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退役军人讲述六次被关精神病院

2018-04-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江苏苏州退伍军人朱永健时常遭到黑保安殴打。(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江苏苏州退伍军人朱永健时常遭到黑保安殴打。(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江苏苏州胥口镇退伍军人朱永健,因到北京上访曾六次被截访人员送入精神病医院羁押,遭到强行灌药、鼻饲等多种强制措施,导致患病。目前,他被软禁在家,由约10人在门外看守。另外,湖北访民郑玉玲被关黑监狱期间,怀疑被喂下不明药物,身体出现异常症状。

朱永健带着头部被打的伤痛,本周三在家中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的电话访问。他告诉记者,他目前被软禁在家无法出门,而此前曾被连续数次送进精神病医院:“我是2007年开始,连续五次。第五次从精神病医院出来以后,给我转拘留,再劳教。劳教所去了3次”。

朱永健获释后到北京上访,后再被羁押。他曾就此状告当地政府,结果败诉。去年中共十九大会议前夕,朱永健再被家乡苏州的公安软禁。他说:“去年十九大之前被他们软禁在家几个月。9月8日上午,分局的把我强制送上派出所的专用车。结果把我拉到我们苏州吴中区的精神病医院,就给我吃安眠药”。

朱永健曾是一位中国军人,当过装甲兵,1987年在解放军坦克二师加入中共,退役后转业经营肉类,因生意兴隆,招致嫉妒。他说,在与市场恶霸争斗中,因公检法包庇另一方,导致他被以故意伤人罪判刑六个月。2007年出狱后他开始上访申诉,先是被开除中共党籍,后成为地方官员的“维稳”对象。

他说,目前每天都有3至5人、多时10人看守他:

“这个月4月2日,晚上我想出去走走,有三个人就跟着我,后来走了一段路,冲出来五、六个人,抡起棍子往我头上打,缝了4针的一个口子。把我一根肋骨打成骨折”。

朱永健说,他被送精神病期间,遭到强行灌药、鼻饲:

“前五次在精神病医院,把我绑在床上,打针、灌药、鼻饲,什么都尝到了。第六次到精神病医院是去年9月8日,强制叫我吃安眠药”。

本台记者周三多次致电胥口镇副镇长、政法委书记的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朱永健提供的图片显示,两名男子在他家门口驻守。他说,当局雇佣的约十个保安员每天24小时轮流在他家门口值班,防止他去北京。

湖北省南漳县访民郑玉玲周三对记者说,她在被当地政府方人员关黑监狱期间也被反复使用不明药物,至今头晕眼花,浑身乏力:
“我被他们送进黑监狱,正月初八从我家里把我绑架到黑监狱,最后三天给我送来饭,我怀疑他们给我下药了,我到现在没有力气,手拿手机都发抖。好像大脑都是空的一样,手拿东西都有问题”。

本台曾对郑玉玲多次到北京上访的事情进行报道,她被当地黑社会带回家乡后扔在荒野,只能步行回家,身份证和手机也曾多次被抢。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吴晶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