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孩母、彭帥、谷愛凌 脖子上都有一條"鎖鏈"

2022.02.11 15:2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八孩母、彭帥、谷愛凌    脖子上都有一條"鎖鏈" 變態辣椒:八孩母、彭帥、谷愛凌 脖子上都有一條"鎖鏈"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二十多年生八個孩子的徐州豐縣母親和十八歲爲中國隊奪下首面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臺金牌的谷愛凌,最近都成爲中國輿論場的熱議話題。此外牆外還在密切關注另一位中國女性、網球運動員彭帥。這三位女性同一時間段在社交媒體上刷屏,但是她們差別巨大。他們各自反映了什麼樣的中國現實?他們又有什麼共同點?

“中華人民共和國,谷愛凌。”因爲谷愛凌,中國總算第一次有代表站上冬奧會自由式滑雪大跳臺項目的頒獎臺,這位美國出生的中國隊選手奪得首金後,就連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都爭着專訪她。

形容“滿屏盡是谷愛凌”並不爲過。

網上贊她“天才少女”、“冰雪公主”,與“勇敢”、“堅毅”等形容詞相連;打開抖音,系統推薦的十個短視頻有九個在講谷愛凌。不論中共的宣傳機器是否火力全開,可以肯定的是,質疑她在頒獎典禮上不唱中國國歌的短文,會招來謾罵,甚至發文回擊,最後消失的是質疑聲。

在網上自爆被迫與前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發生關係的彭帥,也曾一度消失於公衆視野,但她在北京冬奧會期間刻意現身,還去看了谷愛凌的比賽。

谷愛凌在賽後記者會上被國際媒體問到彭帥的話題,她用英文說,“我真的很欣慰,能看到她(彭帥)很開心、很健康,她又出來做她喜歡的事了。”

谷愛凌談彭帥,中國媒體沒有報道。

中國網球運動員彭帥(路透社圖片)
中國網球運動員彭帥(路透社圖片)

與此同時,另一位中國女性、江蘇豐縣遭鎖鏈控制的八孩婦女在社交媒體上的關注度一直不減。徐州官方所謂的“權威通報”發到第四版本,終於承認要調查“婦女拐賣”案件。這一進展和海內外民衆的密切關注形成巨大壓力不無關係,其中包括中國民間一羣不知名的女性組成的姐妹會的持續關注,她們不怕官方打壓,“你刪我發、你擋我衝”。

徐州豐縣八孩母、彭帥、谷愛凌,三位女性同在中國的天空下,命運大不相同,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中國?

身在中國 女性的隱形鎖鏈

對長期從事女權運動的中國婦權創辦人張菁來說,“他們在中共的網絡下面,就分別處在地獄、人間和天堂。”張菁說,“這就是典型的盛世下的荒唐,這種荒唐就是老百姓各自處在不同的層次與狀態下,但不論你是住在地獄、人間或天堂,有一個共同點,都是活在中共的控制下。”

張菁形容,不是隻有豐縣八孩母的脖子上纔有枷鎖,包括彭帥與谷愛凌脖子上也都有“隱形鎖鏈”,這也是爲什麼谷愛凌談彭帥、談自己的國籍,有刻意迴避敏感之處。

“她(谷愛凌)在天堂生活的也不踏實,因爲她得很小心,不能錯半步,不能說錯一個字,只要你稍微沒有按照它的意思、達到它的要求,你就得回到人間,甚至走向地獄。”張菁告訴記者。

“灣區滑雪、海淀補課”,谷愛凌有媽媽的全心照顧,她生活在一眼能看到金門大橋的舊金山家中,能年年搭飛機回北京補習,別說這不是中國多數女性成長的經歷,就是在美國也不多見。

滑雪運動員谷愛凌(Eileen Gu)(美聯社圖片)
滑雪運動員谷愛凌(Eileen Gu)(美聯社圖片)

一悶棍的距離 谷愛凌變豐縣受虐母?

但人們對美好事物有追求與嚮往,這也屬平常,谷愛凌也在美國經紀人與專業團隊的協助包裝下,精心策畫出完美人設——這正符合中共此時需要的“正能量”代表人物。

但對多數中國普通民衆來說,他們和張菁一樣,並沒有忘記中國長期存在的婦女拐賣問題。微博用戶@託尼趙四塔克這形容:“你離谷愛凌還差十億次投胎,但離豐縣母親只差一記悶棍。”

張菁從2007年在紐約創辦非政府組織中國婦權以來,就關注中國的人口拐賣問題,創立回家網,關注中國拐賣兒童的問題,也參與營救許多農村遭拐賣婦女的行動,她直指,是中國製度性的無爲,甚至漠視,導致人口拐賣這種人性罪惡的產業鏈存在。

在張菁之前,中國還有紀實文學《古老的罪惡——拐賣婦女紀實》,就詳細描述中國婦女拐賣問題的歷史背景與地方情況,根據書中統計:1986年-1989年,被拐賣到徐州6個縣的婦女高達4萬8100人。

變態辣椒:八孩母親被鐵鏈鎖住引發中國民衆憤怒(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變態辣椒:八孩母親被鐵鏈鎖住引發中國民衆憤怒(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女權活動人士看谷愛凌現象

但關注中國女性苦難,能不能也同時爲成功的菁英女性喝采?在社交媒體Clubhouse上,同樣也是中國女權運動行動者的呂頻,就組織了一次探討“谷愛凌現象”的討論。

不少觀點認爲,就谷愛凌勇於挑戰、克服恐懼,在體育專業上的表現是值得喝采的。但也有人認爲,她沒能利用自己的特殊性更多的爲中國的人權事務發聲有點可惜。

呂頻對此則說,有這麼多的名人、運動員、明星和中國往來,也沒有看到他們爲中國的人權問題發聲,那外界在嚴格要求谷愛凌時,又是什麼樣的標準?

“不表態的自由、甚至害怕表態,中國人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游離表態,對這樣的選擇都很熟悉,而對我來說,殘酷的是,很多時候我們做這樣的選擇是一種無奈,而她(谷愛凌)是曾經有不要這樣做的自由,但她做了交易,僅此而已。”呂頻說道。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