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否认监狱圣诞奴工事件 事实如何?

2019-12-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居住在伦敦的一名6岁女童维迪柯姆(Florence Widdicombe)在英国连锁超市特易购(Tesco)购买了套装慈善贺卡却写了求救信。(Public Domain)
居住在伦敦的一名6岁女童维迪柯姆(Florence Widdicombe)在英国连锁超市特易购(Tesco)购买了套装慈善贺卡却写了求救信。(Public Domain)

近日,英国伦敦一位6岁女孩在购买的圣诞卡中,发现一封来自中国上海监狱奴工的求救信。事件再次引发外界有关针对中国监狱奴工问题的关注,但中国外交部23日反驳该事件为“编造的闹剧”。事实究竟如何?

 

 

祝你圣诞快乐的歌声传唱,代表着收取圣诞礼物的季节到来。不过收礼的背后,却可能是在中国遭关押犯人被强迫劳动的血汗堆积而成。

居住在伦敦的一名6岁女童维迪柯姆(Florence Widdicombe)在英国连锁超市特易购(Tesco)购买了套装慈善贺卡,但当她打开其中一张微笑圣诞猫的卡片却已经写满文字,英文大写写着:“我们是上海青浦监狱的外国囚犯,遭强迫劳动。请帮助我们,通知人权组织并联络韩飞龙(Peter Humphrey)。”

韩飞龙是曾在中国服刑的英国前记者。他在英国《星期天泰晤士报》披露上述消息后,再次引发外界对中国监狱黑暗及迫害人权情况的关注。


韩飞龙(Peter Humphrey)是曾在中国服刑的英国前记者。(视频截图)
韩飞龙(Peter Humphrey)是曾在中国服刑的英国前记者。(视频截图)

尽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3日回应称,这是韩飞龙编造出来的闹剧;强调上海青浦监狱没有外籍罪犯遭强制劳动。不过,中国民运人士张林以自身经历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在安徽与广州的监狱及劳教场所都待过,中国强迫狱中犯人劳动就发生在他身上,并曾因拒绝配合,在狱中遭劳教人员殴打。他相信,上海监狱的情况一样存在。

张林:“全世界所有的圣诞灯都是中国的囚徒组装的,而且都是以看守所的囚徒为主组装的。不光是圣诞灯,还有假花,就是塑料花,中国都是强迫囚徒做这些事情,就是这个世界上非常廉价的工业品,需要大量手工劳动的,机器无法胜任的,基本上都是中国的囚徒做的。”

张林说,中国狱中的犯人一天至少要工作16个小时,一周工作7天,不让休息。像他一样,擦拭尖锐的圣诞灯甚至手指尖流血,被迫在狱中劳动的血泪与非人待遇,让全世界能点亮圣诞灯。

他还指出,30年前,他在狱中被迫组装火柴盒时,自己也曾试着在火柴中夹藏求救资讯。所以,他对英国传出圣诞贺卡中夹藏的中国囚犯求救信,一点都不意外。

国际人权组织长期高度关注中国的监狱人权状况。在国际社会多年的压力下,中国于2001年废除了“劳动改造制度”。


居住在伦敦的一名6岁女童维迪柯姆(Florence Widdicombe)在英国连锁超市特易购(Tesco)购买了套装慈善贺卡却写了求救信。(Public Domain)
居住在伦敦的一名6岁女童维迪柯姆(Florence Widdicombe)在英国连锁超市特易购(Tesco)购买了套装慈善贺卡却写了求救信。(Public Domain)

曾遭中国政府关押多年的民运人士魏京生表示,中国拿掉“劳改”黑招牌,却并不代表狱中破坏人权的坏事就不存在。

魏京生:“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个特点,就是国际社会的压力一旦减轻了,中国的监狱和警察就把很多旧的东西又都恢复了。而且,不但是恢复了,过去的警察还遵守一些法律,现在警察是越来越不遵守法律,不光是在监狱里面,在监狱外头,大家都能观察到。”

关押中国和外籍罪犯的上海青浦监狱,其网站自诩为“展示中国法治文明的窗口和中华文化交流的平台”;而被指控的印刷厂浙江云广印业有限公司接受《环球时报》采访,则否认此事。

韩飞龙过去与美国籍妻子也曾因“虚假指控”,被关押于上海青浦监狱近2年。他说,自己曾在有微薄收入的情况下,自愿在狱中劳动。他2015年6月获释后,被中国驱逐出境。

这已经不是第一起囚犯通过销售到欧美国家的产品,曝光中国监狱的强迫劳动事件。人权组织批评,中国的狱中奴工事件是人间悲剧。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