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念斌投毒悬案开庭在即 被告称屈打成招被屡判死刑

2013-07-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左边起为念斌姐姐念建兰、律师张燕生、斯伟江(志愿者独家提供)
图片:左边起为念斌姐姐念建兰、律师张燕生、斯伟江(志愿者独家提供)

 

福建念斌投毒案件终审开庭在即。辩护律师反映,法院刁难律师取证,而案件所需的专家辅助人也未获法院安排出庭。在此前的多次开庭中,念斌曾全面翻供,说被公安吊打,供词是公安教的。此外,被告家人称,法院只发给他们3张旁听证,而不是初审时的10张。

被外界称为福建另一起福清纪委爆炸案被冤枉关押12年的吴昌龙案件,的福建念斌案,家属在2011年提出上诉,法院拖延了近两年的时间之后,于周一通知亲属和律师,将于本周四由福建高院委托福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的律师关注团包括韩国权、张磊等近百位律师。开庭前夕,他们呼吁法院公正审理。

案件发生在2006年,平潭县公安指念斌因生意纠纷而对其邻居丁云虾一家实施投毒行为造成了两名儿童死亡。而公安人员在未排除其他中毒因素之下便迅速抓捕念斌,当地官媒宣称公安火速破案,之后多人因破案有功而被提拔。案件七年间开庭多达七次,念斌曾四度宣判死刑,第三次被最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驳回重审之后,福州中院仍然以原先的证据对念斌判决了第四次死刑。

在前七次的庭审中,律师屡次举证公安办案过程存在造假行为,却都不被采纳,法官坚持以公安提供的的口供作为定罪证据。念斌在庭上诉说自己遭到刑讯逼供也被审判长频频打断,曾说“你们打我的时候录像在哪里,你们录的都是我没被打的时候”。

念斌目前被关押在福州看守所中,七年间除了曾被刑讯逼供,公安还给他加上了“工字型”(同时铐住手脚)的手铐,期间检察院人员曾将他铐住手腕关节处的铁环给缩小,连接手脚之间距离的铁链也被缩短,让他无法活动自如和正常穿衣刷牙,还让他出现肌肉萎缩。他在看守所会见律师时告诉律师,参与办案并被火速提拔的两位公安人员游经飞和翁其锋对他进行刑讯逼供,其中翁其锋在殴打他后,游经飞再教念斌在做笔录时如何回答问题。

此次的开庭将是最后一次庭审也就是终审,如果念斌再次被判处死刑,意味着案件将再次提交到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之后做出最终裁定。虽然念斌避过法院四次判决死刑,但随着开庭的临近他再度命悬一线。

案件七年还有证据?

开庭前夕法院通知律师前往取证,内容包括审讯视频相关材料。而让律师、家属感到不满的是,律师们在法院中取证遭到刁难。他们曾在上个月和本月分别两度提取证据,法院却不断以所谓”技术性“问题,增加取证难度。律师张燕生的一位技术助手在进入法院协助时也遭到阻止。

张燕生周三向本台表示:

"有些东西他们都是以保护原始带子为理由,就不让我们复制了。他们原来是让复制的。我首先认为法院是自相矛盾的,他们在上一次都让我们复制了,但是这一次又不让了。上一次我们带着专家、证人和助手进来,要求复制他们同意了.但是这一次他们就坚决不同意。我的感觉是,这并非是法律有什么规定,而是因为他们对我们有意见.他们一再的说我们在网上骂他们了,他们很不高兴。"

专家辅助人未通知出庭 旁听证三张

念斌案因涉及毒物,按照去年的《新刑诉法》规定, 庭审中可以有专家辅助人出庭,而案件中另一个被藏匿7年检测毒物的专业报告“质谱图”需要专家的出庭鉴定,但法庭就没有对此作出安排。而家属也于周一拿到了福建高院的旁听证,却只有三张,并且是透过乡政府转交到念斌的家人手中。

念斌的姐姐念建兰告诉本台记者:

”念斌案一共审了7次,原先是10张旁听证,结果到了后面宣判的时候只给了5张,到了今天只给了三张。我觉得,这是非常的不人道而且没人性的。这么多年,我的弟弟被关押在里面,我很少看见他。我向他们问原因,他们说各地群众想要。但是谁会比我更关心我弟弟的命运,我的家中兄弟姐妹那么多,结果就给我三张。那些各地群众是谁呢?我很想知道。据我所知各地来的网友和律师向他们索要旁听证,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拿到。”

今年内,多起冤案在外界的关注下得到了改判,如福清纪委爆炸案中被冤枉关押12年的吴昌龙,还有浙江张高平叔侄强奸案,以及河北的聂树斌案也在家人抗争18年后得到了改判。而聂树斌在1995被处以死刑,许多关注此案的民众表示,“希望不要让念斌成为下一个聂树斌”。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