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湾区会见各界异见人士 研讨应对中共极权统治问题

2021-10-19
Share
余茂春湾区会见各界异见人士 研讨应对中共极权统治问题 2021年10月17日下午,余茂春与数十名中港异议人士举行研讨活动的情形。
孙诚拍摄,独家首发

上周末,担任过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的余茂春随蓬佩奥到访加州湾区。1017日下午,余茂春在加州圣何塞一间美式餐厅,与数十名中港异议人士会面,研讨如何应对中共极权统治的问题。



在1017日下午于加州圣何塞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余茂春向与会者谈到了中方对他的政治攻击,他幽默地表示:“我上网看到,骂得很有技巧、很有技术性,我不仅是‘狗头军师’、‘卖国贼’,花里胡哨的什么都有。中国人骂人的水平是很高的(有人说:‘大汉奸’,引发大笑),‘中国近代史上的头号汉奸’,我一直以为汪精卫是‘头号汉奸’(全场大笑声和掌声)。”

本次活动在中午1230分开始,以午餐会的形式进行。参加活动者一边享用着美式火鸡三明治和薯条,一边与余茂春进行讨论,活动气氛轻松。活动的形式,是与会人士不断提出问题,并由余茂春进行解答。

余茂春在解答关于美国对华投资的问题时表示,越南、印度等中国周边国家的市场可以替代中国市场:“所以,并不是说中国市场现在就有绝对的优势,”

一位活动参加者提问道:“怎么样能够突破中国的防火墙?”

余茂春在回答中表示,蓬佩奥就任国务卿时期,美国国务院曾进行过破除中国网络防火墙的项目:“我们曾经在国务院专门做了一个这个项目。我们拨了5000万美金,破这个防火墙……我觉得墙需要众人来推倒。”

一名参加活动的中国留学生提问表示,中国政府在将中国人民与它绑定在一起,这一行为也影响到了海外华人:“(面对)这种流氓的绑定,美国政府该怎么制裁中国政府,还能保护中国人民呢?”

余茂春回答道,中共“最怕人民起来”,中国民众应追求自己的权利,他在提问者身上看到了这种希望:“在中国人民的政治生活中间,什么东西是最可贵的?这样清醒的意识,可能还没有形成一个大海河川。但是,逐渐逐渐地,大家可能有了机会就行了,机会是很重要的。”

2021年10月17日下午,来自香港的时事评论员程翔在本次活动中向余茂春提问。(郑云提供)。
2021年10月17日下午,来自香港的时事评论员程翔在本次活动中向余茂春提问。(郑云提供)。

来自香港的时事评论员程翔在活动中提问,表示西方社会有开放社会、崇尚自由、尊重法制、定期权力交替等优点:“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是,西方社会的这种优点,恰恰是给共产党大开方便之门,来渗透这些社会。请问有些什么对策,可以应付这种渗透?”

余茂春表示,针对一些中共对美进行“大外宣”的机构,以言论自由为立国根本的美国不容易用法律手段禁止它们的声音,但可以使用行政手段进行限制。他说:“我们不承认它是一个新闻机构,我们通过国务院的政策——这是我亲自参与的——我们把中共在美国最重要的一些所谓‘新闻机构’、大外宣,我们把它作为外国使团。”

余茂春介绍说,被定义为“外国使团”的团体在美国会受到很多限制:“你必须向我们报告你的资产、你的运作资源、你的雇员都是干什么的,而且我们有可能有法律的依据去调查你、追查你,甚至监督你。你离开这个地方、华盛顿、你的住所多少英里,你都要报告。”

曾在加州伯克利国家实验室担任博士后研究员的李培在活动中表示,中国自近代以来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民众中自发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时常会被政府利用。他问道:“所以说,有没有考虑到这样一种情况,怎么样消解这种民族主义情绪,以及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如果在短时间内无法消解的话,美国会有什么对策应对这种局面。”

余茂春表示,极端民族主义对国家的未来是有危害的,因为极端民族主义会寻求打破国际秩序。中国的极端民族主义是很危险的,会带来灾难性后果。在信息流通不自由的情况下,反对非理性的民族主义情绪的声音无法发出,因此自由民主是反制极端民族主义的方法。他表示:“信息自由流通了,我对这种极端民族主义出现的可能性很怀疑。”

在活动中,还有不少人就美中关系及反制中共极权统治的问题提出了很多问题和评论。整场活动持续了大约两小时。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