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強徵命案關鍵證人 維權村民喝“官酒”離奇死亡


2013-03-13
Share
m0313-ql2p.jpg 圖片:去年貴州3.15命案關鍵證人勾新林周三“喝酒死”。(六四天網)

去年在貴州省關嶺縣發生的“3.15”所謂“自焚”案件中的關鍵證人勾新林,本週三上午離奇死亡。據家屬和知情人士說,前一晚,鎮政府工作人員親自登門請喝酒,勸他不要在兩會期間到北京上訪。當晚數百警察與死者家屬搶奪屍體。

離奇死亡的勾新林是關索鎮雲頭村村民,在去年3月15日強拆導致另一村民黃明死亡事件中,被打致重傷,因而是黃明命案中的關鍵證人。黃明的姐姐黃椿週三獲悉死訊後,告訴本臺:“勾新林去年3.15和不是自焚的我弟弟黃明一起被打成重傷,現在死掉了,昨天晚上他們鎮政府的人去請他喝酒,今天上午十點還沒見他起牀,家人就去喊,見他死在牀上”。

六四天網週三引述勾新林的弟媳婦張繡來電稱,勾新林被鎮政府人員請去喝酒,喝死了。而家人電話都不通,全部被控制。現在大批村民正在聚集勾新林家中,將向有關方面討說法。

黃椿說,勾新林死得非常可疑:“昨天關索鎮鎮政府的人買了菜,提着酒到他家裏去請他喝酒,因爲他那天和黃明的家人本來要組團到北京去上訪,結果他沒走成,他被攔住了,黃明的其他家人都上北京去了。昨天晚上鎮政府的人找他喝酒時,說是已經抓住了何光秀等四個女人,另外還有六個人沒抓到,然後就套他的話”。

今年3月2日,黃明家屬組團進京上訪,曾遭到貴州當局派出一百多人進京抓捕,勾新林被當局攔截,未能成行。

政府人員借請酒探上訪實情

黃椿說,目前只有死者的母親見過登門的鎮政府人員:“目前還沒弄清楚姓名,有幾個人,現在他母親六十多歲了,已經哭得死去活來,現在問不清楚。他們準備把人抬到鎮政府去”。

中午時分,警察在死亡現場拉起封鎖線,展開調查。六四天網發表的照片顯示,一名沒有穿上衣的男子側臥在牀上,警方在周圍勘察,有人在攝像。

本臺就此致電鎮政府辦公室詢問,接聽電話的王姓工作人員不願披露詳情:“你打縣宣傳部,告訴你關嶺縣宣傳部的電話號碼,你去問”。

記者:現在警察已經拉起封鎖線了,在調查嗎?

回答:這件事情,我們辦公室不清楚。

記者:你們鎮政府怎麼不能講這件事?

回答:我們只是鎮政府,因爲這件事情關係到縣政府。我們不瞭解情況,不敢亂說。

記者:但是昨天說是鎮政府的人到他家裏去喝酒?

回答:這個我們不清楚,上面會調查。

記者致電縣委宣傳部查詢,對方叫記者向縣外宣辦瞭解情況,但該電話無人接聽。

死者的弟弟勾建平在聽到哥哥死訊後,立即趕回家。他在途中對記者說:“我哥哥是政府喊他喝酒喝死的,是他們工作人員請他喝酒”。

記者:找他的人叫什麼名字?

回答:我現在不知道,我知道他今天早上我在外面買東西,我母親近11點給我打電話說,我哥哥已經死了,我現在外面,還沒有到家,你再打給我吧,過個把小時你再打給我,到時候我告訴你情況”。

勾建平的妻子張繡在記者截稿前稱,目前確定有五名政府人員與勾新林喝酒,但至今沒有任何解釋。當晚,當局出動約三百名警察到死者家,與數十村民搶奪屍體。

當局欲以三十萬了結命案被回絕

據六四天網引述任職貴州民族大學副教授黃椿說,當地政府強徵千畝基本農田,建起來幾家五星級賓館。去年3月15日,當局在沒有和農民簽定協議情況下,關嶺縣縣長率領警察衝進她家田裏,毒打其家人,還用噴射器燒死了她胞弟黃明後,立即公佈是“自焚”,家人要求公佈“自焚”證據,卻無人理會,於是走上了上訪路。去年底,當局曾向死者妻子何光秀提出,願意賠償30多萬元了事,被拒絕,家屬要求省公安廳立案調查死因。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喬龍的採訪報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