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記者張展拒絕認罪 囚室內鼻飼流質食物


2020-11-24
Share
maxresdefault.jpg 公民記者張展在武漢期間(視頻截圖)

 

公民記者張展被控“尋釁滋事罪”,目前羈押在上海市浦東新區看守所。辯護律師張科科上週二及本週一兩次會見張展後,披露張展一直在絕食,而同囚室人員給她灌食。對於起訴書指張展惡意炒作武漢疫情,張展表示否認。

張展在被羈押期間以絕食抗議當局對其指控,至今已經超過六個月,引起國際社會和人權組織高度關注。在當局的壓力下,代理張展案的多位律師被迫解除代理協議。上週二及本週一,張展案新的辯護律師張科科,在浦東看守所會見當事人並向浦東新區法院郵寄委託手續。

 

 

插管灌輸傷及胃部頭暈目眩

張科科律師當晚對自由亞洲電臺證實,他順利見到了張展,一提起張展的健康狀況,張科科感到無奈。他說:“之前也聽說張展長期絕食,被灌食,也有很多朋友關心她。所以我會見她的時候,問到這件事情。她說確實如此,她因爲長期絕食,被同監室的人強行餵食。當然更多的時候對她插管灌食,所以導致她持續胃疼。今天也是這樣子。 也導致頭暈目眩,她說沒有力氣”。

 

 

視頻:【張展:神祕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探訪_病毒來源與此有關嗎?】

 


張科科於本週一上午到浦東新區法院閱卷,下午三點到浦東新區看守所會見張展,一個小時後離開看守所。張科科說,身高約一米八的張展明顯瘦了很多,無論是臉型還是身型都“縮小”了。臉色蒼白,帶著病態。

低血壓放風期間無力走出囚室

張科科說,張展白天主要是靜坐,可以看書。最近兩三個月的放風時段,張展沒有離開囚室:“前兩個月有放風,但是她沒有走出來放風。所以很長時間沒有見到陽光了。不知道是不是疫情的原因。醫生會給她做血壓的測量和血液的檢測,她的血壓是比較低的,幾乎每天都會測量血壓。”

今年2月3日,張展到武漢疫區採訪,5月14日被捕。檢察院的起訴書指控張展多次通過微信、“twiter”(推特)、“YouTube”(油管)等網絡平臺,發佈大量虛假信息, 並接受境外媒體的採訪,惡意炒作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起訴書未顯示張展犯罪證據

對於當局的指控,張科科說,張展拒絕認罪:“關於(控方)證據這一塊,她基本上沒有認可的證據,她不認可。但是起訴書的內容也沒有具體講(證據),她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什麼,她不認爲自己有罪,更不承認指控的相關內容。”

 

 

視頻:【張展:去扁擔山公墓記述】

 


張科科說,張展感謝家人的支持和外界的關心。她希望外界不要過於關注她,更多幫助更需要的人。

關注此案的甘肅維權律師李大偉對本臺說,張展在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利,因此無罪:“武漢封城後,她冒着生命危險進入武漢,當時在武漢城內的人不惜一切代價要逃離武漢。她用語言、文字、視頻向世人展示了武漢究竟發生了什麼,武漢封城之後的真實狀況。”

爲張展重獲自由而呼籲的海外人權組織“人道中國”理事王劍虹對本臺說,張展被捕至今已六個多月:“我們聽到張科科律師會見她之後,終於傳出來比較具體的張展身體情況和看守所內情形。我非常悲憤,張展一直在絕食、抗爭,說他虛弱到無法走路,虛弱到連放風的時候不能走出去。我看了非常悲憤。”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檢察院量刑建議書》稱,張展“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 應當以尋釁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其法定刑爲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建議判處被告人張展四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記者: 喬龍 責編: 許書婷 嘉遠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