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对华政策是什么?


2020-03-13
Share
PSX_20200313_111822.jpg 争取获得美国民主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拜登(右)与桑德斯在辩论会中(美联社)

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日益升级之际,美国民主党总统初选15号将再次举行辩论会。现在主要是前副总统拜登与参议员桑德斯在较量,争取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那么他们两个的中国政策是什么?和总统特朗普直言强势对待中国的风格,有何异同?不论谁是下一届白宫主人,美中关系的发展有可能转向吗?

“中国、中国、中国,别告诉我中国是怎样的国家,我懂中国”。

中国似乎成了特朗普挂在嘴边的名词,提到的频率颇高。这位美国总统自豪地说自己懂中国,上任这3年来,尤其在贸易不公平问题上,对中国出大棒、挥重拳。

特朗普有话直说的大炮性格,确实对中国努力在世界舞台唱响北京旋律,起到干扰作用。

挑战特朗普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在星期天即将举行的党内辩论会前,也都各自展现出对中国有话直说的坚定。形象温和的前总统拜登(Joe Biden)在上一次辩论会上,谈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新疆设置再教育营,罕见地用词猛烈。

拜登谈新疆 批习近平毫无民主观念的人权恶棍

拜登:“我比任何其他领导人和习近平相处的时间都要长,习近平是一个心中'毫无民主观念的恶棍'(thug),他把上百万人关在所谓再教育的'集中营'里;还有香港,大家看看,他对香港都做了些什么?”

比赛骂中国领导人,现在似乎成为美式民主选举中,候选人必须受到的检验。

尤其新冠肺炎疫情正从中国蔓延到美国与全世界,美国人民对中国的感受在今年选举年会更为深刻。


有分析认为,美中将因此加速脱钩。

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是前副国务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布林肯离开政府公职后,创立了战略顾问公司西厢执行顾问团(WestExec Advisors)。而前总统奥巴马政府时代担任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的罗素(Daniel Russel),也是西厢执行顾问团一员。

美中脱钩?罗素:不曾挂勾何来脱钩?

罗素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评论美国对中国的政策是否将从交往(engagement)转向脱钩?这位外交资历丰富的亚洲通,不忘给大众提个醒儿。

“我认为,我们要避免只从'交往'或'脱钩'这两个选项中二选一的极端选择。我们需要的是对美国最有利的中国政策。我想,我们要在这两者中找到正确的平衡,而我会说是要采取'多元化'(diversifying)而不是脱钩的政策。”

罗素目前是美国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PI)副总裁,他也是奥巴马主政时力推美国重返亚太、再平衡政策、加强与东南亚国家交流合作以及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重要推手。

一向严谨的他更指出,要谈脱钩与否,前提必须是美中已挂勾成一对;在他看来,中国建网路防火墙,对美国企业不公平的市场准入,是中国自己选择的方式,造成美中关系在交往时逐渐失去信任与平衡,中国也必须负起责任。

和罗素有相同看法的,还包括华盛顿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她透过电子邮件回覆自由亚洲电台指出,交往是手段,而非目的,美国不能为交往而交往。

她说:“不论谁当选下一届白宫主人,美中关系可能仍维持竞争格局。中国的意图、行为和政策,是导致美中关系转向的主因,而在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这些做法不太可能有翻天覆地的改变。”

改变中国 罗素、葛来仪都吁美国打团体战

在罗素看来,两国交往的基础是信任,而美国对中国的信任须经过验证(verify),不会是不切实际的。当发现中国不可靠时,美国必须带领世界打团体战,他说,这就是过去奥巴马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的做法。

尤其是在引领世界建立经贸规则与秩序上,罗素感慨美国特朗普政府自我放弃从前总统小布什时代就开始推动的TPP,和中国单打独斗,推通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订。他认为这对美国是高成本、低收益的

这位过去以“轻声说重话“形象著名的资深外交官,这么形容:“大吼大叫、羞辱人、吹牛,这些都不是展现实力的方式,关税也不是。中国是个列宁主义式的威权专制国家,列宁主义尊重真正的实力。对美国来说,被视为是有实力的强大国家,而不是刻薄而强大的国家,是很重要的。当美国与盟邦站在同一阵线,当美国有一致且有效可执行的连贯政策为后盾时,美国就能展现强大的形象(去推动其价值观的传播)。”

葛来仪也说,特朗普政府在应对中国的政策方针上,一个最大失败处就是政府不同部门间的讯息冲突与不一致,以及不愿意与美国的盟邦紧密合作。“如果是民主党人当选白宫下届主人,可能会重建美中两国间的定期对话机制,并且或在有共享利益的议题上,寻求合作,例如对抗气候变暖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如果是民主党的候选人当选,也几乎可以肯定会与盟邦更密切合作,齐心施压要中国改变许多政策。”

美台关系: 罗素忧受美中关系负面影响 特朗普多口惠

美中关系中最敏感的议题,当属台湾。另一位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近来接受美国媒体访问时,明确指出,如果中国解放军入侵台湾,美国不会坐视不管。

特朗普上任后,美国官员过去与台湾低调交往的模式,有明显改变。 2月底,台湾的驻美代表处举办“台湾之友酒会”,不但台湾的邦交国驻美大使多人出席,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也公开现身并致词,台湾驻美官员和美国官方互动更公开化及常态化,北京看了肯定笑不出来。

罗素卸任公职后访问过台湾。他说,美国对台湾的支持是两党共识,他对台湾的关心,则在乎美国能给台湾哪些实质帮助。


他提到,特朗普政府无法避免北京阻止台湾的国际参与、对中国的关税和贸易政策,实际上对台湾的经济也有伤害。他还指出,台湾的发展,和美中关系有难以避免的连动性。

“我认为,美中关系与两岸关系之间有非常重要的联系。 而当美中关系差、处于压力下时,美国想要有建设性且积极地去影响北京的对台政策与做法时,就变得更加困难。”

美国对中国的政策,美国的亚洲盟邦也都在观察,各国从自身发展与利益出发与考量,是国际现实。

葛来仪指出,特朗普总统的团队许多有关中国构成的对美国的挑战的评估是正确的,在一些案例上,也采取有效率的方式回应,然而,美国还未采取政府整体战略。她希望下一届美国政府能改进特朗普的方针政策。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 申铧    网编: 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