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組決定處分鎖鏈女案17名地方官 報告漏洞百出民衆質疑調查過程

2022.02.23 06:0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調查組決定處分鎖鏈女案17名地方官  報告漏洞百出民衆質疑調查過程 江蘇省委和省政府17日成立調查組,本週三23日通報調查情況,並將案件定性爲涉嫌虐待以及收買被拐賣婦女罪。
網上圖片

徐州豐縣鎖鏈女案引發海內外輿論關注。江蘇省委和省政府2月17日成立調查組,本週三通報調查情況,並將案件定性爲涉嫌虐待以及收買被拐賣婦女罪,包括縣長縣委書記在內的17名官員遭到開除黨籍、撤職等處分。不過,有網民仍然質疑官方的調查結論和調查過程。

本週三,江蘇省委省政府調查組發佈“豐縣生育八孩女子”事件調查處理情況通報,對鎖鏈女楊某俠(又稱:小花梅)身份認定等情況向公衆說明,對十七人進行問責,給予豐縣縣委書記婁海撤銷黨內職務、政務撤職處分,給予豐縣縣委副書記、縣長鄭春偉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免去黨內職務,責令辭去縣長職務。

江蘇省將徐州鎖鏈女事件鎖定爲“網絡輿情”。(網上圖片)
江蘇省將徐州鎖鏈女事件鎖定爲“網絡輿情”。(網上圖片)

小梅花年齡由52歲降至44歲

官方通報,經公安機關全力偵查,認定“豐縣生育八孩女子”爲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人小花梅,於1977年5月13日出生。1998年6月起,董某民與之共同生活,共生育8名子女。小花梅確診患有精神分裂症,目前正在醫院接受治療。換言之,小梅花的年齡由官方之前通報的52歲(1969年5月出生)改爲44歲。

關注此事的時事評論人關山當天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調查報告全文只是把前一份徐州市發出的第四份通報內容細化,沒有新意。他說:

“他們只會細化,把豐縣一批人處理一下,他們的第四份通報是經過公安部、江蘇省、徐州市公安機關一致同意得出來的第四份通報,他不可能推翻這個結論。所以他必須確保第四份通告的正確。”

調查組決定處分鎖鏈女案17名地方官 報告漏洞百出民衆質疑調查過程(微博)
調查組決定處分鎖鏈女案17名地方官 報告漏洞百出民衆質疑調查過程(微博)

通報指村官工作人員違規辦理結婚登記

另外,外界對董某民結婚證上的資料疑點重重,官方的解釋,是村委會會計邵某徵開具婚姻狀況證明時,聽從建議將楊某英改爲楊某俠。歡口鎮民政辦工作人員按董某民自報的信息違規辦理結婚登記,將結婚日期登記爲1998年8月2日、楊某俠(由於筆誤將楊某俠寫成“揚某俠”)出生日期登記爲1969年6月6日。

2月15日,知名調查記者鄧飛曝出一組楊某俠和董志民於1998年8月2日領取的結婚證照片,結婚照上的“楊某俠”的姓氏是揚慶俠,現年52歲。(鄧飛微博)

a-before-image.jpg a-after-image.jpg

關山說,江蘇省政府公佈的這份公佈漏洞百出,比如2010年後,小梅花幾乎一年多就生育一個孩子,又把第一個兒子董香港的年齡改小:“1997年,小花梅還在雲南,怎麼跑到徐州生孩子?所以把他的年齡改小一歲多。這第五份通報漏洞百出。”

通報將長子董香港生日改晚兩年出生

通報稱,楊某俠與董某民共生育8名子女,長子董某港於1999年7月出生、次子2011年3月出生、三子2012年4月出生、四女2014年11月出生、五子2016年5月出生、六子2017年5月出生、七子2018年11月出生、八子2020年1月出生。

左:網民質疑江蘇省政府調查通報內容。右:網民不信調查組成員可在數天內走訪4600人。(網絡)
左:網民質疑江蘇省政府調查通報內容。右:網民不信調查組成員可在數天內走訪4600人。(網絡)

對此,網民質疑,楊某俠(小花梅)與董某民的長子董香港既然早前說是1997年7月香港迴歸期間出生,現在卻成爲了1999年出生。關注婦女權益的湖北維權人士伍立娟對本臺說,此前董某民聲稱長子出生那年香港迴歸,現在卻成了1999年出生:

“1997年香港迴歸,她生董香港,現在又改爲1999年生。這個通報越看漏洞越多。他們自己說的話前後矛盾。我一直在翻看朋友圈發的全都是質疑的聲音。”

針對“楊某俠可能是四川籍失蹤女子李瑩”的問題,通報稱,經江蘇公安機關會同四川公安機關將李瑩母親與楊某俠進行DNA檢驗比對,結果排除生物學親子關係。後經南京醫科大學司法鑑定所對李瑩母親與楊某俠進行DNA檢驗比對,結果仍排除生物學親子關係。2月20日,經公安部物證鑑定中心鑑定,再次排除李瑩母親和楊某俠存在生物學親子關係。據此認定楊某俠與李瑩不是同一人。

圖片對比:楊某俠與董志民的結婚證顯示姓名爲“揚慶俠”,網民認爲證上照片與鐵鏈女不相似。楊某俠面部照片比對四川南充失蹤女李瑩,兩人面部輪廓高度相似。(微博)

before-image.jpg after-image.jpg

質疑調查組數天跨越兩省訪4600餘人

衆多網民質疑的是江蘇省委省政府2月17日宣佈成立調查組,到23日公開調查情況,在其後四天除去路程一天,前後跨越河南、雲南兩省,共走訪4600餘人次,調查組按8人計算,平均每人每天走訪143人次,按走訪每人10分鐘推算,調查組每人每天工作時間至少23個小時。如果走訪4600餘人,每人每天需走訪766人,如要查閱資料1000餘份,每天要查詢166份。請問當局是怎麼做到的?

目前,董某民被豐縣檢察院以“涉嫌虐待罪”批准逮捕。桑某妞、時某忠被以涉嫌拐賣小花梅的犯罪行爲立案偵查。對犯罪嫌疑人徐某東、劉某柱、霍某渠、霍某得、譚某慶、李某玲採取刑事拘留。

記者:喬龍         責編:溫曉平 許書婷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犯罪坐牢
2022-02-23 08:08

什麼意思?拐賣兒童婦女是刑事犯罪,不是 要坐牢判刑的嗎?開除黨籍是什麼意思?

賢越
2022-02-24 01:47

請注意江蘇報告原文中的很多概念迴避與混淆:1. 通篇沒有出現事件 “鐵鏈女”的人稱特指,就是我們在視頻中看到的那個說 ”這個世界不要俺“ 的女人;2. 使用 “豐縣生育八孩女子” 這個詞可以覆蓋這些孩子的幾個母親,你知道我指誰呢?3. 報告中 “視頻中涉事女子現戶籍登記名爲楊某俠”,但沒有論證這是 ”涉事女子“ 的真實名,只是 “登記名”,根據這個虛假前提, ”報告認定(登記的那位)楊某俠即小花梅“ 這個事實,被用來詭計地繞過了楊某俠小花梅與 “鐵鏈女”的不等同關係。4. 小孩子們的出生登記是以楊姓爲母親的,“鐵鏈女”生下他們中的部分,因此,她就理所當然的就成了楊某俠小花梅。
這些概念迴避與混淆是很人爲和故意的,不仔細分析很容易上當被忽悠,其目的就是混淆是非,移花接木,指鹿爲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