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警方赶尽杀绝 女权人士遭逼迁

2017-11-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1月25日晚, 女权人士在广州租住的房屋内,举行最后一次晚餐派对。(乔龙提供)
11月25日晚, 女权人士在广州租住的房屋内,举行最后一次晚餐派对。(乔龙提供)

在中国大陆,三名女权活动人士因不堪警察数次逼迁,决定离开落户仅六个月的广州。此前已有两名女权活动人士因设立反歧视广告牌被警察逼迫离开广州。

11月25日下午,大兔(网名)、郭晶、熊仔(网名)三名热心于社会公益事业的中国女权活动人士在家里举办了搬家前的最后的聚餐。二十多名关注女权的网友赶来道别。在聚餐中,她们现场分享了被逼迁经历,对组建不到半年的属于女权活动人士的小窝被拆散感慨万千。

郭晶本周四(11月30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时称:

“我们的搬家派对当天来了二十多个人,有的是比较久的老朋友,也有当天认识的新朋友。这些新朋友都是在网上看到我们被逼迁的消息,赶过来表示支持。这些朋友对女权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也都是受到女权正义感召过来的。我们当天也介绍了被逼迁的经历。大家也都非常关心和支持。这对于我们来说,非常感动”。

被逼迁的这三位女权人士曾在广州发起多次反对性别歧视、禁止性骚扰等街头宣传活动,但频繁遭到当地公安骚扰、恐吓,甚至逼迁。今年四月份,郭晶、大兔等三人合租了一间位于广州新港西路的房屋,共同讨论当前的女权问题、研究国际女权运动史,并在网络上宣传《妇女权益保障法》中各项女性权利。

郭晶说,就在她们刚入住两个月之际,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与社区的两名警察突然登门,以检查消防设施为名搜查用于公益宣传的T恤衫。随后,她们又就被房东要求立即搬走。她们通过数次交涉,找房东索要到该警察号码,电话询问后得知,因为她们的另外两个女权人士张累累和肖美丽所做的反性骚扰广告牌活动,引发社会关注,令当局不满。另外,12月将在广州举行“财富全球论坛”,当局试图消除所谓的不稳定因素。

美国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法学院访问学者杨占青认为,自从当局在2014年开始打压各类公益机构以来,公益人权的活动空间日益狭窄,今年1月1号开始实施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更是让各类不被政府认可的有境外资金来源公益机构,在法律上失去了任何活动空间。他对本台记者说:

“无论怎么做,都是违法的。以前做这些活动也会被警察骚扰、威胁,但办公室还能运转,工作还能进行。而现在当局对做权利倡导行动的个人也无法容忍。这些公益人士以及成为政府眼中的不稳定因素”。

目前,大兔、郭晶、熊仔三位女权人士接到房东手机短信,要求他们在12月1日,即本周五之前,必须搬离。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嘉華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