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访华高瑜电话被断 天安门母亲被警察上岗

2016-06-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维权人士在默克尔抵达北京当天,在北京拉横幅声援被捕人士。(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维权人士在默克尔抵达北京当天,在北京拉横幅声援被捕人士。(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默克尔访华高瑜电话被断 天安门母亲被警察上岗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6月12日抵达北京访问,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傍晚特别邀请她同游颐和园,并共进晚餐。同一天,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家的电话突然被切断,微信朋友圈不能发送文字。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张先玲、尤维洁被公安上岗,出门需要坐警车。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德国总理默克尔12号抵达北京,展开第九次访华行程。当天下午,默克尔在中国科学院大学演讲时,特别阐述了法治。她说:“法治就意味着法官和司法部门依据法律和国家法规来作出裁决,这不仅是完全独立于政治之外的,而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就意味着,诉讼程序和裁决都必须透明。”默克尔称:“如果这般解读的话,法治能增强公民对国家机关和政府决定的信任,由此整个国家的社会稳定也就得到增强。”

默克尔此次访华正逢六四27周年日刚过,中国政府大范围打压人权斗士,强迫他们旅游,并限制自由之际。12日下午,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称,当天一早微信特别忙,都说她家的座机打不通,手机也不接,一试,果然座机没有信号。她致电电话局查询,答复是:机房更新电话线。下午四点,电话局主动打高瑜手机称,“今天电话修不好了”。 高瑜的手机微信无法在朋友圈发送文字。她在社交媒体推特称,张先玲被上岗了,我家一天警察来八趟。就因为默克尔要在北京呆两天。像这样“反对国内外敌对势力”,有用吗?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1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查询时称,她和尤维洁,前一天就被公安上岗:“对,没有错,上岗三天,默克尔来三天。我说默克尔来,她也不认得我。但是默克尔比较关心这件事(六四),我倒是感觉到了。我问楼下执勤的人,包括派出所所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岗),刚才我到单位办事,他们(公安)跟着,要我坐他们的车,还有一个人跟着我到办公室办事。向来这里下达任务,不告诉你为什么,就告诉你(普通公安)去哪里看守哪一个人。但是我知道,就是默克尔来。她不是12号到14号吗,他们(公安)的任务是12号到13号,14号估计默克尔就上别处去了”。
记者:除了您,天安门母亲还有谁遭到同样对待?
回答:好像尤维洁是打电话找过她一次,她家楼下有值班的,她家楼下有一个警务站,正好在那里值班。丁子霖老师因为我很久没有跟她联系,她身体不太好,精神也不好。她不大接电话,所以我没有给她打电话。

高瑜11日在推特发文称,刚才警察来了,问我什么时候去看病,给我派车,我回答今天还放假呐,哪天去看病我自己去。对方不回答,那意思就是非得坐他们的车。本台获悉,高瑜将于14日坐公安的车到医院看病。高瑜的弟弟高卫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希望高瑜能有机会赴德国接受治疗。

代理高瑜案的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莫少平13日对本台说,高瑜出国治病的难度很大:“可能难度很大,就是因为原来提过这种申请,当局已经明确拒绝了。当然是不是以后有什么变化,这也不好说得绝对。她面临的问题是她的医保,当局原来答应要给她办理。现在可能还没有办下来。她本身没有经济收入,这一看病,又很贵。她在治疗的问题上,确实有很多困难”。

默克尔在启程前表示,她将和中国政府谈及公民维权状况,以及中国2017年将生效的非政府组织法。新法将禁止非政府组织在中国从事政治活动。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倪伟平近日在推特上表示,希望默克尔能提出包括苏昌兰、刘萍、刘晓波、刘霞、伊利哈木、郭飞雄等个案。

另据中国人权观察消息,在默克尔访华第一天,上海访民程玉兰、辽宁张振敏、吉林曹桂苹等,在北京南站拉横幅声援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手赵威。要求当局赋予赵威会见律师的公民权。并要求立即释放“709”所有被羁押的维权律师、释放异议人士秦永敏夫妇。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寇天力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