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海律师会丁家喜遭警殴打 习近平到临沂访民遭殃

2013-11-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程海律师遭警察殴打、抢去录音笔和手机等物品。 (新浪微博/记者乔龙)
图片: 程海律师遭警察殴打、抢去录音笔和手机等物品。 (新浪微博/记者乔龙)

北京律师程海周二到看守所会见被拘押控罪的新公民运动发起人之一丁家喜,却遭五名警察殴打并抢去录音笔、手机等物品。程海表示将对警方的暴力采取法律行动。此外,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周一到山东省临沂视察,当地政府官员为防止访民求见而对其进行绑架、殴打和软禁。

北京的新公民运动发起人丁家喜与赵常青因呼吁官员公布财产,今年四月与袁冬、张宝成、马新立等先后被以涉嫌“非法集会”被捕,日前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将案件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新的控罪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丁家喜的代理律师程海星期二前往北京第三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却遭警方粗暴对待。

当天中午多位律师通过微博发消息称,程海律师处于极度危险中,年已六旬的程海律师上午到北京市第三看守所会见丁律师(丁家喜),被五名警察强制扣留,并遭到十分粗暴的对待,据目击者称警察动作十分暴烈,程律师手机接通后即被挂断。青石律师正赶往第三看守所,请在京同行紧急驰援。而程海的助理躲在一家小饭馆报警。

下午四点许还在看守所等待投诉结果的程海律师对记者说,他上午十点抵达看守所会见丁家喜,但会面过程被警方打断,因此只进行了二十分钟:“主要问题是我会见的录音。其实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律师会见时如果被告人同意,是可以录音、录像的。他说你这次没有经过他的同意,丁家喜当场就说‘同意’,而且两次讲‘同意’。他又说我有微型录像。没有,我就是录音笔。结果他要我把录音笔给他看。录音笔把他违法言行录下来了,两个人上来抢,我不给他,三个人上来打,打我的脖子,拧我的手腕,然后推搡,把我的皮鞋都搞烂了”。

他说,带头的是看守所一名丁姓副所长,他已向警方督察投诉,还将采取法律行动:“后来把我关在会见室内,不让我出来,我强行出来,大声喊叫所长打人啦,这样才出来。他又不让我走,把我的录音笔、打火机还有手机抢走。他们的领导齐所长就出来协调,我要进行投诉”。

丁家喜案于11月初被检察院退回公安局作补充侦查,按正常程序案件应在一个月内回到检察院,对他的控罪由“非法集会罪”,改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另外,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周一视察山东临沂,当地官员为防止访民求见,夜闯民宅,抓打村民。旅美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邻村的卢秋梅周二告诉本台,她一家三口都被殴打:“前天下午(村民)徐大丽说来我家住两天,我说可以。晚上九点多钟我朋友告诉我,我就带着孩子下楼,因为我们家距离飞机场不到三公里的这条路戒严。听说习近平来了,我约了一部分朋友说明天去迎接他,向习主席表达沂蒙山区群众的心声。结果当天晚上十点多钟,河东区九曲党委的人破门而入,把徐大丽绑架走了,把我们夫妻两人打了,包括我16个月的女儿也打了,她现在脖子上还有痕迹”。

她说目前手臂受伤:“现在我的左手不能用力,肿得很厉害。徐大丽下落不明,昨天晚上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很好,也没多说什么就挂了,今天给她打电话也不通”。

此外,临沂汪沟镇访民闵现国也因习近平到当地视察被派出所软禁11小时。他告诉记者:“他们昨天凌晨四点钟就到我家门口。他们开着车坐在车里三个人,无论我上哪里去,他们出车,早饭、中午饭都在一起吃,他们请客。派出所跟我明确地说是中央领导要来,我说他中央领导来关我什么事,他们说不行,市公安局包括市政府重点关注我。我说你关注我有什么用,应该给我解决问题”。

据维权网介绍,闵现国住临沂市兰山区汪沟镇东汪沟村二组,因沙场纠纷被警方以故意伤害罪构陷入狱一年半。2012年10月刑满释放后,他经多方调查才得知是汪沟镇派出所所长张大勇收受贿赂,贪赃枉法一手炮制了自己的冤案。他多次上访,但没有结果。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