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人士唐志順及幸清賢妻子講述赴美經過


2015.10.12 10:49 ET
m1012-ql2p.jpg 幸清賢的妻子何娟抵達美國舊金山。(推特圖片)

北京維權人士唐志順和成都維權人士幸清賢,在協助維權律師王宇的兒子赴美期間,在緬甸猛拉市遭到警察綁架,幸清賢的妻子何娟正在外地旅遊,當她在得知丈夫被抓,家被搜查後,上週五開始逃亡,本週一成功抵達美國舊金山。唐志順的妻子高沈帶着八歲女兒抵達美國後,上週二才得知丈夫因協助王宇的兒子出境,在緬甸被警察帶走。兩位妻子本週一對記者講述了這次出國的經歷。

成都維權人士幸清賢的妻子何娟,上週五得知丈夫在緬甸被捕後,決定逃離中國。北京時間本週一上午,她輾轉經老撾、泰國,成功抵達美國舊金山。何娟剛下飛機就接受了自由亞洲電臺的採訪。她說,十一黃金週期間,正與多位朋友外出旅遊,上週得知丈夫被捕後,擔心自己失去自由,決定逃往美國:“聽說家裏被抄家,我的老公被抓,我也很擔心,我就想到趕快跑。我是從老撾,再去泰國”。

記者:您是幾號離開中國的?

回答:應該是9日(週五),因爲8日抄我們家。我一聽抄家就很害怕。然後我問朋友怎麼辦,他們說,你趕快把手機卡拿掉,不要打電話。我繼續住着的旅店,感覺情況不對,一晚上也沒有睡好,就走了。

從事導遊工作的何娟說,慶幸的是她這次在國內旅遊,隨身帶着中國護照,因此比較順利:“我請朋友買的機票,因爲我有去美國的簽證,其實我本來想在泰國住一陣子,考慮走還是不走,然後我看到網上說,我老公在緬甸被帶走了。我想,他怎麼跑到緬甸被人帶走了,如果他們(中國警察)在緬甸都能隨便抓一個人,那麼我在泰國也肯定不安全。我就嚇得連機場都不敢出”。

記者:路上緊張嗎?

回答:我很害怕,很緊張。

從何娟剛抵達舊金山機場的照片中看到,她面容憔悴,兩隻手拎着三個塑料袋,一個藍色環保袋。她表示,之前並不知道,幸清賢去緬甸做什麼。在出事前,她與幸清賢曾通過信息。她說,非常擔心丈夫遭到毆打:“我就怕我老公捱打,因爲他身體很薄弱,如果被帶到內蒙古,不給他衣服穿,他就完了。因爲他有嚴重的哮喘。如果不給他藥物,可能馬上就不行了,我最擔心的就是這一點”。

另一位在緬甸被綁架的北京維權人士唐志順的妻子高沈,帶着八歲的女兒於10月1日,抵達美國。高沈上週獲悉丈夫在緬甸被警察帶走後,才明白,當時他們夫妻倆未能同行前往美國旅遊,原來是爲了幫助王宇律師的兒子出境。高沈本週一接受記者採訪時,提及丈夫下落不明,語帶哭泣。她說:“他用短信通知我說,已叫好了車,讓我們先去首都機場上飛機。到美國來了以後,跟他沒有聯繫上。幾天後,我的朋友說,他在緬甸被人家抓走了。然後我就說,他爲什麼在緬甸被抓走,他們說是因爲幫助一個小孩子,這個小孩是他朋友的兒子”。

記者:唐志順的身體狀況如何?

回答:他甲亢(甲狀腺功能亢進症)嚴重,他每一天都要喫藥,而且每一天早晚都要喫,如果不喫藥,他心動過速情況非常嚴重。以前我見他躺在牀上的時候,如果病情特別嚴重,他胸口和肚皮會顫抖,起伏很嚴重,我就說你可能沒有休息好,要好好休息。

在記者的採訪中,高沈多次爲丈夫的處境而哭泣:“我跟孩子在美國,盼着他趕緊過來跟我們在一起。以前我們放假的時候都是一家三口人一起出來旅遊。現在找不到他了,又沒有他的信息。我特別擔心,我的孩子也是,天天問我爸爸在哪裏,我都不知道我怎麼回答她”。

高沈表示,其丈夫是在緬甸境內被警察帶走,當局應該給一個交代,而且也有責任協助查找三人的下落。

 

(特約記者:喬龍;責編:胡漢強/馬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