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凯失踪五天料被当局控制 异议人士呼吁关注

2014-02-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薛明凯和魏水山探访钱云会的母亲(中国民主党提供/记者乔龙)
图片:薛明凯和魏水山探访钱云会的母亲(中国民主党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备受外界关注的山东异议人士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被自杀”事件尚未平息之际及薛明凯本人失踪五天。上周四凌晨,薛明凯和妻子李娜在河北计划返回曲阜祭父途中,与外界失去联系已经五天,料已被当局控制。湖北异议人士秦永敏呼吁外界关注事件。此外,大批网民继续在曲阜声援薛家。

山东异议人士薛明凯的父亲薛福顺1月29日在曲阜检察院离奇坠楼身亡,引起薛的家人及民众强烈质疑。连日来,各地网民前赴后继前往曲阜,要求当局公开真相及立案调查,但均被拒绝。本周日及周一,众多网民连日前往曲阜公安局请愿以及在薛家住所外祭奠,遭到公安盘问及驱赶。而在周日晚间,多位律师在当地入住的一家酒店,也遭到公安查房骚扰。

本台曾报道,上周四(2月6日)薛明凯计划前往曲阜为父亲薛福顺守灵,但直到周一晚,他和妻子音讯全无,他的朋友怀疑薛已被当局控制。记者连续多日尝试寻找他的下落,但都没有成功。薛明凯委托的其中一位律师张俊杰星期天下午告诉记者,薛明凯身处险境:“薛明凯现在大家都很担心,从多方面的消息分析,他可能现在有危险”。

记者:现在你们从各种途径都没有办法联系到他,是这样吗?
回答:对,对,对,一直联系不到他。

记者:有没有可疑之处,有没有找到最后一次跟他联系的人?
回答:据说是在6号的凌晨,薛明凯本人说他正在上网的时候,网络突然断了,他就离开了当时上网的地方,再后来就不知所踪了,好像在河北。

薛福顺于农历新年前夕离奇坠楼身亡事件,引发家属强烈质疑死因。案件的关键证人薛福顺的妻子王书清再被公安带走。本台上周四曾报道,薛明凯原定于当天早晨从河北邯郸启程前往家乡为父守灵,预计下午抵达曲阜。出发前曾与他通过电话的安徽异议人士钱进曾表示,薛明凯与妻子李娜上午七点从邯郸出发,他们特别约定的联系方式是,薛明凯新的手机号码全程开机。但记者和钱进曾多次致电该新号码,但显示关机,钱进认为,薛被当局控制的可能性极大。

回忆当时的情景,钱进对记者说:“薛明凯当天跟我说的,他车票都买好了,就是从邯郸回曲阜的,他等于是公开了自己所在的位置,至于他被抓一点都不感到新奇”。

湖北异议人士秦永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薛明凯至少跟三个人通过电话:“我找了最后三个和薛明凯有过联系的人,做了一个非常细致的调查,有些内幕我没有公布,但是可以肯定他被失踪了,五日下午八点,他和钱进打过一个电话,在河北邯郸新用的一个号打电话,他说如果是24个小时内没有音信,他就是被失踪了。晚上12点期间,他突然给方言打电话说,他用手机上网,突然断网,方言就给江天勇律师打了电话,江天勇就赶紧打过去告诉薛明凯,叫他们夫妇俩马上离开酒店,不要退房。6日凌晨一点左右,江天勇再给薛明凯打电话,薛明凯说他已经从酒店出来了,看来没有什么反常现象。正在往火车站去,在此之后,再也没有音讯了”。

江天勇律师告诉记者:“我和他最后一次通话是6日凌晨1点45分到50分左右,6日一天没有接到他电话,深夜再打他那个号,已经是关机,几天来一直和他联系,一直都关机,也没有新的信息,我认为薛明凯已经被当局控制了,有几个理由,第一个,他一定已经被发现行踪,因为他以他的QQ发过言,一旦发言都可以很快的定位,另外他的新号已经跟其他的朋友通过话”。

因言获罪、坐牢22年的秦永敏说:“根据我们几十年的经验,在中国这样的一个国家,一个民众想躲开当局全方位的追踪,是完全不可能的,就像这之前,李化平先生(网民:挪威森林),还有郭飞雄先生,都曾经想躲开当局的追踪,隐蔽起来,结果陆续被抓。最好的办法还是不断的向外发出信息,表明自己的存在,万一不存在就是被当局控制”。

24岁的薛明凯因参与民主运动,两度被判刑入狱,而他的父母亲为儿子上访、鸣冤,饱受打压。1月23日,曲阜当局将薛明凯父母软禁在某旅馆,两人逃往市检察院求助,再被公安分别关押,其间薛福顺离奇坠楼身亡。当局称是“自杀”,而家属坚决不信。此事引起社会关注。

秦永敏认为,当前外界更应该关注薛明凯的处境:“大家关注的重点不应该仅仅是薛福顺之死以及薛明凯的母亲被控制,其实他本人应该说是更应该关注的对象”。

(特约记者:乔龙 / 责编:林迪)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