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虞夫申请保外就医遭拒 谢福林狱中健康恶化

正在狱中服刑的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因健康问题向当局申请“保外就医”,近期被驳回,家人担心他的健康进一步恶化。而正在长沙服刑的中国泛蓝联盟成员谢福林,病情严重,血压高达240,其妻子担心他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已多次向狱方提出“保外就医”申请,也遭拒绝。
2013-0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民主党成员朱虞夫去年二月被杭州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七年、正在浙江省第四监狱服刑。由于健康恶化,去年冬季一度昏厥,经抢救脱险,但随时有生命危险,家人申请“保外就医”近期被狱方拒绝。

该党另一位成员陈树庆周一告诉本台,上周听朱虞夫的妻子姜杭莉说,当局驳回了“保外就医”的申请。

“12月初,朱虞夫家属提出的保外就医申请,到了1月5号前后给朱虞夫做了体检,大概就在六号监狱就盖了一个章,说朱虞夫不符合保外就医的规定。”

申请保外就医当局驳回

姜杭莉对记者说,非常担心朱虞夫的身体。

“上个月我去看他的时候,我问了他们,因为他们退回(申请)的时候,给我写了很多东西,什么院长出面,检查什么什么,就是不同意,就是退回来。我问他,具体给你做了什么检查,他说做了三项检查,就是量血压,听了听心脏,还有就是做了心电图。”

本台两个月前曾报道,朱虞夫患有心脏病、动脉硬化、高血压及腰椎间盘突出等多种疾病,而普通犯人一周可吃一餐营养餐,但朱虞夫却没有此待遇,还不准患病的他戴帽子,导致一度昏厥,经抢救脱险。

对此,姜杭莉说:“其实他病很多,但只给他检查三项,没办法。”

记者:他的状况如何?

回答:表面状况一般,人有点虚胖的感觉。

早在去年六月,异议人士曾去信第四监狱,要求改善朱虞夫及所有政治犯在狱中的待遇。而朱虞夫的妹妹朱小砚也曾希望透过记者,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陈树庆说:“浙江的民主党同仁对朱虞夫的情况也一直关心的,也经常派人到他家里去了解情况。只要有任何相关情况说朱虞夫如果在监狱里,得不到有效治疗,甚至受到虐待,我们肯定要去交涉,要去抗议。再说朱虞夫这个案子本身就是政治迫害案件,应该纠正,并得到国家赔偿,我们也在努力。”

谢福林血压高健康恶化

另一位正在湖南长沙监狱服刑的中国泛蓝联盟成员谢福林,近期也传出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

他的妻子金焰周一告诉记者,上周探监时,因丈夫体力不支,原本一个小时的会面缩短为半小时。

“上个星期五我去看他,就说他肠胃炎,吃什么拉什么,哪怕吃点面条都拉肚子。心脏也不好,有点肿大,血压高,190到240,在里面很危险。我跟监狱里面的局长沟通了一下,他说上面是这样安排的,没办法,我们无能为力。”

记者:您好像提出过要保外就医。

回答:提出过,他说等上面批准,上面不会批的,像他这种情况怎么会批准。里面都不愿关他了,觉得他快死在里面了。

64岁的谢福林曾经为房屋产权问题长期上访,为自己也为别人维权,他也是信奉“三民主义”的中国泛蓝联盟在湖南长沙地区的负责人。谢福林及弟弟谢树林被控“盗窃罪”,2010年3月,在长沙法院被分别判刑六年。

金焰说,监狱给犯人治病的用药,往往是廉价,甚至是过期药物,因此担心丈夫的安危。

“他说不知道哪一天死在里面,他说不会自杀。”

记者:这次您跟他见面多久?

回答:半个小时,一般是一个小时,他说见不下去了,说不下去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