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吊照门”十周年:路在何方?

2020-04-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Photo: RFA

民间团体“中国人权律师团”4月26日在网上发表声明纪念唐吉田、刘巍律师被吊销执照十周年,直指这一事件是中国政府迫害人权律师的新起点。这十年来,中国的法治环境发生了什么变化?人权律师的遭遇如何?

“中国人权律师团”的这篇声明所指的唐吉田、刘巍律师被吊销执照事件发生在2010年4月中旬。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因而开罪执政者的这两位律师,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毫无事实根据的“扰乱法庭秩序、干扰诉讼活动正常进行”等借口,吊销了执业证。

 

 

中国人权律师团认为,司法部门的这一决定是首次援引《律师法》,违法吊销律师执照,使这一事件在中国政府迫害人权律师的历史上具有标志性。当时也有人认为,“吊照门”事件是当局为了报复唐吉田、刘巍二人之前积极参与推动直选律师协会的行动。

但早在“吊照门”事件发生之前,中国政府已经开始用注销、吊销律师执照、刑事入罪等多种手段打压维权律师。被中国法律界称为“维权运动先行者”的高智晟就因为多年代理法轮功修炼者、基督徒等弱势群体的案件,而在2006年被政府吊销执照,并遭秘密绑架和酷刑。

2008年,当时还在中国政法大学任教的维权律师滕彪,也被司法局以无法兼顾教学的名义注销了律师执业证书。滕彪目前身在纽约,他对本台谈到那一时期律师处境的背景。

“被吊销律师证的并不太多,被判刑的律师也有,但总的来说不多。我个人的分析是,维权律师在当局看来构不成大的威胁。”

被注销执业证书的中国律师滕彪(左二)(视频截图)
被注销执业证书的中国律师滕彪(左二)(视频截图)

但在吊照门事件之后,人权律师的处境进一步恶化了。唐吉田在执照被吊销后,仍然积极介入维权行动,参与有关的法律研讨。他也因此在2011年被警方绑架、遭到酷刑,并身患重病。

形势发展到2015年,在当年的“709律师大抓捕案”中,大批人权律师被警方抓捕入狱,随后被起诉并长期服刑。这一事件经国际媒体广泛报道,在国际社会引起持久的关注。

滕彪分析说,709案作为迫害律师的升级形式有其特定的政治背景。

“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当局把维权律师和其他的民间力量当作是大的威胁;另一方面是,习近平对中国政治的看法是和胡锦涛、温家宝时代是不同的。”

滕彪指出,对人权律师的打压只是习近平打压民间力量的一部分:

“习近平上台之后,2013年对新公民运动的打压,包括对邪教的打压;2015年709案影响就更大了。然后有很多NGO被关,以及对家庭教会的打压,这些都是胡温时代不能比的。”

经历了709案的严厉打压,人权律师群体陷入了低潮。在该案中遭受刑事处罚的律师虽然逐渐走出了监狱,但他们的行动和言论都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维权律师的代表之一王全璋几周前刚刚出狱,但直到两天前才被允许见到阔别五年的妻儿。

在709案中被捕的律师周世锋,以及受709案牵连的律师余文生、人权活动人士吴淦等人,仍被关押狱中,他们的控罪都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资料图片:执照被吊销的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照片由唐吉田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资料图片:执照被吊销的中国维权律师唐吉田(照片由唐吉田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Photo: RFA

2017年,唐吉田欲到香港治病,却被禁止出境,至今重病缠身。而刘巍则远避美国。

熟识“吊照门”事件当事人唐、刘两位律师的人权律师陈建刚,目前身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他向本台分析说,2010年至今,中国政府对人权律师的迫害手段经历了一个轮回:

“经过了709,他们很快又把方案调回去了,现在刑事入罪又不再是主要的方式了,现在主要通过司法局施压,注销或吊销律师执照。”

滕彪认为,由于709案对人权律师群体具有摧毁性的打击,中国政府目前对人权律师采取的打压手段,就足以对付尚存的人权律师。

陈建刚几天前在网上发表了纪念“吊照门”事件的文章《路在脚下,路在何方》。在赞扬唐吉田等人为维权事业当铺路石的同时,他又感到有些悲观,他说,“对于他们本人来说,工作没了,生活没了,健康没了,这路又走向哪里呢?”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