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前教師吳強致校長公開信 促校方放棄對其訴訟

2024.04.11 01:09 ET
清華大學前教師吳強致校長公開信 促校方放棄對其訴訟 清華大學前教師吳強近期被校方重複起訴索要一百萬元
法新社圖片

中國清華大學前教師吳強就上個月遭校方民事起訴,並向其追討人民幣一百多萬元“違約金” 一事,向清華大學校長李路明發出公開信,要求校方放棄對他的起訴。公開信披露,2015年前後,一批教師被迫停職,這一波對文科知識分子的打壓持續至今。

3月份中國全國"兩會"期間,中國清華大學政治學系前講師吳強再度遭校方民事起訴,並向其追討人民幣一百多萬元"違約金"。本週四(4月11日),吳強向清華大學校長李路明發出的公開信中,要求校方重新審視對他的荒唐起訴。該公開信表示,2015年,他被清華大學社科學院無端停職後,繼續研究,也繼續田野工作和公共評論,但在當下的政治氣氛裏,發現越來越多的昔日朋友、同事不再敢自認知識分子了。這固然不能完全歸咎於這些年知識分子公共可見度的下降,因爲這種社會角色的變化毋寧反映了知識分子羣體越來越害怕社會擔當,只是,這種自我認同的恐懼程度遠甚文字獄的恐怖,也許是過去兩千多年中國讀書人和知識分子絕無僅有的。

清華大學一位曾與吳強同系的胡姓學者週四對本臺說,吳強爲人低調,因不懈地從事公共事務等學術研究,時常遭到校方或明或暗的刁難:“清華校方從2000年春到今天,整整四年將吳強拉入黑名單,禁止他入校居住,也無法辦理各種手續,卻索要所謂違約金高達100餘萬元。此迫害性訴訟在2001年已經被海淀法院駁回,因此類糾紛無論過錯方在誰,均歸北京市住建局處理,法院裁定學校沒有管轄權,但是清華大學仍然重複訴訟、虛假訴訟,迫害意味十分明顯。”

早年留學德國並取得博士學位,其後歸國任教的吳強在公開信中寫道,恰逢最近深受清華理工師生喜愛的《三體》的奈飛版電視劇上映,開篇就是1966年清華大學主樓前大批鬥教師的場景。歷史上,在那之後不久二校門即被清華紅衛兵拆毀,今天卻成了旅遊熱點。1992年後,清華恢復了人文社科專業,曾經在國民政府時期聲譽卓著的政治學系也得到了重建。吳強說他有幸忝列其中。

近期,吳強向清華大學校長李路明發出公開信全文。(記者乾朗提供)
近期,吳強向清華大學校長李路明發出公開信全文。(記者乾朗提供)

2015年前後 清華一批教師被停職

公開信披露,就在2015年前後,一批文、法、社科教師被迫停職,這一波對文科知識分子的打壓持續至今,雖然規模和人身迫害程度上或不及“文化大革命”中,知識分子作爲“臭老九”被批鬥、被下放、被迫害的情形,但是性質上不遑多讓。

本臺早前曾報道,吳強2014年對香港民間“佔中運動”打算進行田野調查,遭到校方軟禁,其後遭校方解聘。2020年二月,吳強接到清華大學的正式解聘通知,收回分配給吳強的住房,並禁止其進入清華校園。吳強於同年六月向北京市海淀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申請,其後被駁回,於是向法院提起訴訟。今年校方再度發起房屋訴訟,要求吳強支付這些年他無法居住的“房屋違約金”一百餘萬元。

本臺曾就此致電清華大學黨政辦公室,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不清楚”,記者本週四致電清華大學保衛處查詢,但始終無人接聽。

清華大學嚴防外人進校防範抗議

清華大學校友魏然告訴本臺,近些年,清華校方對教職員工的防範極其嚴厲,而吳強的遭遇並非個案:“這和中國一些地方政府面臨財政困難、紛紛以刑抵債抓捕企業家勒索如出一轍。現在及過去四年間,清華猶如監獄一般嚴防外人進入,嚴格審查進校人員,交流人員不僅對校外人員嚴防死守,清華校辦所在工字廳也如堡壘一般,防範校內職工抗議,教職工進出校辦如同進入衙門一般需要經過事先登記審查。”

吳強認爲,北京市海淀法院2021年中,駁回了清華大學對他的訴訟請求,維護了他的合法權利。而清華在2024年再度對他發起房屋訴訟,並索要逾百萬元違約金。他表示,這在法律上,屬重複起訴,而且可能因爲編造新標的而發生虛假訴訟,負有相應的法律責任,要求清華大學放棄荒唐的訴訟。他寫道:“清華大學現任領導還有空間和時間可以理性、和平、協商地重新考量此案是否有必要繼續。”

記者:乾朗、劉邦羽    責編:陳美華、李亞千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