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代理律师余文生赴内蒙探望无果

2016-10-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余文生律师和妻子在王宇居所大门口留影。(余文生提供/记者乔龙)
余文生律师和妻子在王宇居所大门口留影。(余文生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709大抓捕案”王宇的代理律师代理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和孩子一行三人,“十一”假期前往内蒙古乌兰浩特,试图探望王宇和包龙军。他们几经周折,即使敲开了王宇母亲家的房门,但仍然无法见到包龙军和王宇夫妇。他们认为,这表明被取保候审的包龙军夫妇仍被当局控制。

王宇的代理律师余文生、妻子许艳和孩子一行三人,10月5日抵达王宇身份证住址,敲门却无人应答。第二天,余文生夫妇再次前往王宇的母亲住家寻找,也被陌生人以“找错地方”为由,粗暴驱离。余文生律师10月8日晚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此行一方面是探望好友包龙军夫妇,另一方面王宇律师曾代理过他的案件:

“从个人情谊上来讲,王宇、包龙军,我都应该去看看他们,包括我的妻子,当时我被抓到时候,他们夫妇对我的妻子帮助也非常之大。我们是3日上午从北京出发,当天下午到了长春。第二天4号一早,搭上7点40分的火车去乌兰浩特,于下午4点钟到乌兰浩特”。

余文生说,他不选择从北京直飞乌兰浩特,就是为了避开前方堵截。他说,看到王宇家的凉台上晾有衣服,但却无人应门:

“因为我们直接坐飞机到乌兰浩特,有可能被国保拦截,所以我们绕道长春前往。我们是5号上午去了王宇户籍所在地点地址,由于当地的门牌号非常混乱,找起来非常费劲。后来是送快递单朋友带我们到王宇家。我们上楼敲门,但没有叫开门。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住人。但是我们到楼后面的时候,看到他们六楼的阳台上晾有衣服”。

6日上午,余文生带着妻儿又到王宇母亲家,但被告知地址错误:“当我们敲门的时候,突然从楼道外面走来一个人,问我们找谁,然后说他们家就住这儿,说这里没有王宇,也没有包龙军和王宇的母亲,说他就住在这儿,说我们找错了。我们在楼下叫了很多遍王宇、包龙军,有几十声。也没有人应答,也没有人探头”。

包龙军及王宇夫妇被抓后,曾有律师和外国记者到当地试图探望王宇的儿子包蒙蒙,但均被当地公安带到派出所盘查后驱逐。余文生说,他曾在门口听到王宇母亲的屋内有人说话:

“敲门的时候还听到里面有一个老太太的声音。在离开之前,我也给王宇的母亲打过电话,但没有接听。最后给王宇的母亲发了手机短信,说我们来了,要看王宇。但是一直没有回应”。

去年7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的王宇,于今年8月获当局“取保候审”,其后再无音讯。余文生表示,此行虽未见到包龙军夫妇,但意义很大:

“因为毕竟向大家传递一个信息,一直在关心王宇和包龙军,大家没有忘记他们。也是对她曾经为人权事业所作出的一种肯定”。

另一位关注事件的北京人权律师江天勇对记者说,当局虽然声称王宇律师被“取保候审”,但是很明显,王宇的处境并未得到改善,甚至连王宇的母亲也受到监控:

“王宇律师、包龙军和孩子,他们一家三口,也仍然处于被隔离的状态。据此可以推测,不仅王宇、包龙军他们没有自由,他的父母也没有自由的,其实我们知道另一方面,天津这边,包龙军的父母也是没有自由,是被隔离的。不断有公民朋友试图看包龙军父母,也是没有人能见到”。

江天勇说,李和平律师的助手赵威也是如此,活动人士沟洪国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三缓三”,但仍然下落不明。据称,沟洪国与家人目前处于被软禁在一宾馆中。目前,709大抓捕案中,仍有十多人无法自行委托律师为其辩护或提出申诉。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石山/嘉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