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机构发布“被精神”病年终报告 信访局拒不接待“患者”上访

2014-02-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湖北武汉访民们集体抗议当局将访民强制送进精神病院做法(民生观察提供)
图片:湖北武汉访民们集体抗议当局将访民强制送进精神病院做法(民生观察提供)
民生观察提供

中国民间机构民生观察工作室2月13日发表的2013年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即“被精神病”年终报告披露,在过去一年,中国大陆出现众多新的因上访维权而被送入精神病医院的案例,同时也出现了被精神病患者被强制吃药、打针、电击、殴打等酷刑。有人反映,曾被精神病的维权人士的名字被输入国家信访局的电脑系统,成为拒绝接待者。

长期关注中国民间被精神病维权人士状况的湖北民生观察工作室网站星期四发布一年一度的“被精神病”年终报告指出,他们采访的“被精神病”人员,有党委书记、法官、大学老师;也有底层的猪贩、农民工,而人数最多的是因上访而被送入精神病院的公民。

民生观察工作室网站创办人刘飞跃对本台表示,公民因维权而被精神病的现象是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

“对受害者人权是非常粗暴的践踏和侵犯,将一个正常公民送入精神病医院,打针吃药,非常残酷,没有人性,这个现象已经成为社会非常重大的问题和热点。我们民生观察多年来一直持续关注。2013年虽然当局颁布实施了《中国精神卫生法》,但是通过我们的观察,这一现象在国内没有得到根本的遏制,继续在发生,我们报告中提到的很多例子都是在2013年发生的,这些案例中有老的受害者又被关进去,也有新的受害者被关进精神病院”。

这份一万两千多字的报告分十三个部分,其中例举了黑龙江哈尔滨现仍在精神病院中的被精神病者邢世库案,辽宁省丹东市张海彦被送精神病院、安徽代课教师方道明因上访被送精神病院,以及湖南、上海等地的案例。

刘飞跃说,《中国精神卫生法》颁布后,“被精神病”案例仍在增加,侵犯人权的现象在持续:

“所以我们要对这个事件继续关注,也就发布了这样一个报告。希望在2014年,我们能够进一步推动,终止这一丑恶现象”。

记者:您有没有一个大概的数字,去年有多少人被精神病?
回答:去年我们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实际上我们可以从这样一个角度来讲,我们民生观察的朋友建立了中国精神病人数据库,我们2013年上传的有四、五十个案例,当然我们是一个不完全的统计。

报告称,在过去的一年,精神病院的十大酷刑分别是捆绑、长期囚禁、吃药、打针、电击、殴打、侮辱、威胁、鼻饲、虐待、熟悉了很多医学名词,如精神分裂症、偏执型精神病、精神病待查、偏执型精神病障碍、躁狂发作、偏执型人格障碍等。

本台2012年4月曾报道,安徽省滁州市来安县的维权人士陈西斌,因协助农民维权、揭露腐败,被公安强送精神病医院,强行灌精神科药物。他的一位朋友李先生本周四告诉本台,陈西斌数月后获释,曾到南京检查是否真的患精神病,当晚在一家旅店被十多名警察抓走,再度送入精神病医院,而国家信访局将他所谓的精神病史输入电脑,拒绝接访:

“回来二十天不到,我们县公安局配合滁州公安局搜查,又把他带走了,送到另外一个精神病医院关了六个月,关到18大会议后才放,现在在家,他去精神病医院要精神病鉴定,不给他。他后来到北京上访了两次,电脑上显示他有精神病,不接受他的诉求,现在不理他”。

刘飞跃说:“这些现象是体制性造成的,涉及到官员有不受制约的权力,这样的体制如果不改变,不渐进到现代的民主自由的体制,被精神病的情况还会继续”。

除了因上访被精神病,也有异议作家因为写作而受到精神威胁。安徽淮南作家宣昶玮告诉记者,他每次发表批评或理论性文章就会接到电话恐吓:

“就接到‘我们是某某人寿保险公司,现在免费赠送你一份汽车意外死亡保险’,像这样的事情发生十几次了。今天上午我还接到这样的电话。我只要发表思想方面的文章,涉及推动民主、保障人权,就会接到这样的电话,实际上是政治恐吓”。

(特约记者:乔龙 编辑:嘉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