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炳章之弟王炳武:“如果王炳章不出來,我們決不收兵”

2022.09.15 16: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訪王炳章之弟王炳武:“如果王炳章不出來,我們決不收兵” 資料照:中國民運人士王炳章
路透社圖片

海外民運先驅王炳章已被中國當局關押了二十年。近日,居住在加拿大的王炳章之弟王炳武來到美國,前往紐約聯合國大廈外及舊金山中國領事館門前進行抗議活動,爲他的哥哥王炳章發聲。本臺記者孫誠日前採訪了目前在美國的王炳武,聽他講述了王炳章的獄中現狀,以及王炳章的家人們接下來爲營救王炳章所作的打算。



中國當局對王炳章的兩個指控罪名 都已經被推翻

記者:王先生您好。能不能談一談,在王炳章被中國政府囚禁了二十年的時候,您的這次美國之行有什麼打算呢?

王炳武:我是住在加拿大的。這次,我走了好幾個地方,首先我先去了紐約,在紐約聯合國大廈前面進行了請願,然後在舊金山。我們這次營救王炳章的活動,基於兩個原因:第一,我哥哥四十年前成立了中國民主團結聯盟,然後又出版了《中國之春》。今年,又是我哥哥被捕、監禁二十週年。所以我們藉着這個時間,想爲我哥哥再次努力,讓他能夠得到釋放。

記者:現在王炳章已經被囚禁了二十年。作爲他的家人,您和王炳章的其他親人們有什麼感受呢?

王炳武:我們當然一直都很悲傷,也非常憤怒。因爲在中共的專制制度下,我哥哥被誣告,在沒有證人出庭的情況下,在沒有機會申辯的情況下,他被判了無期徒刑。大家都知道他的兩個罪名,第一個是恐怖罪,第二個是間諜罪,兩個罪名都被推翻了。

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王炳武提供)
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王炳武提供)

記者:在2003年的時候,王炳章被中國政府用“間諜罪及領導恐怖組織罪”判了無期徒刑。這個“領導恐怖組織罪”的被推翻過程,是怎麼樣的呢?

王炳武:判決書上說,我哥哥曾經企圖在曼谷的中國大使館進行爆炸恐怖活動。在2009年的時候,泰國皇家警察高官在我們要求的情況下,發出了一個官方證明,說經過他們調查,王炳章從來沒有在曼谷進行任何的恐怖活動。

記者:王炳章當時被判無期徒刑的時候,中國政府還有一個指控3,是說他是臺灣間諜。那這個罪名的推翻過程,又是怎樣的?

王炳武:第二,就是他的間諜罪,這個間諜罪就是控告我哥哥爲中華民國臺灣提供機密資料,曾經爲臺灣做過間諜。我們在2013年年底的時候,要求臺灣政府,如果王炳章曾經爲臺灣做過間諜的話,就證明他做了什麼間諜活動。如果沒有,就請證明王炳章沒有做過任何間諜活動。所以在2013年底的時候,中華民國臺灣國安局出示公文,證明王炳章從來沒有爲臺灣提供過任何機密,也沒有爲臺灣做過任何間諜活動。所以這兩個鐵證,已經推翻了對王炳章的誣告。

記者:經過了這麼多年,您和王炳章的其他家人們,目前最希望傳達給中國當局方面的訴求是什麼呢?

王炳武:當然,我們這麼多年一直都希望中共開明,一直希望中共能夠用人道主義。他年老了,馬上就要75歲,而且他在監獄當中中風三次。最重的一次就是2006年我父親去世的時候,他知道我父親去世了想奔喪,在監獄裏絕食,但是沒有被批准,他就中風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一個老人家還在被單獨關押的情況下,我們認爲這太不人道了。所以今年我們決定用最大的努力讓我哥哥出來,讓我哥哥能夠得到釋放。如果王炳章不出來,我們決不收兵。

1998年3月22日,中國民運人士王炳章在臺北舉辦的一次會議上發言。(路透社資料圖)
1998年3月22日,中國民運人士王炳章在臺北舉辦的一次會議上發言。(路透社資料圖)

王炳章正在獄中撰寫新書 家信中未透露身體狀況

記者:目前,您和王炳章的其他家人們還有沒有什麼有效的渠道,可以瞭解到王炳章在監獄裏面的近況呢?

王炳武:從理論來講,我們每個月應該可以收到我哥哥的一封家信,每個月允許他寫一封家信。過去那麼多年來,有的時候我們可以連續每個月收到。但是最近一段時間不知道他的信是不是被卡住了,我們每兩三個月可以看到他的家信。前三個禮拜的時候,我們家人收到他的信,但是那封信是三個月以後我們才收到他的信件。可想而知,他的信是被左查右查,才被允許寄出來。

記者:通過這些信件,能不能知道他最近的身體狀況怎麼樣,有沒有受到什麼虐待?他最近在幹什麼呢?

王炳武:最近幾封信他沒有說身體沒有問題,也沒有說身體有問題。他現在最集中精力所做的事情,是在寫另外一本書,他在繼續研究《聖經》、《易經》、道經。他想把中國的文化還有西方的《聖經》、美國的憲法、民主國家所有的民主過程,他想融會貫通寫成一本書。他現在在做對他來講非常偉大的一件任務。

記者:王炳章之前曾經在美國出版過一本書,書的題材和他現在寫的這本有很相似的地方。您能不能談談那本書的創作過程?

王炳武:他用了一年多的時間,把那本書寫好了。大家都知道,那本書是《神諭聖經憲法揭密》,在網上可以買到,有40萬字之長。這本書花了他很大的心血,他也做了很多的研究。在有限資料的情況下,他把這本書寫成了。這本書,可以說是一本非常深奧的哲理書。

記者:那外界是怎麼樣得到他的書稿的呢?

王炳武:你問的問題很好。他有權利每個月寄給我們一封信。前四年的時候,他每個月寫一封信,信有時候非常長,達到60幾頁,寫得密密麻麻的,而且用雙頁紙。這樣一年多的時間,就把他的書用信件的方式傳給了我們。我們用了好久,才把他的書信整理好、排版,然後他這本書才問世。

記者:他的新書,也是準備用這個辦法傳遞出來吧?

王炳武:是的,也是用這個辦法。

記者:還有一個問題想了解的是,現在您和王炳章的其他家人們,在營救王炳章方面,有沒有什麼下一步的計劃?有沒有在着手做什麼下一步的事情?

王炳武:剛纔我說了,從2002年的時候,我哥哥被誘捕、被蒙上眼睛,被特工人員從越南綁架到中國,然後被判刑,這是完全違反《人權憲章》的。當時,我哥哥被判了無期徒刑的時候,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有一個工作小組(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這個工作小組就發表了聲明,說王炳章在第三國家被綁架,到中國判刑,這個本身就是違背國際人權基本法,是任意拘留。我們最近聯繫了在美國的一個非常著名的國際人權律師事務所的律師,我們正在進行法律的準備。我們要再一次通過這個工作小組,要他們做一個從聯合國的角度來講的公文,就是說中共判王炳章時候的兩個證據不成立。這個工作小組會把這個公文交給聯合國祕書處,祕書處可以要求中國釋放人,也就是名正言順,從法律上要求中國釋放人。


記者:孫誠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