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騰宇母親致信習近平 盼重查"惡俗維基案"

2022.08.11 15:5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牛騰宇母親致信習近平 盼重查"惡俗維基案" 因廣東省高院推諉不啓動申訴程序的責任,牛騰宇母親於8月8日再致信習近平,要求他爲“惡俗維基”案24名年輕人申冤。
牛騰宇母親提供/自由亞洲電臺粵語組

因“惡俗維基案”被中國當局判刑14年的牛騰宇的母親,日前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遞交了一封公開信,希望習近平敦促司法部門徹查,還包括牛騰宇在內的24人清白。



現居河南焦作的牛騰宇的母親可可告訴記者,在牛騰宇入獄之後,她只和牛騰宇有過四次視頻會見:“到監獄這麼久了,我們總共才視頻會見過四次。我上個月提出過會見,他們又置之不理。不知道爲什麼,又不讓我見了。”

2019年上半年時,習近平女兒及姐夫的個人信息曾被髮布在中國境外的中文網站“紅岸基金會”和“支納維基”。與“支納維基”有友情鏈接、在中國境內運營的“惡俗維基”網站隨即被中國當局鎖定,導致24名青少年被捕獲刑。其中,曾在2019年6月前往香港圍觀反送中運動的“惡俗維基”運維員牛騰宇,於同年8月被廣東茂名警方刑拘,9月被批捕,並遭到酷刑對待。

廣東省高院向律師稱未收到牛騰宇及母親所寫的申訴材料,但牛母的掛號信快遞通知顯示已簽收。(牛騰宇母親提供/粵語組)
廣東省高院向律師稱未收到牛騰宇及母親所寫的申訴材料,但牛母的掛號信快遞通知顯示已簽收。(牛騰宇母親提供/粵語組)

牛騰宇拒絕承認是主犯

牛騰宇的母親告訴記者,儘管牛騰宇被當局指爲“惡俗維基案”的主犯,但直到現在,牛騰宇也沒有承認這一點:“看他的精神狀態,還是可以的,在監獄沒有受到什麼虐待。就是偵查階段,把顧楊陽放走之後,他受到了酷刑,讓他來做主犯。他自己沒有做的,肯定不可能承認,所以虐待他,用各種令人髮指的手段對待他、讓他承認,但至今他也沒有承認。到現在,監獄那邊說他還是沒有認罪,絲毫沒有簽字。”

有媒體此前披露,“惡俗維基”網站站長顧楊陽曾被指爲該網站的實際控制人,但最終卻因家庭背景深厚被釋放。作爲網站技術人員的牛騰宇卻被當局認定爲主犯,於2020年12月被中國當局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4年。2021年4月,牛騰宇的二審維持了一審判決。

本臺無法獨立證實相關報道。

牛騰宇母親致習近平的公開信打印件(牛騰宇的母親可可提供)
牛騰宇母親致習近平的公開信打印件(牛騰宇的母親可可提供)

涉及習家人 牛騰宇難找辯護律師 

牛騰宇的母親可可在8月8日公佈了一封致習近平的公開信,信中表示,她爲牛騰宇先後聘請了十餘位律師,都被強制退出代理,所有代理律師被迫上交了判決書原件及案件有關材料,無法申訴。

可可告訴記者,她通過視頻會見,得知牛騰宇自己也給廣東省高級法院遞交了多次申訴材料,但她自己看不到這些材料:“孩子說遞交了多次申訴材料,讓我找律師去廣東高院查詢,但是我找律師特別難,已經十幾位了。有的律師我剛找了就被威脅掉了,前一段時間我找了一個廣東律師,我給他郵寄委託書的時候因爲是微信聯繫,可能被廣東那邊知道了。上午我郵寄出去,下午這個東西還沒到廣東,那邊已經有人上門威脅退出。”

可可還告訴記者,有的律師甚至僅僅去了廣東一次,就被強制退出代理。根據可可致習近平公開信,今年8月2日,牛騰宇的第十四位律師前往牛騰宇被關押的地點廣東四會監獄,要求會見當事人,卻在等待48小時後遭到拒絕。可可向記者透露:“律師這次去了之後,監獄可能也做不了主,往上彙報,說不可以見,因爲系統正在維護,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讓牛騰宇在申訴委託上籤一個字,這麼小小的一個要求也不可以。”

廣東高院不讓牛騰宇申訴?

此前,可可曾十餘次以掛號信的形式向廣東高院郵寄申訴材料。儘管郵件追蹤顯示這些信件已被簽收,但廣東高院卻一直表示“沒收到申訴材料”。在致習近平的公開信中,可可強烈質疑了廣東高院的說法,認爲這“將使本案成爲摧毀中國法制形象的標誌性案件”。

可可表示,之所以她迫切地希望提交申訴材料,是因爲根據法律規定必須儘快提交:“因爲根據法律規定,在二審裁定書生效之後兩年內必須提出申訴,我作爲他的母親肯定是心急如焚。二審裁定書下來之後我馬上提起申訴。我寫過許多信,可是都石沉大海。我寫到北京的最高檢、最高法,還給過我回復,讓我二十四小時內跟廣東高院聯繫。可是廣東那邊從來沒有(回覆),一個字都沒有,無視我的信的存在。”

可可向記者解釋了她的訴求:“我主要的訴求就是撤銷一、二審裁定,重新啓動司法程序,重新進行調查,給我的孩子以及24名孩子翻案。”

記者也致電了廣東省高院,試圖詢問相關詳情,但電話無人接聽。

在致習近平的公開信中,可可表示希望身爲父親的習近平體恤24名被判刑者,體恤她身爲單親母親的痛楚,“法辦本案知法犯法的公檢法人員”,“儘快敦促最高司法部門徹查此案,還24名青春少年以清白。”

這封信已被可可用掛號信的形式寄往中南海。同時,這封信也被郵寄給了中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司法部長唐一軍、中央依法治國辦局長劉長春。

現居美國、一直關注“惡俗維基案”的網絡活動人士陳闖創表示,牛騰宇的母親公開致信習近平的做法很好:“牛騰宇和他的衆多小夥伴,實際上是因爲得罪習皇帝而被政治迫害的,那麼解鈴還需繫鈴人。這次把信直接寫給習,由習來出面,最終才能在這個體制內解決這個問題。而且,選擇發聲的理由也是說得通的,因爲只是一個很具體的申訴的問題。習近平既然擔任所謂中共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主任,當然就要承擔他的下屬沒有‘依法治國’的責任。”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孫誠舊金山報道    責編:鄭崇生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匿名
2022-08-12 00:21

無法獨立證實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