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患关系紧张 新法是不是解药?

2019-12-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中国人大常委会28日通过《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Public  Domain)
资料图片:中国人大常委会28日通过《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Public Domain)

中国人大常委会28日通过《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要用制度保障人民健康权利以及医疗人员的执业安全与尊严。不过,就在法律通过前,又传出中国医生遭病患家属攻击死亡的案例。专家说,中国医病关系紧张,最大矛盾在于不良制度造成的“恶性循环”,医生与病人都是制度下的受害者。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是中国第一部在卫生与健康领域的基础与综合性法律,预计将在2020年6月1日实施。

中国官媒新华社在人大常委会28日通过法律当天的新闻报导中指出,这是要用“制度保障人民的健康权利”,同时,对中国病患家属暴力伤医的问题层出不穷,也做出回应,“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与人格尊严”。

遭受袭击的北京民航总医院急症科副主任杨文在十八小时的抢救后于2019年12月25日凌晨死亡(视频截图/BTV)
遭受袭击的北京民航总医院急症科副主任杨文在十八小时的抢救后于2019年12月25日凌晨死亡(视频截图/BTV)

不幸且讽刺的是,就在法律通过前夕,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杨文24日平安夜,在诊疗期间遭病患家属持刀割颈后死亡。

病患家属暴力攻击医护人员的案例近年来在中国层出不穷,尽管这并非中国独有的国情,但中国医病关系的紧张程度却是少见。

不愿具名、在北京推动公共卫生权益的活动人士就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问题的症结在于中国投入医疗照护的资源少,且分配不均;另外,没有开放竞争的医疗体系,整个制度的扭曲,造成医生与病人都是受害者。

他说:“在中国这样一个制度环境下,患者产生的不满,他不会去针对造成这个制度的政府与执政党,因为,那是无法挑战的,患者个人是无法去挑战这个制度的,他只能把怨气撒在他直接面对的医生头上。”

就拿2007年爆发的山西不良疫苗造成新生儿死亡的案件为例,直到现在,受害家属仍活在官方的监控恐惧中。我们试图联系采访,得到的回应是接受访问会给已经困难的生活,带来更多麻烦。

河北公民韩现飞的儿子韩旭因接种问题疫苗致残、病故。左图为孩子接种前,右图为接种后。(推特图片)
河北公民韩现飞的儿子韩旭因接种问题疫苗致残、病故。左图为孩子接种前,右图为接种后。(推特图片)

十多年过去,中国父母要想让孩子平安成长,制度仍无法给予基本的健康保障。

今年一月,江苏淮安金湖县爆发当地医院给新生儿施打过期疫苗的事件,勇于维权的家长向政府讨公道的下场,就是面对武警镇压。

制度扭曲    胡佳:问责者成问题被解决

罹患肝脏疾病多年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正常国家人民所拥有的维权或是救济制度,在中国没有,而提出问题的人,下场都一样。

胡佳:“你在检控一个医疗体制存在的弊端,共产党就认为你是要打击的对象,一旦政治化以后,你(提出的)问题就不用解决了,把你人当问题解决掉就行了。这种例子太多了。原来毒奶粉、假疫苗的事情,不都是这样的?”

“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变成共产党治理的套路与模式。在中国,医疗体系多数都是国有,就算少数的私营医院,营业执照的发放,也全掌控在国家机器手中。

胡佳还说,中国体制下医疗资源,还有针对官员的“特供制”,领导的专门保健,和普通老百姓享受到的医疗保健有天壤之别,公共卫生体系无法最好的为公众服务,这也造就了中国医病关系的恶性循环。

中国医师协会2015年曾发布《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近六成的医务人员遭受过语言暴力,一成三受过身体伤害,仅两成七的中国医护人员从未遭遇过暴力对待。

一部法律的出台,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中国的医病关系?不从根本上治疗,怎能药到病除?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