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天安门广场撒数百张传单伸冤 河南曝光稳控大学生村干部文件

2016-10-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国家信访局胡同口,聚集着众多访民。(访民提供/记者乔龙)
北京国家信访局胡同口,聚集着众多访民。(访民提供/记者乔龙)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期间,上海一批访民10月24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抛出数百张传单伸冤、抗议。与此同时,河南永城市委维稳办日前下发标注“秘密”级的文件显示,为应对全省大学生村干部到省委组织部集体上访,要求确保在六中全会期间,北京和郑州不发生来自永城的“干扰”。

中共六中全会10月24日起北京举行,为期四天。虽然中国各地政府采取严防死守的方式,紧盯所谓重点稳控对象。但是仍然有不少访民突破封锁,进入北京城。24日下午,上海访民胡建国、夏元丰等人到戒备森严的天安门广场抛撒600份传单。

胡建国27日, 对自由亚洲电台讲述这次行动。他说:“我们当时先到京西宾馆连续去了两天,现在比往年任何时候都严,不给车通行,也不给自行车通行,也不给人走,全部戒严了。我们本来想拦截党代表的车队,结果一看不行。我们只有到广场去,当时我和夏元丰、朱月芳,还有丁瑞友夫妻俩,张善慈他们夫妻俩,就在天安门广场东,人们大会堂正对面,抛撒了传单”。

当访民抛撒传单后,被警察包围。胡建国说:“包围住以后,被带上警车。当时有一个警察说,像你们这种人是最讨厌的。你们共产党抢了我们的财产,你不觉得讨厌,我们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你却说我们讨厌,我们推动中国民主法制进程,你却说我们讨厌。共产党它违背了当时建党的初衷,你不说她讨厌?你就是一个权力的奴隶,你就是一个金钱的奴隶,我当时就想这么说”。

六中全会期间,在京上访的人士大部分有数十次上访的经历。山东访民姜先生对记者说:“我昨天跟几位访民到府右街(中南海西门),被大客车拉走,一车拉了一百多人,送到久敬庄(访民接待站)。昨天晚上,我们当地公安过去接我,其中有一个打我。现在我已经被送到当地派出所,派出所在给我做笔录。看样子是想8小时以后放我。昨天被送到久敬庄的访民,都在大声喊,访民没地方讲理”。

被黑保安送回武汉的访民彭女士对记者说:“七、八个大小伙子就说,我们是治安总队的,你们有什么诉求,我们就跟你谈,我们带你去。结果全部给他们带上车,被截回来了”。

另一位武汉访民鄢慧兰告诉记者,她和7位访民被二十多名男子强行带上一辆面包车,押送回原籍:“截访是黑社会的,二十多个人,就把我们每一个人登记姓名,跟他们一起走,说他是北京治安大队的。我说不就治安大队的应该出示证据,我们没有违反治安条例,为什么要来找我们?我不愿意走,他们就动手打我,又抢了我们的包”。

在山西太原,致远中学的一批学生与家长26日在当地集体上访。学生们举牌并喊出“我们要学习”、“我们要毕业证”及“教育局行政不作为”等口号,抗议太原市教育局行政不作为。稍后在场的警察抢走学生的横幅。

地方政府在六中全会举行之前,采取各种稳控措施。有消息称,河南全省大学生村干部将于24日,前往郑州和北京集体上访。永城市委维稳办22日发出紧急通知称,“近期,全省大学生村干部积极组织串联,计划10月24日到省委组织部集体上访,要求给予解决待遇问题,我市大学生村干部积极响应,拟参与这次集体上访活动”。通知要求,各乡镇立即组织力量,对有关人员特别是重点人员的动向连夜进行排查;对重点人员要盯死看牢,24小时纳入视线范围;坚决将其稳控在永城市,确保十八届六中全会和省第十次党代会期间,北京、郑州不发生来自永城的干扰。对于稳控不到位的领导干部,将追究责任”。

上述文件27日在网民之间热传。有网民称,不仅仅是永城,其他地方政府也发出类似稳控文件。官员担心,当地因有人到北京上访而丢了乌纱帽。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何平)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西安

错!错!错1
五言诗
信仰昨失落,学做怎奈何?人人都弄钱,想法各顾各。贪污为自己,比谁老婆多。中央唱高歌,下边依旧做。信访隔离墙,鱼水难以窝。一生为别人,结果错!错!错!

2016-10-31 04:1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