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被囚四年终获准见母亲 营养不良双手浮肿

2020-09-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左图:被中国当局以“泄密”罪名判处12年监禁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被羁押以来一直被禁止与外界接触。右图:87岁、身患多种严重疾病的蒲文清(图)形容自己来日无多。(蒲文清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左图:被中国当局以“泄密”罪名判处12年监禁的“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被羁押以来一直被禁止与外界接触。右图:87岁、身患多种严重疾病的蒲文清(图)形容自己来日无多。(蒲文清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成都“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判刑入狱近四年,直到本周四(17日)才首度获准与母亲见面。黄琦的母亲蒲文清说,在监狱和儿子以视频方式会面时,发现黄琦双手红肿,细问之下得知他每周只能吃到两个鸡蛋。黄琦明显营养不良。

中国异议人士黄琦于2016年11月被捕,其后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以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刑12年。黄琦本周四在四川巴中监狱通过视频和母亲蒲文清见面。母子相见百感交集,在30分钟的见面中,大部分时间在谈黄琦的身体状况。

 

 

“黄琦亲友团”成员王晶向自由亚洲电台转述蒲文清探望黄琦的过程。蒲文清说,自己患有白内障,视力模糊:“只看见他手脚,手伸出来我看了,我问他脚肿不肿,他说肿。我的耳朵又听不清楚,他要重复说,就是问他的病情。我跟他说你脚肿手肿可能是低蛋白,要保证每天一个鸡蛋,他说监狱已经固定每一周有两个鸡蛋。话还没说完,时间就到了。”

 

黄琦母亲蒲文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黄琦母亲蒲文清。(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年过八旬的蒲文清说,会面时间仅30分钟,她感觉对话很快结束:“只有半小时,我跟他提了要求每个月给家里一次电话,他是否可以这样,还不知道,还不知道疫情何时能够解封。因为现在律师都见不到黄琦。说是因为目前全国疫情的关系,不能让律师见黄琦。”

黄琦亲友团成员王晶告诉本台:“蒲奶奶说,时间太匆忙了,因为他们(监狱)规定只有半个小时见面时间,她只问了黄琦现在的病情和简单的生活情况,问黄琦在监狱吃的什么药,答一共吃了三种药,一个是治胃病,一个治肾病,还有治高血压的药。说这个药在监狱都算好药,都挺对症的。”

黄琦同案另两人判缓刑释放

黄琦是在成都的六四天网工作室被捕。判决书指黄琦将一份所谓的秘密文件公开在网上,但黄琦的辩护律师曾表示,所谓文件只是社区居委会的一份材料,没有名称、公章和签名。而这份材料是当地访民陈天茂提供,而陈天茂是从当地一位政府工作人员那里得到这份写有“将重点打击六四天网”的文字。

 

资料图片:2015年1月22日,64天网创办人异议人士黄琦。(AFP)
资料图片:2015年1月22日,64天网创办人异议人士黄琦。(AFP)

与黄琦同案的杨秀琼对本台说,黄琦的母亲想见儿子一面,却等了接近四年:“这一天等得太久了,黄琦在里面的情况,他母亲应该告诉大家了。现在感谢你们的大力支持和关心。”

杨秀琼和陈天茂都涉及黄琦案,前者已经在2018年被判缓刑,并且获释;唯独黄琦遭到重判。杨秀琼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质疑当局针对黄琦。她说:“我就应该是主犯,黄琦应该是从犯,不应该是主犯,我们都没判刑,为什么判黄琦啊。另外还有就是陈天茂,这个他们所谓的秘密文件是从陈天茂那里得来的,陈天茂没被判刑,为什么要判黄琦,材料是经过陈天茂同意(公开)的,如果有罪,陈天茂应该是主犯。 为什么黄琦判那么重。”

 

陈天茂(左一)、黄琦、杨秀琼(右二)摄于2016年4月4日。(黄琦提供/记者乔龙)
陈天茂(左一)、黄琦、杨秀琼(右二)摄于2016年4月4日。(黄琦提供/记者乔龙)

2016年天网曝光文件后遭攻击

本台曾报道,黄琦2016年被捕,与该年4月6日,天网发出一条“四川省公安厅定下打击天网黄琦方案”的报道有关。该文称,2016年3月中旬,绵阳官员透露“六四天网”是国外网、反动网,专门把中国的丑事发到国外去,让外国人看笑话。省委书记王东明己下命令,指示绵阳公安收拾黄琦等。次日,六四天网再度遭到黑客攻击。

杨秀琼说,当局向黄琦问罪的这份材料来自于绵阳市一街道办官员:“主要泄露国家秘密的黄宾,现在还在政府的工作单位上班”

2016年11月28日,黄琦在成都 “六四天网” 工作室被警方带走,当局指 “六四天网” 刊发的《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访民陈天茂信访诉求办理情况和相关问题的报告》为绝密信息。去年判处黄琦有期徒刑12年,并没收个人财产两万元人民币。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