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强征命案关键证人 维权村民喝“官酒”离奇死亡

2013-03-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去年贵州3.15命案关键证人勾新林周三“喝酒死”。(六四天网)
图片:去年贵州3.15命案关键证人勾新林周三“喝酒死”。(六四天网)

去年在贵州省关岭县发生的“3.15”所谓“自焚”案件中的关键证人勾新林,本周三上午离奇死亡。据家属和知情人士说,前一晚,镇政府工作人员亲自登门请喝酒,劝他不要在两会期间到北京上访。当晚数百警察与死者家属抢夺尸体。

离奇死亡的勾新林是关索镇云头村村民,在去年3月15日强拆导致另一村民黄明死亡事件中,被打致重伤,因而是黄明命案中的关键证人。黄明的姐姐黄椿周三获悉死讯后,告诉本台:“勾新林去年3.15和不是自焚的我弟弟黄明一起被打成重伤,现在死掉了,昨天晚上他们镇政府的人去请他喝酒,今天上午十点还没见他起床,家人就去喊,见他死在床上”。

六四天网周三引述勾新林的弟媳妇张绣来电称,勾新林被镇政府人员请去喝酒,喝死了。而家人电话都不通,全部被控制。现在大批村民正在聚集勾新林家中,将向有关方面讨说法。

黄椿说,勾新林死得非常可疑:“昨天关索镇镇政府的人买了菜,提着酒到他家里去请他喝酒,因为他那天和黄明的家人本来要组团到北京去上访,结果他没走成,他被拦住了,黄明的其他家人都上北京去了。昨天晚上镇政府的人找他喝酒时,说是已经抓住了何光秀等四个女人,另外还有六个人没抓到,然后就套他的话”。

今年3月2日,黄明家属组团进京上访,曾遭到贵州当局派出一百多人进京抓捕,勾新林被当局拦截,未能成行。

政府人员借请酒探上访实情

黄椿说,目前只有死者的母亲见过登门的镇政府人员:“目前还没弄清楚姓名,有几个人,现在他母亲六十多岁了,已经哭得死去活来,现在问不清楚。他们准备把人抬到镇政府去”。

中午时分,警察在死亡现场拉起封锁线,展开调查。六四天网发表的照片显示,一名没有穿上衣的男子侧卧在床上,警方在周围勘察,有人在摄像。

本台就此致电镇政府办公室询问,接听电话的王姓工作人员不愿披露详情:“你打县宣传部,告诉你关岭县宣传部的电话号码,你去问”。

记者:现在警察已经拉起封锁线了,在调查吗?

回答:这件事情,我们办公室不清楚。

记者:你们镇政府怎么不能讲这件事?

回答:我们只是镇政府,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到县政府。我们不了解情况,不敢乱说。

记者:但是昨天说是镇政府的人到他家里去喝酒?

回答:这个我们不清楚,上面会调查。

记者致电县委宣传部查询,对方叫记者向县外宣办了解情况,但该电话无人接听。

死者的弟弟勾建平在听到哥哥死讯后,立即赶回家。他在途中对记者说:“我哥哥是政府喊他喝酒喝死的,是他们工作人员请他喝酒”。

记者:找他的人叫什么名字?

回答:我现在不知道,我知道他今天早上我在外面买东西,我母亲近11点给我打电话说,我哥哥已经死了,我现在外面,还没有到家,你再打给我吧,过个把小时你再打给我,到时候我告诉你情况”。

勾建平的妻子张绣在记者截稿前称,目前确定有五名政府人员与勾新林喝酒,但至今没有任何解释。当晚,当局出动约三百名警察到死者家,与数十村民抢夺尸体。

当局欲以三十万了结命案被回绝

据六四天网引述任职贵州民族大学副教授黄椿说,当地政府强征千亩基本农田,建起来几家五星级宾馆。去年3月15日,当局在没有和农民签定协议情况下,关岭县县长率领警察冲进她家田里,毒打其家人,还用喷射器烧死了她胞弟黄明后,立即公布是“自焚”,家人要求公布“自焚”证据,却无人理会,于是走上了上访路。去年底,当局曾向死者妻子何光秀提出,愿意赔偿30多万元了事,被拒绝,家属要求省公安厅立案调查死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