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议人士薛明凯躲避追踪下落不明 公民观察团抵曲阜促查真相

2014-02-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第一批公民观察团的成员抵达曲阜,并在当地合影为证。 (维权人士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 第一批公民观察团的成员抵达曲阜,并在当地合影为证。 (维权人士提供/记者乔龙)

山东异议人士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在曲阜市检察院离奇死亡后母亲又被警方带走,而薛明凯本人为躲避当局追踪则独自离家,当地警方一天五次登门询问其去向。14名公民自发组成调查团前往曲阜,敦促政府调查薛福顺死亡事件的真相。


山东曲阜异议人士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上周三在曲阜检察院离奇坠楼身亡,官方称是“自杀”。事件的唯一证人、薛明凯的母亲王书清本周日在北京维权人士周莉家中被十多名警察强行带走,与外界失去联系。刚成立的《曲阜薛福顺非正常死亡公民观察团呼吁书》就此提出七点要求,包括全程围观案件调查、独立于案发现场取证、了解目前王书清被非法拘禁的确切地点等。调查团的十多名成员周一启程,前往山东曲阜。该调查团成员卫小兵周一告诉本台:“今天由14个人组成薛福顺死亡公民调查团已经启程,前往山东曲阜向当地政府呼吁要求公开薛福顺之死真相。无论薛福顺被迫害之死,还是自杀与否,这都是一起因维稳引起的逼死人事件”。

薛明凯于周六离开郑州的家,目前去向不明。他的友人、安徽异议人士钱进告诉记者,至今没有薛的消息,而稍后离去的薛妻李娜周一早上曾来电报平安,但她未与丈夫同行,因此担心薛明凯的处境:“没有办法,联系不上他,这只能看他自己的智慧”。

记者:如果薛被他们抓走了,他自己会不会发信号给你们?

回答:这个可能性也没有,就是他现在被抓走,我们也不知道。他如果突然被抓走,那真是没办法知道。我昨天网络被屏蔽了一天,微信看不到。

目前在薛家等待消息的钱进说,当地警察多次登门了解薛明凯的去向:“从前天开始(2月1日)郑州警察就开始出现了,昨天大概来了五趟,打听薛明凯的下落,然后打听他妻子李娜的下落,我们也不知道”。

记者:他跟李娜也是分开走的吗?

回答:他跟李娜也是分开。不过(星期一)早上,李娜跟我们联系了一次,还算安全,她出门打听消息去了。

中国人权观察理事长秦永敏认为,薛明凯的母亲被从曲阜一宾馆救出后,送到北京,又被曲阜和北京两地国保强行带走,前景不容乐观:“既然落到他们的手上,等于落到整个国家政权手上,所以后续情况不容乐观,外界也不可能在得知其消息,目前的情况下应该是中央政府的行为了”。

秦永敏说,他目前也联系不到薛明凯,一旦薛被当局所控制,此事件的话语权,随之落到当局的手中:“从昨天下午开始,我本人也没有再和薛明凯本人取得联系,而他本人在安全的地方还是被警方控制,已经无法得知。现在问题是此事做成了给中央政府的难题,所以中央政府跟他们(山东当局)站在一起。本来中央政府是完全可以中立的,因为毕竟死了人,但是现在举世皆知,那么他们至少不需要防范出现第二个陈光诚事件,在这一点上,他们的利益是共同的”。

此外,第一批公民观察团成员已于周一中午抵达曲阜,并在当地合影为证。而浙江民主党人谭凯、楼保生、来金彪等也赶到曲阜声援。声援者于云峰对记者说:“强烈谴责山东曲阜国保的兽行,要他们向全国人民澄清、解释他们的暴行,是什么促使他们这么做的,是谁在为他们撑腰,真正的始作俑者是谁?坚决抗议曲阜的国保兽行”。

观察团要求参与并派出有相关知识的成员协助山东省外第三方机构对薛福顺尸体进行尸检,还提请曲阜有关方面出于人道主义原则,提供场地为薛福顺祭奠头七。

(特约记者:乔龙 / 责编:林迪/吴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