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被上岗 鲍彤、高瑜南下被“旅游”

2016-06-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高瑜日前探访丁子霖。(高瑜提供/记者乔龙)
高瑜日前探访丁子霖。(高瑜提供/记者乔龙)


六四天安门事件27周年进入倒计时。在北京,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丁子霖、张先玲等5月29日被当局“上岗”,出入家门须由公安人员“陪同”;曾担任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政治秘书的鲍彤,5月31日被公安带离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6月1日被公安带去山东青岛旅游。

六四27周年前夕,北京天安门母亲成员和大部分异议人士遭到当局严控,失去人身自由。天安门母亲张先玲6月1日告诉本台,她自5月29日起被公安上岗:“他们29日就来值班了,还是‘老规矩’,电梯口有两、三个人,楼梯下还有两、三个人。不过,今年他们聪明了一点,把警车换成普通车,这样不至于惹眼。因为我们院子里还有外国人居住”。

记者:出门他们要跟着?
回答:对,没错。他倒不限制我出门,但是跟着。我现在超市买东西,他们也是跟着的。

另外,年近八旬的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从6月1日起,被公安禁止与外界通话。不久前刚探望过丁子霖的北京媒体人高瑜在社交网站推特写道,当局临时给丁子霖一部专用手机,只能拨打120和公安的电话。

对此,张先玲谴责当局软禁丁子霖。她说:“我说这种做法有点混蛋,这叫什么政权?她现在遭到这么大的打击,丈夫去世了,女儿去世了。她是罪犯吗?太混蛋了,这种做法!所以我表示最最愤怒的谴责”。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在孙女的陪伴下,5月31日被公安带走强制旅游。鲍彤的妻子蒋宗曹6月1日告诉记者:“昨天走的,上午走的。前一天通知他说明天走。我们家有人跟着去的,有时候走路不方便要搀着他。年纪毕竟八十多岁了,他不能离开人的。我就在家看家”。

鲍彤去年5月30日被警方带离北京一周,当他回家后家人才得知,公安把鲍彤带到浙江海宁老家。鲍彤一周前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这是当局的“老规矩”。蒋宗曹说,这一次,当局没有说把鲍彤带到哪里去,估计还是浙江老家:“从来都没有讲过,没有办法,每年都是这样。假如我们不去,我们的电话就会被掐断,我就是要急救车都要不到”。

记者:鲍彤可以给您打电话吗?
回答:没有。我小孙女会告诉我他很好,但是不让说人在什么地方。

6月1日早上五点,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被公安带出家门,前往山东强制旅游。当天上午,高瑜和几名随行公安登上前往青岛的高铁列车,下午一点,列车经过济南、淄博、潍坊,3点30份抵达青岛。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当天对记者说,他也被上岗:“今天上午,派出所的人来我家跟我说,今天正式上岗。他们两个人在门口值班,24小时换班。一直到6月6号结束。在此期间,如果我出门,如果近处,他们的人跟着,如果是远处,就要坐他们的警车”。

查建国说,除了他以外,六四残疾人齐志勇、何德普、野靖环等多人被限制自由。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