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德胜要换律师?维权律师夫妻住店被警察抓嫖娼

2014-09-1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维权律师南海与妻子入住一酒店客房,被当局“扫黄”。(葛文秀提供/记者乔龙)
维权律师南海与妻子入住一酒店客房,被当局“扫黄”。(葛文秀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代理维权人士孙德胜案的广州律师葛文秀与葛永喜,上周五拒绝出庭,以抗议司法不公,疑遭来报复。本周一,法院突表示孙德胜要另请辩护人。葛文秀指法院撒谎,将向当事人核实。另外,上周六,葛律师夫妻住进南海一酒店,却被警察抓“嫖娼”。

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丶孙德胜“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一案中,孙德胜的两位辩护律师葛文秀与葛永喜,上周五拒绝出庭,抗议法院违反程序,法官宣布休庭。

葛文秀本周一(9月15日)告诉本台,当天接到孙德胜的哥哥孙金喜电话,称天河区法院通知他,因孙德胜的两名辩护人(葛文秀律师、葛永喜律师)经通知未到庭,孙德胜当庭表示另行委托辩护人,现通知被告人家属,尽快为孙德胜另行委托辩护人。

他说:“法院给孙德胜的哥哥发了一个书面通知,说孙德胜那天在法庭上决定另外请律师,不让我与葛永喜做辩护人,这可能是法院在撒谎,因为庭前会议和开庭,他们开不成了,所以他们现在恼羞成怒,要把我搞掉,把另外一个葛律师也搞掉。”

葛文秀还说,他将尽快会见孙德胜,以便进一步核实。

“我打算在下一周安排时间去会见孙德胜,核实一下这个情况,我坚信不是真的。我刚才跟孙金喜打电话,始终没有联系上。他在中午你给我打电话之前,他有跟我简短通话,但是说了一半,电话突然中断,我现在再给他打电话,就打不通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葛文秀说,自从他上周五拒绝出庭后,感觉受到监控。周六晚上,他和妻子去南海看望朋友,下榻海云轩酒店,当晚8点30分左右,留在酒店的妻子遭到警察强行破门检查身份证。

“他们(当局)是有针对性的,晚七点左右登记,然后跟我老婆在酒店吃饭,然后我跟朋友约好八点多见面,我就出去了,我老婆回房间以后,突然间发生这件事情,我老婆就给我打电话,听到争吵声,我老婆也被他们骂了,我老婆在电话中说,你们不能进来,接着他们把门打开了。”

葛律师说,公安破门进房后:“他们又准备照相,一看里面就一个女的,他们被我老婆骂,要他们退出去,但又站在门口不走。”

记者:他们是不是把您的妻子,当成是扫黄对象?

回答:对,对,因为我坚信我的身份信息,已经输入到广东省周边,甚至全省各地酒店了,只要我入住,他们马上就要调查,因为登记是我跟老婆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发现我和一个女人在一个房间,就以为我嫖娼。然后去了警察、警车、摩托车,一大帮人,还带着摄像机过去。

葛律师还说,公安在酒店大堂对他气势汹汹,事后又说是误会。

“开始还非常骄傲、傲慢的说,你给我过来,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被我痛斥一番,他们一看我跟我老婆不害怕,他们感觉到自己搞错了,然后开始核实身分,跟我住处番禺的派出所核实我们身分,照片,搞了很久。最后确认我们是一家,然后没有办法了,领走时说是误会。他们本来是想抓我嫖娼,因为我前一天搞坏了他们的事情(拒绝出庭)。”

在上周五开庭当天,众多维权人士也遭到当局刁难,在旅馆时就被绑架和扣押。

星期一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与张圣雨就此到广东省公安厅举牌请愿。

陈云飞对记者说,这次举牌因为两件事情,一是早前因为拒绝与公安合作,指控维权人士唐荆陵,另一个是声援郭飞雄。

“唐荆陵案,他要我作做证人,我上次被打的案子已经找了广州市公安局,一周没有回应,我们这次到广东省公安厅,因为我们是公民,是主人,有权利传唤打人者,他们搞绑架,我们不搞绑架,只是要求传唤他。第二个案子就是我们12日被绑架、抢劫。”

他说,郭飞雄开庭日早上八点,警察闯入他们入住的旅馆还绑架了十多人。

“我们在房间里有11个人,9个人被他们抢劫,还有其他房间也有人被抢劫,一共十几个人,一直到下午六点才释放我们。”

另一位举牌的维权人士张圣雨表示:“我们在那里举牌,要求每一个警察注意自己的形象,不要做跟警察身份不符的事情,这次针对他们12日,绑架抢劫我们十几个人的行为,提出抗议。”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林迪/申铧)

评论 (2)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常讲

玩狼

周永康的公杄法己墜落成为一批人楂的黑社会团体,他们用一切下流手段暗害一切不听话的普通百姓,什么丑事都干,只要给銭。真正的野獸!

2014-09-16 05:25

常讲

玩狼

周永康的公杄法己墜落成为一批人楂的黑社会团体,他们用一切下流手段暗害一切不听话的普通百姓,什么丑事都干,只要给銭。真正的野獸!

2014-09-16 05:23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