢的准备。但是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给他套上一个卖国的罪名。”

张凯的代理律师李贵生表示,因为还没有见到张凯本人,因此无法证明他是否受到酷刑,但是酷刑在很多地方都存在,目前任何可能性都无法完全排除。他认为,当局对张凯采取的监视居住,应该在检察院监督下进行。

“指定监视居住这么一条强制措施,在具体的执行过程当中,对它的监督是没有具体规定的,最长可以六个月。这六个月中,人被关在什么地方,谁都不知道。法律规定,人民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执行监视居住进行监督,但监督的内容不具体,他怎么监督,关于这个人关在哪里,房间有没有床,是否可以看电视,有无卫生间,他的饮食情况,要不要向谁进行书面的报告,给他的家属或者辩护人一个通报,我们可以拿这个通报来对照,看在监视居住期间是否这样,或者可否放录像给我们看。”

李律师说,相对于被羁押在看守所内,有标准化的程序,如被羁押者接受体检等,但在被监视居住期间,就没有这类相关法律。

“对于一个失去人生自由的人,在里面如果不能看电视,不能听广播,不能阅读报纸,要按照他们的规定去做,即使不打你,不骂你,一天到晚无人跟你说话,关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屋子里,你都不知道外面是黑天还是白天,你就会度日如年。”

李贵生说,监视居期间嫌疑人是否受到公平对待,无处核查。他将发律师函给办案单位。

“给办案机关去函,要求对方依法办案,再给检察院去函,要求执行监督。我们提出要求监督哪些内容。按照法律规定,通信是不受限制的,辩护律师与嫌疑人有权相互通信,而且不受监督。”

在张凯律师等人被抓后的第二天8月26日,温州各地均有基督徒遭到公安传唤,羁押共13人。本周日18点30分,温州藤桥牧区黄晓远传道人被公安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羁押,目前具体情况不明。周一早上,平阳显桥教会的传道人张制,被平阳县公安行政拘留5天。截至本周一,温州各教会被公安羁押人员可统计到的有14位。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