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炳章之弟王炳武:“如果王炳章不出来,我们决不收兵”

2022.09.15 16: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访王炳章之弟王炳武:“如果王炳章不出来,我们决不收兵” 资料照:中国民运人士王炳章
路透社图片

海外民运先驱王炳章已被中国当局关押了二十年。近日,居住在加拿大的王炳章之弟王炳武来到美国,前往纽约联合国大厦外及旧金山中国领事馆门前进行抗议活动,为他的哥哥王炳章发声。本台记者孙诚日前采访了目前在美国的王炳武,听他讲述了王炳章的狱中现状,以及王炳章的家人们接下来为营救王炳章所作的打算。



中国当局对王炳章的两个指控罪名 都已经被推翻

记者:王先生您好。能不能谈一谈,在王炳章被中国政府囚禁了二十年的时候,您的这次美国之行有什么打算呢?

王炳武:我是住在加拿大的。这次,我走了好几个地方,首先我先去了纽约,在纽约联合国大厦前面进行了请愿,然后在旧金山。我们这次营救王炳章的活动,基于两个原因:第一,我哥哥四十年前成立了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然后又出版了《中国之春》。今年,又是我哥哥被捕、监禁二十周年。所以我们借着这个时间,想为我哥哥再次努力,让他能够得到释放。

记者:现在王炳章已经被囚禁了二十年。作为他的家人,您和王炳章的其他亲人们有什么感受呢?

王炳武:我们当然一直都很悲伤,也非常愤怒。因为在中共的专制制度下,我哥哥被诬告,在没有证人出庭的情况下,在没有机会申辩的情况下,他被判了无期徒刑。大家都知道他的两个罪名,第一个是恐怖罪,第二个是间谍罪,两个罪名都被推翻了。

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王炳武提供)
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王炳武提供)

记者:在2003年的时候,王炳章被中国政府用“间谍罪及领导恐怖组织罪”判了无期徒刑。这个“领导恐怖组织罪”的被推翻过程,是怎么样的呢?

王炳武:判决书上说,我哥哥曾经企图在曼谷的中国大使馆进行爆炸恐怖活动。在2009年的时候,泰国皇家警察高官在我们要求的情况下,发出了一个官方证明,说经过他们调查,王炳章从来没有在曼谷进行任何的恐怖活动。

记者:王炳章当时被判无期徒刑的时候,中国政府还有一个指控3,是说他是台湾间谍。那这个罪名的推翻过程,又是怎样的?

王炳武:第二,就是他的间谍罪,这个间谍罪就是控告我哥哥为中华民国台湾提供机密资料,曾经为台湾做过间谍。我们在2013年年底的时候,要求台湾政府,如果王炳章曾经为台湾做过间谍的话,就证明他做了什么间谍活动。如果没有,就请证明王炳章没有做过任何间谍活动。所以在2013年底的时候,中华民国台湾国安局出示公文,证明王炳章从来没有为台湾提供过任何机密,也没有为台湾做过任何间谍活动。所以这两个铁证,已经推翻了对王炳章的诬告。

记者:经过了这么多年,您和王炳章的其他家人们,目前最希望传达给中国当局方面的诉求是什么呢?

王炳武:当然,我们这么多年一直都希望中共开明,一直希望中共能够用人道主义。他年老了,马上就要75岁,而且他在监狱当中中风三次。最重的一次就是2006年我父亲去世的时候,他知道我父亲去世了想奔丧,在监狱里绝食,但是没有被批准,他就中风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老人家还在被单独关押的情况下,我们认为这太不人道了。所以今年我们决定用最大的努力让我哥哥出来,让我哥哥能够得到释放。如果王炳章不出来,我们决不收兵。

1998年3月22日,中国民运人士王炳章在台北举办的一次会议上发言。(路透社资料图)
1998年3月22日,中国民运人士王炳章在台北举办的一次会议上发言。(路透社资料图)

王炳章正在狱中撰写新书 家信中未透露身体状况

记者:目前,您和王炳章的其他家人们还有没有什么有效的渠道,可以了解到王炳章在监狱里面的近况呢?

王炳武:从理论来讲,我们每个月应该可以收到我哥哥的一封家信,每个月允许他写一封家信。过去那么多年来,有的时候我们可以连续每个月收到。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不知道他的信是不是被卡住了,我们每两三个月可以看到他的家信。前三个礼拜的时候,我们家人收到他的信,但是那封信是三个月以后我们才收到他的信件。可想而知,他的信是被左查右查,才被允许寄出来。

记者:通过这些信件,能不能知道他最近的身体状况怎么样,有没有受到什么虐待?他最近在干什么呢?

王炳武:最近几封信他没有说身体没有问题,也没有说身体有问题。他现在最集中精力所做的事情,是在写另外一本书,他在继续研究《圣经》、《易经》、道经。他想把中国的文化还有西方的《圣经》、美国的宪法、民主国家所有的民主过程,他想融会贯通写成一本书。他现在在做对他来讲非常伟大的一件任务。

记者:王炳章之前曾经在美国出版过一本书,书的题材和他现在写的这本有很相似的地方。您能不能谈谈那本书的创作过程?

王炳武:他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把那本书写好了。大家都知道,那本书是《神谕圣经宪法揭密》,在网上可以买到,有40万字之长。这本书花了他很大的心血,他也做了很多的研究。在有限资料的情况下,他把这本书写成了。这本书,可以说是一本非常深奥的哲理书。

记者:那外界是怎么样得到他的书稿的呢?

王炳武:你问的问题很好。他有权利每个月寄给我们一封信。前四年的时候,他每个月写一封信,信有时候非常长,达到60几页,写得密密麻麻的,而且用双页纸。这样一年多的时间,就把他的书用信件的方式传给了我们。我们用了好久,才把他的书信整理好、排版,然后他这本书才问世。

记者:他的新书,也是准备用这个办法传递出来吧?

王炳武:是的,也是用这个办法。

记者:还有一个问题想了解的是,现在您和王炳章的其他家人们,在营救王炳章方面,有没有什么下一步的计划?有没有在着手做什么下一步的事情?

王炳武:刚才我说了,从2002年的时候,我哥哥被诱捕、被蒙上眼睛,被特工人员从越南绑架到中国,然后被判刑,这是完全违反《人权宪章》的。当时,我哥哥被判了无期徒刑的时候,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有一个工作小组(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这个工作小组就发表了声明,说王炳章在第三国家被绑架,到中国判刑,这个本身就是违背国际人权基本法,是任意拘留。我们最近联系了在美国的一个非常著名的国际人权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我们正在进行法律的准备。我们要再一次通过这个工作小组,要他们做一个从联合国的角度来讲的公文,就是说中共判王炳章时候的两个证据不成立。这个工作小组会把这个公文交给联合国秘书处,秘书处可以要求中国释放人,也就是名正言顺,从法律上要求中国释放人。


记者:孙诚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